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冒险指南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扑街的科目,作者已跪
    左眼里面的瞳孔杀生石的踪影早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出现了,只有一个金色的表盘若隐若现似有若无,时不时的浮现出来半晌时间。而当这个金色表盘浮现出来的时候,伴随着秒针、分针、时针在十二个时刻上面做圆周运动的度、频率甚至是转动方向的不同,裴辰也会进入不同的时间流之中。

    要么将自身加到极限,因为相对论的缘故,一霎那众生寂静,天地无声万物静止……这只是最常见的应用,却最为凌厉霸道的展示了光阴之道的无可匹敌。

    要么就是将自身的时间逆流一小段,读取过去的概念恢复自身的状态……这个情况出现的极少,而且完全不可控,不过却让猝不及防之下被火魔兽开大打成重伤的裴辰一瞬间就回复了过来。

    你有绝对的实力和可怕的地利加成,我有金手指……不,应该说是是金大腿才对,这样子就一切都扯平了。甚至于在开了时间挂之后,裴辰开始稳稳的占据了上风,按住火魔兽就是一顿痛打狂殴,就算不能够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无限连击,但是也至少能够保证每次两位数以上的连击次数……

    形势一下子反转了过来,从自己大占上风变成了被人狂扁,火魔兽如果有脑子的话肯定会觉得自己的肝好痛。

    不过不管是火魔兽还是熔岩兽王估计都属于完全可以火元素化的生命形态,难缠程度可以参考五六星级的那种吸血鬼公爵或者亲王级强化,标配了【死河】或者【血神化】技能的那种。尤其是在这遍地熔岩火灵肆虐的炎帝神农洞当中,这两者都是属于只能够被击败无法被击杀的存在——

    裴辰已经通过暴力野蛮的兽性搏杀,镇压打散过一次火魔兽的身体了,结果还没来得及高兴起来就现对方干脆利落的或做流淌的熔岩火焰融入四周的岩浆湖之中,不到十秒钟就又重新凝聚成形,虽然气势相比之前有些萎靡,体表燃烧释放的火灵也相对的黯淡了些许,但是却又立即生龙活虎了起来。

    这就不禁让裴辰产生了疑惑,自己真的能够和对方打消耗战吗?这无论怎么看好像被耗死的都应该是自己才对啊!想到了这一茬的裴辰脸色微微难看起来,眼角疯狂抽搐着。

    也许……自己需要更加强力的攻击手段才能够一次性将火魔兽打成无法还手的虚弱状态。不过是时候下定决心了,再拖下去的话外挂就需要续费了,而且加时间使得自身高化也是一个额外的身体负担,时间短了的话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时间持续较长的话那就有麻烦了。

    裴辰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跳动频率冲破了每分钟四百次的大关,激昂的血液流动使得血管脉络都有隐隐疼,似乎有种被涨鼓起来的感觉。浑身上下的所有肌肉纤维、关节韧带什么的都有着涨酸麻的感觉,身体韧性都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神经都在隐隐刺痛。

    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可比人类形态的时候还要强韧许多啊,而且巨大体型带来的各种检定豁免的附加能力也完全不是吹出来的。可就算是这样,在长达十来分钟的开挂过程之中,他还是逐渐的无可奈何很不情愿的逼近了自身的极限……

    当然了,所谓的十来分钟还是他开挂后的主观时间感,对于火魔兽来说眼前的禽兽根本就是一瞬间就对自己攻击了不知道多少次,瞬间爆将自己打成重伤的时候,又趁机下了死手……自己压根就还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杀死了一次。

    这让它如何不狂?如何不怒?

    无与伦比的惊怒之中还带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惶恐与惊惧,眼前的敌人是如此的棘手,要知道就连天生相克专克自己的水魔兽都没能够将自己逼到这样的程度,更遑论这还是在自己的主战场上面了。

    对面的那条蛇到底是什么来头?

    大蛇的身躯猛地弓起,然后像是上了弦的箭那样****而出,卷起一阵风暴般剧烈的巨大热浪,瞬间就将自己抛射到了火魔兽的身上,丝毫不顾及对方体表上游走的赤红色高温就舒展蛇躯快的缠绕上去……骤然间迸出来的巨大力量险些让火魔兽的身体生了严重的扭曲形变,它痛苦欲绝的嘶吼一声差点儿没又再度被击溃身形化作纯粹的火元素。

    裴辰也完全没有想到过自己的综合实力完全爆出来之后竟然已经达到了这样可怕的程度,不过想来也是应该。六项基础素质指数都有可能飙升到了四星级的程度,足以支撑在各方面的爆式战力挥,强大的再生能力完全能够在一分钟时间内恢复百分之十以上的生命力,并且同步恢复肢体伤残……

    再加上被吞入腹中逐渐炼化的土灵珠,现在的他的防御力提升的可完全不是一两个档次的程度,绝对称得上是质的飞跃!裴辰内视的时候现自己的骨骼都已经因为血脉逐渐的熔炼入土灵精华,被辐射影响到开始变成了某种晶莹剔透的黄玉一般的颜色了,属于大地的厚重之神力的气息蕴含在每一寸骨头、每一滴骨髓之中。

    土灵珠的体积相比之前大概已经缩小了接近五分之一的程度,但是依然还蕴含着巨量的土灵之精粹,裴辰很是怀疑等到整颗珠子都被自己消化掉的那一刻,是不是自己的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会充斥着大地之力,任何攻击都难以撼动自身,如山似岳一般?

    尽管依然还是没能够感受到星球那庞大的引力场的存在,可是裴辰感觉现在的感受也很不错,厚重宁静的气息自身躯之下的大地之下源源不断的涌现上来,自己仿若能够通过与地面的接触从其中汲取无穷无尽的力量那样,粗略估计力量和体质的数值都至少额外获得了2o点到3o点左右的提升幅度。

    不过混合在其中的炎热烧灼的火灵气息却是让裴辰很不感冒,可是却也没有办法,这里的环境就决定了地火的同时存在,而且只要感知力深入到地底千百米之下的距离之后,就会现竟然还有水灵的存在,莫不是有条暗河?

    如果明白五行说的话,就会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东方青龙属木,北方玄武属水,南方朱雀属火,西方白虎属金,这四象神兽分别将五行中的四行都给代表了,反而还留下了孤零零的一个土属性。因为万物土中生,其他的一切都可以说是土属性孕育出来的。

    这么一想的话,也许在这个仙剑世界这套理论也是适用的。就连创造出了五灵珠的女娲大神也只是被称为大地之母,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在裴辰体内的骨骼彻底黄玉化了之后,接下来就是各种肌肉纤维、神经韧带甚至是内脏脉络了,土灵之精会在不影响改变生物体组织本来性质的情况下,最大化的强化各种组织的强度、密度以及韧性等等。只怕等到全身都来了一次脱胎换骨、洗毛伐髓的过程之后,就真的成就仙身了。

    火魔兽疯狂爆出来的赤红色的火焰足以瞬间烧融金石,有着火山爆的天灾般的威力,可是却只能够击穿裴辰的鳞片烧灼蛇皮,最多也就是浅浅的将一层表层皮肉烧成黑红色的焦糊或者黑色的焦炭,可是不但伤不到对方的根本,甚至于这样的伤势在对方身上根本就留不到十秒钟就会纷纷自行结疤脱落,快愈合!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不如自身的四蹄利爪、血盆大口要来的直接暴力而且高杀伤。于是两头恐怖到震撼所有人三观的巨兽再次回归了原始兽性的疯狂厮杀,什么手段能力什么天赋神通都是虚的,只有直接抓杀啃咬才能够将对方撕裂,血肉横飞。

    强劲的激流压迫熔岩地火,无法想象的巨力粉碎大地,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斩击撕裂地6,使得一道道巨大狰狞的沟壑显露出来,又很快的被流动的岩浆填满。

    渐渐地,虽然四周的山石崩塌滑落,碎块掉进火焰流浆当中消融,空间越来越大,可是能够落脚的地6却是越来越少,裴辰的小半截蛇躯倒是有大半时间都浸入岩浆之中去了。

    火魔兽的凶戾本性却是被彻底的激出来了,丝毫没有困意,状若疯魔一般,不过这对裴辰的威胁不但没有上升,反而还有所降低了。因为癫狂中的火魔兽虽然攻击力和攻击度都大幅度提升,可是攻击行为却变得混乱无章——裴辰有几次拉开距离调整状态的时候,都还现它了疯似的往空气之中攻击了十来下……

    裴辰顿时就一脑袋黑线了,不过也觉得机会来了。

    ……

    ……

    “……震动……停止了?到底是谁获胜了?”

    月幽之境当中,独自静静的坐在梭罗树下的楚寒镜睁开了美眸,诧异的现从之前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息过的震动与咆哮声音居然戛然而止,外界的火灵力量似乎也重新恢复了平静的样子。

    她顿时就下意识地看向了通往兽园的那个门户,内心深处忍不住一阵失落。

    在她看来这数万年间唯二两个闯进这里的人,果然还是有一个因为冒失而死去了。作为可以算的上是跟随神农大神在这神农洞当中渡过了最长时间的人,楚寒镜自然知道兽园那里到底是有着什么东西在沉睡着——上古五灵魔兽之一,火魔兽!

    当初神农大神捕获了那头魔兽之后,就以其为蓝本创造出了神农洞当中的另外一霸——熔岩兽王。就连自己两姐妹合身成仙所需要的炙炎石都是由后者所看管的,只不过直到如今自己还是没有任何把握通过考验、从熔岩兽王那里取来炙炎石,更加别提比熔岩兽王还要强横可怕得多的火魔兽了。

    楚寒镜并不认为那个年轻妖怪能够对抗火魔兽,毕竟对方人类形态时候释放出来的所谓妖气虽然剧烈,可以稳稳的压迫自己,但是相对于漫卷一身魔气、浑身火灵缭绕的上古魔兽的气势来说却还是很有些差距的。

    叹息着摇摇头,楚寒镜也不再去想这件事了。毕竟这些都是命啊,谁让那个人如此的冒失呢?从药园出来直接就去了兽园,行动太过迅简直就像是逃难一样,自己压根就来不及出声阻止……

    瞳孔转动了一下,楚寒镜扫视了一圈月幽之境内,果不其然的现楚碧痕又不见了,只能够报以苦笑。她们两姐妹并没有被禁制针对,可以在月幽之境这个中转站随意出入任意一个门户,可是却没有相应的实力探索整个神农洞。

    毕竟一株梭罗树的灵力只能够诞生一个地仙,她们两人相当于是均分了一个地仙的力量。这分散的力量完全不足以让她们对抗那些由神农大神亲手创造出来的初代强横兽类!

    也幸亏楚碧痕对神农洞的大半地形都算是知根知底的,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偷跑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不过楚寒镜却是明白,眼下的局面只怕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自己的妹妹已经无与伦比的仇视自己,暗暗的将自己当做她成仙路上的生死大敌了……

    想到这个,楚寒镜就觉得心脏隐隐作痛,几乎想要哭出来,完全弄不明白自己一直以来苦心经营的局面有何意义。

    “咳咳,借个路哈?楚姑娘请见谅……”

    清朗之中罕见的带上了一丝沙哑的声音伴随着轻快的脚步声响起,黯然神伤的楚寒镜惊愕的抬起头来,只看见那个被自己认定是挂了的年轻人对着自己轻笑一下,然后脚步轻快的走向药园:“你!……你……”

    裴辰遍体鳞伤,一身灼热的火气隔着十几丈的距离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种热量,本来一头黑亮的长都带上了丝丝炎热的赤红,被烧毁了一半有多。

    而且满脸都是鲜血,鼻孔、耳朵、嘴巴都还在不住的往外溢血,身上的热气本来就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被烤熟了,因为一身青衣半毁的原因,大片大片的皮肤裸*露出来,可是表皮却都已经不见了,露出的是猩红色的肌肉和黄玉一般晶莹剔透的奇异骨骼,以及偶尔黏在上面的黑色的焦糊状物质。

    这等伤势简直惨不忍睹,是否狼狈却已经不再重要了,真正的重点是为什么伤到了这样的程度,这家伙居然还是能够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啊?一般人的话还能够站起来、说出话或者继续呼吸都已经是了不起的奇迹了吧?

    “呵呵……以为稳操胜券了的时候不禁大意了一些,没想到那家伙竟然还能够爆,一时不慎差点被反杀了……”被楚寒镜奇异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裴辰忍不住讪讪的解释了一下,看上去也很是懊恼的样子,“不过幸好在下的撒手锏也不是吃素的啊,不过还是觉得亏了……我还以为那家伙会爆出火灵珠来呢!结果没想到是赔本买卖……”

    “火灵珠?火灵珠之前的确是在火魔兽的身体里面,不过后来被神农大神取出来带走了……”楚寒镜脸色怪异的说道。

    “……还真有啊,那看来我是错过了呢!”裴辰哑然失笑道,然后看了看就在身前的通往药园的水晶镜面般的门户,脸色隐隐犯难,最后还是看向了楚寒镜:“那个,楚姑娘,请问桔梗她……就是和我一道来的那个女子,有没有出来过啊?”

    “不曾见过。”楚寒镜平静下来,轻轻摇头。

    “那样啊……”裴辰似乎舒了口气的样子,但是又隐隐的有种失落的感觉,难道说桔梗完全就不在意自己到底去做了什么?有没有危险?

    最后他往对面的最后一个门户对应的通道看了一眼,便离开了月幽之境这里。他感觉到了大量的时间之力似乎就是从那里散出来的,通过月幽之境作为的中转站,弥漫在了整个神农洞之中。

    楚寒镜却是微微愣了愣,直到裴辰身影消失了之后才反应过来:“他怎知道我姓楚?”

    ……

    ……

    (时间还是不够用,突然现就连体育都需要补考……看样子还是得重修的样子,一下子就觉得烦躁厌恶起来了……远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