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二十二节 难题(1)
    “陛下……”上官桀惦着脚尖,战战兢兢的来到天子身边,恭身禀报:“长孙殿下与张侍中回来了,在殿外求见……”

    此言一出,立刻全殿的大臣,都感觉内心一轻。

    在很多人看来,长孙和那个张子重回来了,这个事情应该就好办了。

    毕竟,天子不喜欢太子,但他一直很喜欢长孙。

    此外,侍中张子重更是这位陛下的宠臣!

    “不见!”天子却是板着一张脸,冷冷的说道,态度更是无比恶劣:“让长孙和张子重,给朕马上回新丰!长安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们来插手!”

    若在一开始,他还只是单纯的气恼太子刘据,想要发作。

    但在现在,随着满朝文武,都跟他唱对台戏。

    这位陛下已经陷入了歇斯底里的偏执之中。

    在他看来,自己才应该是万事万物的主宰和仲裁者。

    自己的意志当行于天地之间,无论对错,大臣都只有执行和奉诏的份。

    但这些渣渣,现在却为了太子,打着‘忠义’的旗号和他唱对台戏?

    简直是不可理喻!

    统统该死!该死!

    在名为皇帝的生物的思维里,对权力的掌控欲,是高于任何事物的欲望。

    哪怕是汉献帝,尚且也知道,要用衣带诏,拼死一搏。

    何况是这位登基四十七年,已经唯我独尊二三十年的独裁君王?

    上官桀,却是被吓了一大跳。

    他连忙低头拜道:“诺!臣谨奉诏……”

    士大夫公卿们,可以为了真理大义,不惜性命。

    但身为内朝近臣的他,却只能也必须完全服从君王的意志。

    因为,不服从就是死!

    天子杀近臣,甚至都不需要法律,一个口头命令就足以让他血溅当场!

    ……………………………………

    “陛下不愿见……”上官桀心有余悸的走到站在殿门口的刘进和张越面前,叹道:“长孙殿下,张侍中,二位还是请回吧,陛下现在心情很糟糕,更下了严令,命殿下和是张侍中立刻返回新丰……”

    张越和刘进对视了一眼,天子连他们也不肯见,怕是事情已经糟糕到了极点!

    “上官兄……”张越连忙上前,拉住上官桀的衣袖,问道:“敢问兄长,陛下究竟为何连长孙殿下与愚弟也不愿意见了?”

    上官桀却是摇摇头,有些欲言又止。

    若是其他人,他恐怕早已经转身而去。

    私自泄露天子的私人情感和私底下的埋怨之言,一旦被天子知道,他肯定得上北阙城楼去和南越吕逆,朝鲜卫逆,还有那几个匈奴单于的叔伯兄弟们的脑袋作伴。

    但,问话的对象是张越,他却不得不做出些提醒了。

    毕竟,这个小兄弟本身也是侍中官,可以向他打探类似的事情。

    而且,一直以来,小兄弟都很关照他,上次还带他刷了一波政绩和声望。

    这当官嘛,当然是要讲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微微沉吟片刻,上官桀压低了声音,对张越道:“陛下此番,已经对家上失望至极,公卿士大夫们又火上浇油,一味的帮家上说话……”

    “陛下……”上官桀的眼睛左右瞟了瞟,然后在张越耳边,用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快速的道:“大约又犟起来了……”

    张越听完,连忙对上官桀长身而拜:“多谢上官侍中提点,来日必有厚报!”

    上官桀提供的情报,关键非常!

    天子又犯犟脾气了!

    这一个事实,最起码能让张越少走很多弯路。

    起码,有了一个破局的想法。

    当今天子的脾气,可能当世之人,能认清的寥寥无几。

    但对后世来说,这位汉世宗孝武皇帝的脾气,却早已经被汉史研究专家给分析透了。

    雄心壮志,好大喜功,野心勃勃,权力欲和控制欲都强到让人害怕!

    除此之外,他最出名,也最让人着迷的就是他的那副犟脾气。

    下定决心要去做的事情,十匹马也拉不回来。

    不撞南山不回头,不见棺材不掉泪。

    就像他一生执着而坚定的就是要干匈奴,就像他这一辈子,矢志不渝的想要见到仙人,求取长生不老之药。

    比较有意思的是,很多人都发现,这位天子的性格,极为奇特。

    别人越不让他做的事情,他就越要去做!

    反之,倘若大家都顺着他的想法去做事,他很有可能自己就转过弯来了。

    属于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而在太子问题上,这位陛下的性格就更有意思了。

    至少,以张越所知,从历史记载来看,这位陛下对他的太子刘据,属于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一方面天天喷,天天骂,一方面却又无比关心和宠爱。

    证据就是这么多年来,这位陛下每次嚷嚷着要废太子,最终都只是嚷嚷而已。

    更关键的是,巫蛊之祸后他的反应,彻彻底底的告诉了所有人,他对太子刘据的爱,究竟有多么深厚——他杀光了所有参与巫蛊之祸的人。

    甚至不惜下罪己诏!

    想着这些事情,张越就感到头疼不已。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更何况还是皇帝家的家务事。

    还是这位陛下和太子刘据这两个矛盾到极点,偏偏又互相深爱着对方的父子的家务事?

    这个事情,简直就是一道不亚于哥德巴赫猜想一般的难题!

    因为,要解决这个事情。

    张越首先要做的是,向太子刘据证明当今天子很爱很爱他,爱到希望他能成为三王五帝。

    这个事情的难度,大约相当于证明9+9,难度属于偏低。

    关键在于,张越还得在不见天子的情况下,让天子自己想清楚,太子刘据很爱很爱他,爱到胜过一切史上所有孝子贤孙。

    难度相当于3+3,或者1+c,已经属于超级难题了。

    更难的还在后面,必须让这对父子,都找到一个台阶下,然后还得尽可能的在表面上消弭此事的影响。

    甚至变坏事为好事。

    其难度,已经相当于证明1+3、1+2,几乎属于超级超级的变态难题。

    为什么这么难?

    因为这个事情,没有前例可以借鉴,后世也几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复杂的父(皇帝)子(太子)关系。

    但再难,张越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