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升维之旅 > 第0576章 一切开始的地方
    一辆内外各处点缀着暗淡血色的越野车奔驰在广阔的非洲草原上,后备箱固定架上的改造猎枪与散落的几根长短象牙述说着其所有者的身份。

    驾驶着这辆越野车的,是一个步入中年的男性偷猎者,按照很多年头养出来的习惯,这个时节他本应该带领着“亲朋好友”组成偷猎小队到处发财,但是今天...

    中年人偷偷瞥了一眼副驾驶座上那个画风与现状格格不入的、穿着气质仿佛金领成功人士的家伙。

    自从这个自称吉良吉影的金发亚裔男人找到他们的落脚点后,中年人数十年形成的三观就崩溃了——对方不但像身经百战的老兵般拥有强悍的战斗素养,还拥有真正的超自然力量!

    枪械与人数的优势,在无影无形的毁灭爆炸面前根本毫无意义。

    而更恐怖的,是金发男人视生命如草芥的漠然,以及那不可思议的、可以提前察觉陷阱、连偷猎者内心深处秘密都凭空知晓的感知能力。

    偷猎者落脚的聚集点,可没有一个人是纯良的货色,就算是不起眼的小贩,也能捣鼓出无数要命的阴人手段来。

    但一整个聚集点的恶人们,在金发男人带来的、无可抵抗血腥屠杀面前,还是无力的屈服了。

    中年男人从未像现在这样痛恨过去疯狂吹嘘的自己——作为众所周知的、最熟悉草原地图与象群分布的老猎手,他的“家族”自然而然的被想要前往草原深处的金发男人关注并征用了。

    这个过程中,流了很多血...而更多人连流血的机会都没有——灰飞烟灭的人哪来的血呢?

    就在开车的中年人思绪不自禁的乱跑时,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我们是不是快到那个坐标了?”

    老司机打了个激灵,他偏头扫了一眼手上拿着非洲局部地图的金发男人,随后转头努力观察了一下景物看似千篇一律的草原,连忙回答道:“是的,我们快到那片草原和林地的交界区域了...

    “这里距离你提供的经纬度坐标,应该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随口一问后,名为吉良吉影的金发男人就不再作声,只是看着手头地图上的红叉标记陷入了沉思——

    绯红之王在那片神秘空间中传递给他的力量与信息很杂乱,或者说以他人类水平的理解能力很难全部消化。

    但其中最关键的部分情报,绯红之王还是额外着重标注了的——那是名为程斌的怪物,初次降临地球的时间与经纬度,甚至于情报还具体到了那怪物降临地表时的大致场景。

    老实说,吉良吉影对于绯红之王这个神秘替身单方面提供的信息,一开始还抱着极高的警惕与不信任——在绯红之王突然乱入的那一刻,他甚至都以为对方就是敌人的本体。

    但在消化了部分信息,从中看到某些时间线的可能性演化过程后,心底泛起凉意的吉良吉影就不得不去相信了——

    原本回溯时间的他打算去寻找地球上的各种神秘力量,来弥补脆弱人类的各种致命弱点,但这个从未言明、还未实施的行动,居然也在那个怪物的预料之内!

    他在轮回中千辛万苦、私下获取到的那些情报,居然全部指向了那个怪物埋设的各种暗线!

    那个他给予厚望的、简单戴上就能变强的“石鬼面”,居然就是那个怪物亲手制作出来的!被称为究极生命的怪物本身就是强大而神秘的吸血鬼的老祖宗!吸血鬼不过是究极生命某种研究衍生的失败品与口粮!

    无法想象,如果他真的去获取那些敌人给予的力量,会有着什么样的下场。

    那种“连这也在你的预料之中吗?!”的难堪感觉,哪怕在轮回中已经由浅及深体验了无数遍,再一次深入感受的吉良吉影依旧难以接受。

    还好,绯红之王的乱入,打乱了这场看不到尽头的轮回的进程。

    只要抓住那个怪物从太空降临地球时那最为脆弱的瞬间,所有的噩梦就会彻底结束。

    吉良吉影看着越野车窗外的无边蔚蓝,想象着那仿佛触手可及的希望,加速的心跳间满溢着兴奋与激动...

    ......

    五十分钟后,半躺在放低靠背上的吉良吉影挺直了脊背,他的目光扫过越野车外那片稀疏的树林,满是落叶与枯枝的场景逐渐和他脑海中的模糊景象重合。

    “到了么...”无声的呢喃后,吉良吉影目光冷厉的望向身旁的司机,“...你是聚落里经验最丰富的偷猎者,那你一定能带我找到附近的象群吧?”

    若有若无的杀气,让中年男人的皮肤在颤抖间起了鸡皮疙瘩,他点了点头,随后就减缓车速、转头四处仔细看了看。

    在广阔无比的大地上寻找象群并不是个轻松的活计,往日中年男人带领的队伍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一些运气才能找到理想的目标。

    但这一次,中年偷猎者才看了几眼,就发现了草地与林间象群活动的迹象,像是散落的粪便、践踏出的象道、植物被碾压剐蹭的痕迹——有明确而新鲜的线索的情况下,追索工作就简单了很多。

    但是...需要向导带路的外地人,怎么会提前知晓附近有象群活动?

    中年人不敢多问,老老实实的按照身边乘客的指示,在避免惊扰象群的情况下,远远跟在象群留下的痕迹后。

    丰富的偷猎经验,让中年人驾车吊在象群视线之外的遥远距离也不会跟丢。

    而吉良吉影则再次闭目陷入冥思——时间回溯后,他从日本启程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到非洲,抵达目的地附近后,距离最终的时限还有着大半天的空余。

    只要在时限临近的时候,待在象群的附近,这些醒目的巨大生物体就将指引他找到自己最终的目标。

    越野车停在了一个视野较好的高坡上,此时通过望远镜已经能清晰的看到遥远处的象群。

    听到司机提示的吉良吉影睁眼接过望远镜看了看象群,随后他看了看天色、低头瞥了眼左手的腕表——今天看来得睡在荒郊野外了,出发时没带太多物资,只能在车里将就一晚。

    不过...

    虽然轮回里已经突破过很多下限了,但和肮脏的偷猎者睡在一个空间里,果然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啊。

    反正象群的踪迹就在眼前,睡丢了找错方位大不了回溯追查,这片大地上旅行的要点基本都知道了,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就行了...

    将望远镜放在座椅旁的金发男人,偏头看向了身边失去利用价值的向导,用在超市内挑选面包品种的纠结心态做出了抉择。

    被吉良吉影注视的中年男人毛骨悚然,但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脖颈就被一只无影无形的手掌紧紧扼住。

    没有挣扎,没有遗言,在常人无从目视的爆炸火光中,中年男人瞬间化为灰烬。

    就像拍掉了西装上灰尘一样,吉良吉影脑海里根本就没闪过与杀人相关的思绪念头,他探头瞥了眼车子的油表,伸手将之前中年人没拉尽的手刹拉完,随后关掉所有车窗、打开空调,将车内的座椅放平。

    从后备箱枪固定架下面拖出装储备粮的箱子,皱着眉在箱子里挑拣了一下后,吉良吉影将一瓶矿泉水和压缩饼干放在了旁边,随后躺倒休息了起来。

    希望和绝望往往只有一线之隔...明天,等待他的到底是什么命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