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假面骑士任意键 > 第二章:泽芽市
    已经六个小时了,天色渐渐昏沉。

    劳斯莱斯在大街上风驰电掣,已经开过了天之川与风都两个城市,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建筑物。

    那是世界树集团的日本分部,是泽涯市的地标性建筑,十年前这个跨国大集团到来,给这个小城市注入了活力,改善了人们的生活,但无形中也架空了很多东西。

    真理的摩托车被压在后备箱里,这让大街上的人纷纷瞩目,梁颂冬对这辆名为机动天马的摩托车表示抱歉,毕竟你一个摩托车没人骑在大路上开会很奇怪的。

    “咳咳。”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刚才总在试图打开话题,但田园真理却只是敷衍地应付着,她眼神游离,不知道在想什么。

    “真理小姐是有什么心事吧。”

    “那个,不用叫我小姐了,直接叫我真理就好。”田园真理急忙摆了摆手,“我们现在是去东京找爸爸吗?”

    “不,这里的泽芽市。”梁颂冬摇头,“我要去世界树集团见吴岛天树。”

    “泽芽市?”真理甚至没有听过这个小城市,她现在才开始透过车窗观察起了他们所行驶的地方,感觉比不上东京那些大城市,四处可以看到一个树木的图形。

    那是世界树集团的标志,可以说世界树已经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一部分。

    见田园真理一脸懵逼的样子,梁颂冬进一步解释,“真理小姐,希望你可以明白目前我们的状态,咱们介于旅行和逃亡之间。”

    “逃亡?”真理一惊。

    “是的,SmartBrain可不是什么善类,从你拿到这个腰带开始,就已经上了他们的追杀名单吧,我一会可能也要被追杀了。”梁颂冬看着副驾上的腰带,伸出右手去抚摸它,感受着那股力量。

    “追杀?那不是爸爸的?”

    “现在不是了,花形先生失踪了,估计也在逃亡吧,新的社长叫村上峡儿,是个大狠人,我作为花形先生一派的人被迫离开,因为我清楚如果还不走,等我的是什么。”

    梁颂冬轻叹一声,“感觉我就像一个被撵走的败家犬一样,很狼狈是吧。”

    “没有没有。”真理摆手,但一时间巨大的信息量让她反应不过来,有些无所适从。

    “也不用安慰,说实话我之前也没有彻底决定要不要出局,毕竟还是有些不甘心,但没有能力去和他们算账,不过现在有了腰带,一切就都不一样了。”梁颂冬一改前面的沮丧,意气风发。

    “但是有了腰带还不够,对抗那样大的利益集团,个体的力量太脆弱了,复杂的政商关系足以让我们寸步难行。”梁颂冬解释,“所以需要有人去制衡他们,强行撕破黑幕,让一切斗争限制在我和那些怪物的战斗上。”

    “找世界树集团制衡吗?”真理惊讶,她是知道这个大集团的,没想到梁颂冬有这种门路。

    “日本明面上的三大集团,分别是难波重工,Smartbrain和世界树,其中世界树更是大跨国集团,SmartBrain正处于交接期间,政商关系重新洗牌,有世界树的话,他们翻不起什么浪。”梁颂冬一踩刹车,“我们到了。”

    “喔……”真理透过车窗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建筑物。

    “那就是世界树集团的分部,但重要的人物都在这里。”梁颂冬下车,“我进去见吴岛天树,你在车里等一会,玩玩手机吧……如果有怪物这个时候来……”

    显然,他考虑地很细致,在想如果有人趁着这段时间来抓田园真理该怎么办,机动天马的确很能打,但到底不是人,不能做得周全。

    “但老爷子说了只能让我一个人去……这样,你第一步先启动机动天马,第二步就用这个自卫。”梁颂冬左右看了看,发现在豪车遍地的停车场里没人围观,才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那个黑箱子。

    “这是什么!”在箱子打开的一瞬间,田园真理在风中凌乱。

    “不看军事杂志吗?这是正义啊,单兵RPG导弹,而且还是改造过的,专门针对奥菲以诺。”梁颂冬递给真理,“说明书给你看看,如果觉得车里闷可以去周围走动一下,我跟保安打过招呼了。”

    “好……”真理颤抖地点了点头,看着手中的箱子陷入了沉思,她对梁颂冬的印象在短短的时间里再三刷新,这是什么样的男人啊!随身携带这种危险的军火?

    一切都不一样了,真理看了一会说明书,然后拿出自己的三星note7打开手机上的一个新闻APP随便点开了一篇文章,她要平复自己的心态。

    但这篇文章看了让人觉得好笑。

    镜子里可能会出现怪物让大家小心?这个叫城户真司的记者是来搞笑的吧。

    不过渐渐地真理就笑不出了,他看着副驾上上的腰带,想起了自己收到腰带后出现的怪事和昔日邻居看自己怪异的眼神。

    她刚才说“没有没有”是真心的,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是一条被挤走的败犬,这条腰带破坏了她安宁的生活,那她就不得不过去寻找答案。

    可是还没到东京,那个叫梁颂冬的华夏男人就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了她,她第一次觉得世界熟悉而陌生,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听梁颂冬的语气似乎是因为事件的危险性和棘手性要将自己排除在外吧,自己是要抗争还是保持沉默呢?

    外面忽然传来了呼喊与打摔的声音,她连忙通过车窗向外看去,看到穿着蓝衣和红衣的两波人合在一起,他们在血拼!

    “喂,你在干什么!”看到保安的出现真理松了一口气,因为刚才他们挥舞着棒球棒,拳拳进肉的凶狠姿态看得她心惊,她意识到自己还是太脆弱了,看个黑帮血拼都会心惊胆战。

    而场上出乎真理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因为两边虽然因为警察的话短暂地停手,但为首的一个红衣男人居然拿着棒球棒指着警官的头,说着威胁的话。

    “滚开!别来掺和这件事,铠武帮的人太嚣张了,我巴隆帮说什么都要把地盘抢回来。”

    “那自己找其他地方去打,在世界里撒野,真不怕死!”警官虽然依然在大声呼喝,但看起来底气不足。

    什么情况?白道的干不过黑道?真理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而看起来两个黑帮之间也因为那个保安的搅局暂时不再打杀,似乎是约好要改日再战。

    但当那个巴隆帮的首领看向这边的时候,真理还是心里一寒,下意识地就要低头,不敢对上那凶狠的目光。

    车门忽然被打开了,吓得真理一声尖叫,紧接着梁颂冬也是一声尖叫,真理也吓到他了。

    看着一脸懵逼的梁颂冬,真理内心稍稍安稳了一些,她尴尬地解释自己以为开门的是那些黑社会。

    “黑社会?你指那边的杀马特?就冲我这辆车的牌子他们也不敢过来动一下。”梁颂冬指了指离去的两个帮派成员,面露不屑,“小孩子过家家而已,哪里黑得过资本家,那是吃人都不吐骨头啊。”

    梁颂冬这种睥睨的姿态让真理彻底舒心了,她忽然意识到身边有个可以依靠的人真好,就算他再危险,但也是她这边的,他的保护让她不用那么担惊受怕。

    “那个,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很棒,吴岛天树老爷子虽然很老了,但是脑袋还是很清醒的,花形先生没有看错人,他同意帮我们了。”梁颂冬一脸惬意,他又指了指世界树门口的一个男人。

    “看到他没有,吴岛胖虎……啊不吴岛贵虎,那是吴岛天树的长子,过来送我,还说如果不是最近要进行一个很重要的项目还能给我们提供更大的帮助。”梁颂冬神采奕奕,“很够诚意了。”

    田园真理认真地看了几秒,“嗯,很帅。”

    “我帅还是他帅?”梁颂冬也认真地问道。

    田园真理没有接话,这让梁颂冬莫名心伤,他咳嗽了一句,“好了,现在有人帮忙‘看着’Smartbrain了,我们也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下一步?东京吗?”

    “没,那地点是别人大本营,没有足够的准备之前不去。”梁颂冬道,“下一步……我要拆腰带。”

    田园真理瞪大了眼睛。

    “哈哈,被吓到了吧!其实就是拆里面的定位器。”梁颂冬逐渐放开了,没有一开始对真理的敬而远之,“其实花形先生真的是有毒,先是给你寄个你不可能变身的腰带,然后是腰带上还带着定位器可以源源不断地吸引那些杂兵。”

    “我现在都还怀疑,他是不是要坑死你。”可以说梁颂冬很不尊敬花形先生了,但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这样的,如果没有出那档子事,他理应和吴岛贵虎继承世界树一样,继承Smartbrain。

    “现在去一趟幻梦公司吧,我找一个有神之才能的人帮我取出定位器。”梁颂冬道,说道这里的时候他笑了起来,又要见面了啊檀黎斗,你那沁人心脾的笑容可是好久没见了呢。

    “那个,现在就要出发了吗?不吃晚餐吗?”真理问道,同时她想到一个尴尬的事情,马上要过夜了,自己和一个男人……

    “现在是逃亡期间,随便找一家吧,真是抱歉,初次见面应该请你去日本最好的餐厅吃东西的,哎,那家店看起来不错。”梁颂冬指着前面那家名叫“Restaurant?AGITΩ”的西餐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