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假面骑士任意键 > 第三章:神的三次方
    西餐厅的正厅并不大,仅有的几个包厢也都被占了,梁颂冬三人也就随便在正厅里找了个位置坐下。

     没错,三人。

     “居然来这种小地方吃饭,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真的不敢相信呢。”檀黎斗摇着勺子,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坐在梁颂冬面前,这让一旁的真理觉得非常奇怪,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一般。

     “以前倒是很需要讲究,坐在那个位置,言行举止都代表了很多东西,品味太低会被人笑话,不过现在无所谓了,劳烦你跑一趟了。”梁颂冬道,他没想到檀黎斗听到腰带的事情后立刻放下了手头的事情,火急缭绕地从圣都开到了泽芽市。

     “别说得你一副日落西山的样子,就凭你手上我幻梦集团的股份,也够你一辈子当上等人了。”这话让真理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人还真是个游戏公司的社长。

     “不不不,我现在是逃亡状态,SB社很快会派人来搞我的。”梁颂冬道,SB社是SmartBrain的缩写。

     “那就去我那里避难咯,我那里最近也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恩……看你这幅胸有成竹的样子,倒是我多虑了,再怎么说你有冰室幻德在身边,他们也不敢给你穿小鞋。”檀黎斗倒是挺了解梁颂冬的处境,明白他的尴尬。

     “不不不,现在是我给他们穿小鞋了,等夜幕拉开,太阳光从天上散去,就是我的猎杀时刻了。”梁颂冬靠在座椅上喝茶,微眯的双眼中有着杀意闪现,他并不打算被动地等着死神的镰刀砍下再做出应对,而是要先将SmartBrain的爪牙给埋葬。

     夜黑风高杀怪夜。

     “期待你的搞事,来,腰带给我看看吧,没事,反正没什么人,你看那个店长,也不过把这个当成什么玩具吧。”檀黎斗道,梁颂冬想了想,将Faiz腰带和说明书当场就递了过去。

     店长津上翔一看到腰带的那一刻心中一震,刚才他在纳闷,心想那边的三个客人无论是衣着还是言行都透着一股“大气”,可为什么到了那么久都不点菜只喝茶,可看到腰带的那一刻,他明白这伙人不会简单。

     他刚想着凑前去看一看,大门忽然被打开,他的雇员葛叶纮汰送外卖回来了。

     “辛苦了,纮汰,先休息一下吧。”翔一依然目不转视地盯着腰带。

     葛叶纮汰应了一声,但同样被檀黎斗手上的变身器给吸引了目光,他很惊讶,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用按键手机。

     一下子被两个人围观,梁颂冬当即就有些不好了,对于老板他有些拿不准,因为觉得那个男人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和气质,但对于这个小店员他倒是拿捏得不错。

     “兄弟以前是道上的?”梁颂冬要转移他的注意力。

     “哎!”葛叶纮汰瞪大了眼睛。

     “第一,你刚才提车的姿势挺像拿棒球的,第二,你走路的姿势和常人不一样,第三,你手上的老茧很不对,第四,你手上有疤,这是血拼后留下的伤痕吧。”梁颂冬看向老板,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老板用这样的人吗,我看这家店也就这样吧。”

     真理瞪大了眼睛,檀黎斗依然死死地看着腰带和说明书,好像要将这些都背下来,津上翔一被迫收回眼神,他看到了满是愧疚的葛叶纮汰在对梁颂冬解释,说自己已经离开铠武帮了,下定决心要告别过去。

     “告别不了的,我看得懂你的眼神,你在跑,要逃掉,可是你总有一天会累的,会停下来的,到时候那些东西就会追上你了。”梁颂冬道,“只要你还在这个城市,甚至这个国家,就没法斩断那些东西。”

     葛叶纮汰低下了头,其实他来这里工作之后也觉得会被老板添乱,但律上翔一却从容地表示了无妨,明明只比他大了几岁,却有一种看穿世事的淡定与从容。

     一周前就是这种情况,巴隆帮的首领驱纹戒斗来这里用餐,看到他后就欲发难,但老板站了出来,仅仅几个眼神就逼退了那个心狠手辣的年轻人,驱纹戒斗看了他几眼,付款后就走了,从此再也没有来这里。

     不过其实真要打起来,他也不会怕驱纹戒斗,只是担心影响了店里的名声,但他的同伴就让他为难了,昨天他的老大裕也和他的青梅竹马小舞找了过来,都希望他能回去,这次老板没有再站出来,只是凝视着他的后背,葛叶纮汰也只能给昔日的友人沉默。

     “别这么说,人总是会不断进步的,我相信纮汰可以迈过去,对了,客人们不点餐吗?”津上翔一挡在纮汰和梁颂冬之间,梁颂冬点了点头,翻了翻菜单,要了三份套餐。

     

    “被我说了几句都那么难过吗,那看来你这种人的确不适合混黑道,心思太细腻不好。”梁颂冬点餐后结束了他的咄咄逼人,因为那边的檀黎斗已经完事了,他取出了监控器。

     “诺,就是这个东西,要不要我帮你扔到臭水沟里去,用铅纸包住干扰信号,让SmartBrain的人在里面捞个爽呢?”檀黎斗将小小的红点扔给梁颂冬,自己则将剩下的变身器组装完成。

     “没有弄坏吧?”真理担心地问道,毕竟那么精细复杂的变身器,檀黎斗三两下就弄好了。

     “你这是在质疑我神的才能吗?”檀黎斗脸色变幻。

     “有没有问题一会试试就好了,对了黎斗,这东西的结构你了解了,能不能量产?”

     “难,有些金属都不在元素周期表上,很厉害的东西,一会变身的时候我也要看看。”檀黎斗眼中闪烁着一些东西,“对了,这次过来也是想请你帮个忙。”

     “需要我帮的忙,应该是政界的吧。”

     “说不上,看看这个。”檀黎斗推出一个照片,上面是一个有点矮的男人,穿着医生的白衬衫,“这个人叫九条贵利矢,是个法医,负责督查我,有些事情,在他面前不能办。”

     “医生?游戏病?”梁颂冬说出了一个真理完全陌生的词,檀黎斗点头。

     “那就,杀了?”

     “别弄那么大动静,如果回东京的话看看能不能请冰室幻德把他调走吧,只要他一走,宝生永梦和镜飞彩那些人只能被我耍得团团转。”他胸有成竹。

     “行,去东京请加贺美陆和幻德吃个饭,调动这种小人物应该问题不大。”梁颂冬答应了下来,他透过窗外看了看天空,让他又爱又恨的阳光终于消散了,他可以尽情释放自己。

     “夜猫子要出动了?”檀黎斗立刻猜出了梁颂冬要做什么。

     “吃完饭,我带你们去钓鱼。”梁颂冬道,此时葛叶纮汰将津上翔一的三份套餐端上,梁颂冬已经很久没吃这种“家常菜”了,看着菜色皱了皱眉,不过品尝后却发现这种味道非常好,让人眼前一亮。

     “老板厨艺不错,待在这种小地方有点埋没。”梁颂冬道,旁边的檀黎斗与真理也觉得饭菜味道非常好,没有特殊的感觉,只有那种平凡中的极致。

     津上翔一笑笑,没有回答。

     

    “先生!你说得对!”而那边一直在沉默的葛叶纮汰在梁颂冬快吃完的时候忽然说了一声,“有的时候,一些事情我的确放不下。”

     这话无疑打了津上翔一的脸,但老板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梁颂冬却被引起了共鸣,是呀,一些事情的确是让人放不下的,他又何曾放下了SmartBrain的点滴了呢?如果他真的放下,就应该在假日海边搂着一个身材倍儿好的妞上下其手享受人生,可他却重新回到了风云中心,面对死亡与黑暗。

     “每天早上支撑着你起床的是什么呢?”梁颂冬这话是对葛叶纮汰说的,但却也在扣心自问。

     “人活着,大概就是需要去做更多想做的事情吧,如果真的不放下就应该去做吧,至少这样等你老了,不会后悔。”梁颂冬说完后付账,说了一句“不用找了,饭很好吃”就走了,留着葛叶纮汰在原地思索。

     包厢的门忽然打开了,津上翔一一惊,那里有一个穿着黑衣的美男子,面无表情,透过关上的大门凝视梁颂冬的背影,除了翔一,没有人发现他。

     “那个人,很特殊,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孩子。”说完后他忽然就凭空消失了,好像刚才那个站在灯光下的美少年像是烟尘聚集的,忽然就消散了。

     “不是,这个世界的……神都看不出来的人吗?”津上翔一思索。

     一时间这里没有了声音。

     “接近腰带的位置了!”在外面的一条小巷里,三个骑着摩托车的男人穿行,他们刚才发现被屏蔽了很久的腰带信号又出现了,而且被固定在了一个位置。

     他们接到的命令很简单,杀死拿着腰带的人,将腰带夺回。

     最终他们找到了一个包,里面就是信号的来源,一个人忽然笑了,“看来花形老社长的女儿是个很胆小的人,居然扔下腰带跑了,这样也好。”

     真理在一旁的楼道里听得清清楚楚,抿住了嘴,旁边的檀黎斗神色飘忽,似乎在思考什么,但肩上扛着的RPG单兵导弹让他看起来威风凛凛,一会他会负责补刀,留一个残血的奥菲以诺给梁颂冬当新手怪刷刷经验。

     “好,快看看腰带有没有完好,如果那个女人临走前把腰带破坏了……”这个猜测很可怕,会造成的后果更可怕,三人连忙拉开拉链,但他们看到的不是腰带,是炸药。

     Boom!

     隔着几里都能听到这边的轰鸣,火光飞溅,巨大的赤色云朵笼罩了这条大街,强大的威力让街道为之龟裂……但三个人一个都没死!他们变成了奥菲以诺,变成了三个银色的怪物!

     “那就是奥菲以诺吗?可惜不擅长基因,不然得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檀黎斗看着三个发狂般怒吼的家伙,冷静地打出了单兵RPG导弹,赤色的导弹带着长长的尾巴打向了那里。

     “轰!”这次两个奥菲直接被炸死了,说到底还是碳基生物,就算各方面能力凌驾于人类之上,但遇到恐怖的热兵器,还是难以抵挡的,剩下的那个也是重伤了。

     “就那么,死了!”真理看着生命消逝,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的惊讶是这都不死,这种叫奥菲以诺的怪很厉害呀。”檀黎斗看向街口,梁颂冬骑着摩托车从那里登场。

     “看看你这幅狼狈的样子,是新社长让整个公司都变成了脑残吗?”梁颂冬看着奥菲以诺愤怒却濒死的样子,报以温暖的微笑,那家伙很幸运,两次都不在爆炸中心,可被波及得依然伤痕累累。

     他的步伐很虚浮,看起来随时会倒下,视线也很模糊了,但在迷迷糊糊中他依然看清了那个摩托车上的人。

     “是你,梁颂冬!”他认出了这个前同事,以前很多人都看他不爽,区区一个人类可以取得花形先生的认可提拔,而他们贵为奥菲以诺却低他一头,可如今看着梁颂冬身上的腰带,他瞬间明白了。

     “回答正确,一会送你发电钻当礼物。”

     

    “你也是……”

     

    “不,我们不一样。”梁颂冬将手机手机翻开,连续按了三下“5”,随后点击“Enter”,手机发出“StandingBy”的待机音。

     “合体!”梁颂冬大喝一声,将手机插入到腰带上,随着一声“Complete”,他身上出现了光子框架,上面的光子血管里光子血液开始流动,这种对常人来说难以承受的高压对梁颂冬来说却意外地舒适。

     当一切消散后,一个身影伫立,以黑色为主体的全身,散发红光的“血管”,胸部银白色的盔甲,还有那散发荧光的头部,假面骑士Faiz重现在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