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假面骑士任意键 > 第四章:风都
    第二天,檀黎斗与梁颂冬分开,前者返回圣都,后者带着脸色诡异的真理,前往风都。

    “最后一站了,去了我们就回东京。”梁颂冬开着车说道。

    “我不关心这个,昨天晚上,你们两个睡一间房……”真理清楚梁颂冬和檀黎斗都是有钱人,不存在开不起房这个说法,那两个大男人挤一间房就很值得深究了。

    “这个呀,我们经常这样的,算是挚友了吧,睡在一张床上,一起谈政治,经济,诗歌,哲学,有的时候还会对人类的未来担忧。”梁颂冬不以为然。

    “一张床上……”只有真理抓着这个词,突然就有些不好了起来。

    “到了,这里不需要空调,我把窗户打开了。”梁颂冬拉下车窗,冷气转眼间就跑了个干净,不过真理也明白梁颂冬为什么说不需要空调。

    因为风。

    这座城市吹拂的风,很大,却并不凶厉,灌入你的每一个毛孔,是很舒服的自然风。

    “看到那个长着人脸的风车没有,那个是风都君。”梁颂冬把这个城市的形象大使给真理看。

    “喔喔,不过感觉这座城市,不怎么发达……”

    “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混乱吧,和世界树所在的泽芽市一样,不过这个城市的混乱有我的责任。”梁颂冬道。

    “哎?”真理一愣,但梁颂冬却没有解释,而是指给真理看风都塔,告诉她这是城市的标志建筑物。

    “上面有人……”真理道。

    “还真有。”梁颂冬随口应了一句,而却不知道那个人观察了他很久,从进程开始就在观察了,此时一个瞬移来到了风都塔下,旁边围着一些怪物。

    “很奇怪的家伙……我好像知道为什么我们无法回到过去了,就是因为他,他把整个时空都扭曲了。”那个戴着围巾的青年说道,那些怪人以他为首。

    “要杀了他吗?”一个怪人口吐人言,这种怪物叫异魔神,拥有穿越时空的奇异力量。

    “能不能杀还不一定,不过为什么要我们出手呢?我们无法回到过去了,电王列车肯定也开不起来了吧,电王和零诺斯会去对付他的,不如我去推一把,让他粘上我的气息,让我们彻底对立。”那个青年笑道。

    “要怎么做呢?”

    “你去堵他,假装要杀他,然后我过去把你打跑,这不就结下关系了吗?我和他对待一段时间,让电王他们以为我们是一伙的就行了。”青年笑道。

    “可是已经有人打算要上了。”那个白色的异魔神指了指一个和他同样是白色的人形怪物。

    “那你就不用上了,看我去打跑他。”青年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可是好像你也不用上了,已经有人打算要去打跑他了。”白色的异魔神说道。

    “你胆子有点大啊,批了身白色的马甲就出来碰瓷?”梁颂冬下车,看向面前那个白色的怪人,突然觉得不对,“你身上的盖亚记忆体数量……”

    “呦,挺懂的嘛,看来是内行,在下井坂深红郎。”这是一个人形的怪人,它全身黑白相间,手上有护腕张开。

    “没听过,你最好快让开,就算是园呔家族也得对我恭恭敬敬,你还不够看。”

    “我也就是因为这个才专门过来找你的……”井坂深红郎阴阴一笑,黑色的眼睛有光华绽放,与他使用记忆体后那种协调出色的外观相比很违和。

    “这样啊。”梁颂冬听明白了。

    “大叔,先别去,这个人和园呔家族有关系。”而此时暗中观察的一行人中,一个青年拉住了一个戴着白色帽子的中年男人。

    “是该看看再说,翔太郎你别急。”白色的中年男人把手往下一压,他沧桑的脸上不负沉稳之色,变得凝重起来,在这个时间,开这种级别的跑车,去园呔家族……难不成是他们?

    “怎么办?”真理将箱子递了过去,让梁颂冬取出里面的腰带变身,梁颂冬咬了咬牙,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眼中出现了忌惮与狰狞,“现在不能变身……不然合体到的就不会是faiz了……”

    “啊?”真理发懵。

    “别问了,今天太阳太大……,我真的不敢产生应激反应,可惜黎斗不在,我去!”梁颂冬话还没说完,前面的井坂深红郎直接朝他发动了攻击,他手上释放出寒气,将梁颂冬的手与汽车冻结在了一块。

    “该死!”就算梁颂冬的臂力远超常人,但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无法从冰块中脱离连接的状态,那边戴着白帽的男人看到井坂深红郎直接攻击后立刻无法淡定了。

    “翔太郎,你随机应变,我先救下他,一会再好好问他。”大叔说道,被称为翔太郎的人点头。

    “不行。”第三个声音出现。

    “哎……”翔太郎的声音僵住了,因为他们中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怪人……

    “你也是……”翔太郎瞪大了眼睛。

    “我不是,我是高贵的异魔神,和那边那个杂技演员不是同一种生物。”他指了指那边的井坂深红郎。

    而戴着白帽的中年男人则下意识地和他保持一段距离,能神出鬼没地潜到他的身边,这是一个很恐怖的生物。

    “翔太郎,你看好他,我去对付井坂深红郎。”他交代了一句后拿出了一个红黑色的圆边小饰品,戴在自己的腰前,小饰品的两边自动延伸出一条腰带来。

    “他……大叔我没法变身哎!”翔太郎惊恐。

    “没事了,其实我过来就是哔哔几句阻止你们变身而已,已经没我什么事了。”白色的异魔神表示告辞。

    真是个很莫名其妙的异魔神,出来冒个泡,说两句话,三人之间没有任何肢体冲突,他完成任务后就又低调地转型成了吃瓜群众,深藏功与名。

    而此时的梁颂冬内心十分焦灼,该死,如果檀黎斗没走,如果园呔老爷子可以过来接我……该死!自己还是疏忽了!

    是选择逃跑还是再度接受太阳的力量?只有这两个选择了,在刚才井坂深红郎用冰的时候他大致就有了一个判断……自己变身faiz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如果faiz的那些装配零件可以在就好了,升级后的faiz说不定能搞掉他……但是没有如果,他抿着嘴,井坂深红郎朝他走了过来。

    但在转头看向真理的那一刻,他焦躁的内心忽然就平静下来了,他看到了真理的不安,恐惧,这个小姑娘要去东京找自己的父亲,结果碰上了自己,自己也承诺要保护她。

    现在真的不能退啊,不然就算用各种理由离开,自己也会讨厌自己的。

    “真理,腰带给我。”他猛得一用力,将手从冰中挣脱出来,他甩着有些发麻的手肘,对着真理喊道。

    “哦哦。”真理连忙拿出腰带和手机递给梁颂冬,梁颂冬将腰带戴在身上,手机连续按下三个5。

    “有两下子嘛。”井坂深红郎在观察梁颂冬从冰中挣脱的手,普通人不可能有这样力量。

    “还好吧,你敢弄我的车,一会我要你的命。”他悠长地呼吸,再度看向天空的太阳,他根本不怕那刺眼的太阳光,犹如西藏的雄鹰。

    “我有的,可不止faiz这一个铠甲。”他意味深长地对真理说了这么一句,随后高喊合体,变身为faiz。

    “你也是……假面骑士!”井坂深红郎心中浮上不详的预感,从刚才他看到梁颂冬拿出腰带就已经有了测试。

    “也?你见过其他假面骑士?”

    “见过,那是个很厉害的骷髅……”井坂深红郎阴阴地说道,而翔太郎则发出惊呼,“那家伙也是假面骑士!”

    他身旁的大叔一言不发,好像明白了什么。

    梁颂冬与井坂深红郎近距离交手,但第一个接触中他就被井坂深红郎给打退了几步,力量上他相差很多。

    “faiz真的不行啊……真理,拿我的手机打电话,告诉通讯录里面的园呔老爷子,让他过来教训一下眼前这个小朋友。”他对着真理喊道,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不想和那个诅咒他的铠甲合体。

    “不需要那么麻烦。”那个可以号令异魔神的青年出现了,他凌空一脚,将井坂深红郎踢飞出去。

    这次别说翔太郎和梁颂冬,就连大叔都惊讶了,一个普通青年用肉身撼动变身的怪人,这是什么概念?

    “原来你也是骑士吗?真是有趣,我来帮你一把吧。”他对着梁颂冬笑了笑,然后转身看向井坂深红郎,没有什么杀意,只有一种……捕猎者的胜券在握!

    “今天的风都可真是不平静啊。”井坂深红郎看到了打电话的真理,他真正怕的是园呔家族里的那个老人,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和他抗衡。

    “下次见面,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他丢下一句场面话后被飓风带着离去,梁颂冬感到了压力,光是这一手就不是faiz可以对付的了……他需要新的力量。

    “没事吧,你就是假面骑士吗?我可是很敬仰骑士的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凯。”他对着梁颂冬笑道。

    “那个,你的姓是……”一旁的真理问道。

    “姓……”凯的心里一沉,想起人类还有姓这个说法,他环顾四周,看到了梁颂冬车的颜色,“我的全名叫红凯,是正义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