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 第319章 文青
    岸本正义摆脱了绿茶婊的搭讪,重新回到了自己和深田恭子所在的那一张散台。他拿起香槟酒杯就直接来了个一口吞,需要压压惊。

    在今晚,自己把难得一见的夜店内“突发事件”是连续性的再遇到。他放下空酒杯,拿起黑桃A香槟酒的时候,也在想着是不是出去就买彩票?或者,去到柏青哥的店里面去玩一玩?

    岸本正义给自己的空杯当中倒满了一杯香槟酒,明显感觉到瓶子里面的酒不多了。于是,他放下750ML的酒瓶,面朝女服务员就是一个响指。

    女服务员立马就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他的面前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岸本正义摇晃着手中的黑桃A香槟瓶子就抢先道:“再来一瓶。”

    女服务员的脸上顿时就笑颜如花。她深感自己今晚实在是太走运,一连就在对方这里卖出去了2瓶黑桃A香槟。

    “请你稍等,马上就来。”女服务员脸上的笑容从职业变成了真心的笑道。

    她转身刚一离开,深田恭子怪不好意思道:“实在是太破费了吧!”

    “你给我带来了意外之喜。我怎么着也得好好谢谢你这一个吉祥物。何况出来玩儿,就要玩儿的尽兴。”岸本正义完全不在乎钱道。

    “你才是吉祥物。你去WC太久了,我还误以为你掉马桶里面去了。”深田恭子由此瞧出了他的大气和大方。

    她作为一个女人,哪怕没有想着要去占男人的便宜,也是讨厌和害怕遇到小气鬼的男人。或者,就是在你的身上花了一点钱就想有什么对应的回报。

    “我一百好几十斤,这么大一个人,马桶是肯定掉不进去。就算掉进去了,也只会把马桶给堵住。不过,遇到没纸的情况倒是真的。”岸本正义玩笑道。

    他话音未落,女服务员拿着一瓶黑桃A香槟走在最前面。在她的身后跟着同事,手花烟火自然是被他们点燃的拿在手上。

    这可不单单是烘托气氛,也是为了让全场的其他人引起一个注意,既能够给予点酒的人面子,又能够刺激他人进行一个多多地场内消费。

    新的果盘,小吃,又被上了各一份,满满当当地把一个散台都给堆满了。女服务员把新得一瓶黑桃A香槟酒放下之后,没有急于进行一个结算刷卡。

    她双手把准备好的VIP卡呈送到了岸本正义的面前道:“这是我们星座酒吧的VIP卡。今后,无论是你一个人,还是带上几个朋友,都可以无需排队入场。”

    岸本正义收下了星座的VIP卡。为此,他没有一星半点的奇怪。无论是何种地方,只要一次性消费到了既定的金额,那么就能够获得VIP卡。

    随后,女服务员给他交由的信用卡进行了一个POS机的刷卡。岸本正义又是在小票上面进行了一个签字。

    女服务员再次领着同事们冲着他,异口同声道:“祝你在星座酒吧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话毕,他们是才转身走了。岸本正义拿起酒瓶就朝着深田恭子的酒杯里面添加酒道:“VIP卡你拿去吧!”

    “怎么,你不要?可不要后悔。”深田恭子反倒有一点诧异。她当然清楚带着朋友进这样的场合不用排队,那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有什么好后悔的。再想要一张,无非就是再多开2瓶黑桃A香槟。”岸本正义轻描淡写道。

    “你没喝醉吧!就这样一瓶金色的黑桃A香槟在这样的地方开,少说也得好几十万日元吧!

    你开了两瓶,一百万日元就算被你给基本上彻底交待在这里了。”深田恭子有一说一道。

    “钱嘛!纸嘛!赚嘛!花嘛!何况不是还没有用完吗?留下了一些还够我们打车回去。届时,我也好送你。”岸本正义不以为然道。

    深田恭子从对方的身上切实看到了一种视金钱如粪土的观感,而非暴发户的财大气粗。

    从古至今的才子,雅士,狂生,但凡有在这一个方面沾边的男人在对待金钱上都带有一种超脱。在普通人的眼中,有钱,就乱花。

    就算没钱,他们还是能够保持一种名仕派头。过去那些给妓女写曲词的古代才子们,不是常常被妓女们主动给予枕边席吗?

    当然,还有一个消失掉的太宰治,也是这样。没钱照样去高级的俱乐部,大大方方地说出自己没钱,甚至还主动叫上和他好的那一个陪酒女去一起自杀。

    与此同时,岸本正义比她还要清楚,自己可不是道德上面的楷模,也不想要朝向那一个道路上面去走。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另一面在于自己还是一名文青。

    日本消失掉的川端康成,也写出了被视作老人变态的《睡美人》,也是自己最是喜欢川端康成的一部小说,远超对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古都》,《千纸鹤》,《雪国》。

    世界级文学大师马尔克斯受到《睡美人》的灵感启发写出了《苦妓回忆录》。其实,就书中的内容而言,改名叫做《老嫖客回忆录》是最贴切不过的书名。

    岸本正义想到这里,禁不住在心里面一笑,自己要是能够也活到了九十岁,也是不是找一个十四岁的处女来庆祝生日?

    哪怕还活着,他老当益壮的还行不行,也是一个大问题?假使有这么一天,只能够是少碰,多摸。

    美国小说家卡波特,成名作《蒂芙尼的早餐》,后来改编由奥黛丽?赫本出演的同名电影,以及奠定他在美国文学史地位的纪实文学《冷血》。

    就他这样的一个人,在死前对自我的评价,我是个酒鬼。我是个吸毒鬼。我是个同性恋。我是个天才。即使如此,我还是可以成为一个人圣人。

    获得1964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萨特,情人多多。据说,他最是拿手的就是去撩拨女人的耳发和抚摸其脖子,让对方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犹如传说慈禧太后被李莲英梳头发的时候所有的那一种特殊感觉。

    就算是被各种性压抑的中国,小说大家的茅盾,也还写出了女人变态的《三人行》。这就是为什么后来他喜欢上了村上龙的部分通俗小说。

    在一些人的心目中,自己喜欢的就是各种形式的变态,而他则认为其是人性在推向极端之下的不同表现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