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一昭升仙 > 第318章 重临苍芜
    “何人?”

    岁姜不禁替卢荏宏叹息。他师傅毕生都在跟耿耿于怀的人,压根就不记得他是谁。

    “他…是我师傅。曾是苍剑派内门弟子,灵君见过的!”

    岁姜的嘴巴没法动弹,这声音是从腹中传出。

    天尘灵君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岁姜明显感觉到了强大的杀意笼罩。

    岁姜连忙道:“我师傅是和致和剑君同一年拜入门派的。他自幼灵根出众,在门派里也是混的风生水起,自得知灵君你有意收徒之后,他就一心想要拜入您的门下。

    可却不想后来您收了致和剑君为徒,我师傅备受打击,离开了门派。

    那之后意外遇到了栖迟。他发现栖迟是个炼丹天才,得知栖迟正在炼制一种能让修士结合妖兽天赋的丹药,当下意动。

    为了能让栖迟炼制丹药,他花光了自己的积蓄,帮栖迟寻找炼丹材料。到处游历不过是为了赚取更多灵石。

    栖迟成丹的品阶越来越高,所需材料的品阶也就越高,我师傅就……就去了伝启秘境。”

    听到‘伝启秘境’,天尘眼中犯过痛色,他的十徒弟,那个最乖巧懂事的弟子——致和剑君,就是在这个秘境之中陨落的。

    “灵君,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师傅自那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岁姜断断续续的说着话。

    虽说岁姜再未见到过卢荏宏,可他知道他师傅没死。

    因为自伝启秘境之后,修仙界接连出过几件大事,苍剑派、遂阳派之中有些天才高阶突然陨落,虽然消息后来都被封锁了,可经过他这么多年来的明察暗访,得知此事跟栖迟的魔丹脱不了干系。

    而栖迟未炼制成功的魔丹,一直以来都是被他师傅收走的。

    “这么说,留着你也是无用。”天尘灵君淡淡道。

    岁姜连忙求饶:“灵君,灵君我知道的事情就这么多了。你,你要是想知道伝启秘境之中发生了何事,我,我知道还有一个人,当年就是他和我师傅一起去的。他一定知道!”

    天尘灵君冷然道:“说。”

    “灵君,我若说了,求灵君,饶我一命!”

    话音刚落,岁姜就惊恐的看着突然刺入他丹田的一柄灵剑。

    丹田的碎裂如此的清晰,岁姜惊骇交加,眼中充斥着哀求和绝望。

    “我说——”

    ……

    连绵不绝的苍芜山脉就像一只沉睡的卧龙,将两侧分为了东南两境,成了一道天然屏障。

    时隔九年,程昭昭再次踏上了这片土地。

    周身飘荡的花瓣散去,风花拍了拍程昭昭发呆的脑袋:“怎么了?”

    程昭昭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时间过的真快……”

    风花笑了,笑得花枝招展,一袭渐变色法衣上的灵花大片大片的绽放开来,端是绚丽夺目。

    “你才多大点,就在这感概时间过的快。哈,等你到了师姐这岁数,就知道这时间啊从来都只是弹指一挥间。”

    “师姐,你多大了?”

    风花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僵,嗔怒的看了她一眼,揉了揉她的脸:“师姐告诉你啊,别随意打听一个高阶女修的年纪。这可是大大的忌讳。”

    “可咱们都是女修……”

    “正因为你也是女修,才更不能问,在你们这种水灵灵的小仙子面前,无论多大都是老太婆的年纪……师姐可不愿。”

    程昭昭打量了一眼风花,她是程昭昭见过最有魅力的女修,眼里的媚态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她这样的容颜和偶尔露出的小女儿举止,是无法让人觉得她是个老太婆的。

    “师姐放心,你永远比花娇。”

    风花开心不已,捏了捏她的脸蛋:“你呀,嘴巴跟抹了花蜜一样甜。让师姐都不忍心让你一个人去了。”

    “我可以的,师姐。再说了,还有千里陪着我。”

    千里蹲在程昭昭肩膀上,闻言昂首挺胸,用翅膀拍拍自己的胸口。

    风花摸了摸千里的脑袋:“那你可要保护好小九啊。”

    “咯咯!”

    “那好吧,若是找不到你就告诉师姐,我接你回去。”

    程昭昭冲她点点头,转头入了苍芜山脉。

    身后的风花在看着她的身影彻底没入苍芜山脉之后,才化作一袭花瓣飘散离去。

    凭借着当年模糊的记忆,程昭昭找到了黄老道陨身的那处小溪河。

    小河边,黄老道那座坟墓已经长满了野草和身后的林木融为一体。

    黄老道和清木是带她入仙途的引仙人,这份恩情程昭昭铭记在心,只不过如今黄老道早已成了一抷黄土,而清木也也多年没了消息。

    程昭昭对着黄老道的所在躬身一礼,而后转身继续朝飞舟来时的方向行去。

    再行了两日,程昭昭记忆中熟悉的一切都已用尽,剩下的就只有她自己碰运气了。

    神识放出的范围,别说是村庄,就连空地都没有一块。

    来到附近的小河边,程昭昭捡起地上的一块小石子,朝水中掷去。

    “姬老头,我来找你了!”

    大喊了一声以后,一切归于平静。

    要说这姬老头和书生,不让人知道在何处也就罢了,传音符这种东西也从来不用。

    原本书生离去时,她就准备了一沓传音符,可他却看也不看,这才使得她如今是连大平村的门都找不到。

    百无聊赖间,程昭昭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侧首一把抓住了千里。

    千里一惊,就要挣脱,因为此刻看到程昭昭的眼神,它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程昭昭道:“我记不住,你总该知道吧?”

    千里白了她一眼,它当时多么年幼,多么单纯,哪里知道回去的路?

    “不是说灵兽都有自己的嗅觉本能,会记住自己去过的地方,不然你再闻闻这空气中,有没有你熟悉的味道?”

    “咯咯!”

    千里这回说什么都要挣脱程昭昭的魔爪,它可是血脉纯正、高贵逼人的天鹰海东啊!

    当它是顺风那只狗子吗?

    “哈哈!”

    程昭昭逗弄完之后觉得心情好了许多,猛然将千里一抛,就见它在半空中翻了个身,展开翅膀在河面上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重新又飞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