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琉璃满京华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悔断肠子的有木有
    夏宴清见展七居然真的对这个名称如此感兴趣,不觉莞尔。

    这位展七公子面容白皙、容长脸,笑起来一派率真,不知他只是和邵毅等人在一起是这个样子,还是他本身就心地单纯,看起来很容易让人亲近。

    “是啊,摆件的名字就叫牛气冲天。为的就是听起来有气魄,有气势。”夏宴清解释道。

    “嗯嗯嗯,这个说法的确很对哥几个的胃口。”展七跨前一步,走在邵毅身边。

    看向夏宴清的眼神,很有相见恨晚的知己感觉。

    邵毅差点就要揪着这几个货扭头离开了。

    他是有多想不开,才把他们带入作坊,让他们来见识阿灿的才干?

    这几个货色本就不是循规蹈矩之徒,虽然阿灿如今是和离妇,但容颜秀美,气质别样的干净爽朗。

    阿灿不但有才干,而且这才干还真的挺符合这几人的是非观。

    这若是让他们对阿灿起了爱慕之心……他想想都觉得内心无限焦虑。

    这几个可都是豪门大户的子弟,长相身材,个个都不差。甚至张小五、展七因为是庶出,更是搭了些生母的样貌,看起来更俊美一些。

    至少,这几个哪个都不比他差。

    邵毅一边往前走,一边侧身,力图挡住展七的视线。

    怎奈展七却不知死的伸着脖子,兴致勃勃的探头对夏宴清说道:“我之前一定见过夏姑娘的,不过好像不是张小五他大哥成亲那次,咱们应该还在其他地方见过面。夏姑娘记得在下不?”

    他也不称呼四姑奶奶了,还是夏姑娘叫着顺口,听起来也舒服。

    “有吗?”夏宴清用的是疑问口气,心里却在感叹,这种撩妹手段真可谓源远流长啊,即使时间长河流淌千年,最经典的依然是这种方式。

    “没有,你别听他胡说。”邵毅满头黑线,只怕以后他们都会用夏姑娘来称呼阿灿拉了。

    他当然知道展七不是胡扯,是这家伙的确对竞价会上的少年公子有印象。只是,男女之别,让他想不到那里去而已。

    打磨工坊就在眼前,邵毅有些迟疑了,问夏宴清道:“这就是打磨工坊了吧?你这里到底有没有机密啊?要是有的话咱们就不进去了。”

    他满是期待的看着夏宴清,希望她能明白他的意思。

    只要她说这里是机密重地,他立马拎着展七这几个货的脖领子,带着他们离开。

    这下不但展七不乐意,连程幼珽等人都急了:“承安,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人家夏姑娘都说可以看了,你这是干什么吗?”

    “就是,夏姑娘你别听承安的,我们兄弟可比他有信誉多了。他还经常耍赖,不认账,我们可从来都是一诺千金的。”

    “就是就是,夏姑娘,承安这小子着实靠不住。如果以后有事他帮不了你,你尽管让人来找兄弟们,兄弟们一准儿替你出头。”

    邵毅的脸黑如锅底,瞧瞧,瞧瞧,这不,都喊上夏姑娘了,还当着他的面和阿灿攀交情。

    欲哭无泪的有木有?悔断肠子的有木有?

    夏宴清则大开眼界,果然是纨绔交情靠不住。友谊的小船平稳行驶有小十年了吧,看看,说翻就翻,太没安全保障了。

    “没事没事,没机密,就是让各位看几个摆件而已,和外面看到的没多大区别。”夏宴清连忙打着圆场。

    邵毅失望,泪流满面。

    打磨工坊是个狭长的房间,左右两个门,进门后可见,两排工作台向狭长房间的两侧延伸开来。

    工作台前,二十几个工匠和熟练工,正各自忙碌着。

    听到门口处的动静,有近处的工匠抬头看了一眼,就低头继续做事了,更多的人则头都不抬。

    一进门,展七几人的眼睛就不够使了,工匠们手中的物件各不相同,但牛气冲天在哪儿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摆件啊?

    工坊管事迎上来,听夏宴清吩咐几句,便熟门熟路的领众人往右手边转过去。

    在快到尽头的一张工作台前,工匠操控着一个弓一样的东西,随着工匠手臂不断拉动,顶端的粗布团也在快速转动,摩擦着一件金色琉璃牛的脊背。

    琉璃牛整体呈暗金色,长一尺,高差不多七寸。

    摆件前端是一块岩石,这头牛浑身的肌肉虬结,极具张力,两条后腿暴烈的蹬着地,前腿踏在岩石上,牛头高昂,尖利的犄角直冲天际,牛尾则愤怒的打着结。

    一头不逊壮牛,跃然眼前。

    和以往的琉璃摆件不同,这件摆件的透明度着实不够好。琉璃的透明质地似乎只有薄一层,但这薄薄的一层透明,却恰到好处的展示出,这头劲牛极具扩张性的爆发力。

    这时,夏宴清已经示意工匠停下手里的活儿。

    展七、程幼珽等人则真的被这个力量感十足的摆件吸引折服了,差点儿看呆了眼。

    过了好半天,几个人围着摆件仔细打量一番,才发现琉璃牛有几处不够光滑。

    展七指着工匠刚才用的工具,不解道:“这是干什么呢?擦拭吗?”这擦拭速度,快的很呐。

    邵毅知道这个工序,知道这是用软布对琉璃进行最后的抛光。

    只是,他没搭理展七,而是问夏宴清道:“这个摆件看起来如此嚣张不驯,摆在什么地方才好?”

    若是放在待客厅,让客人看到,是不是有点受压制的感觉?

    他隐隐的猜测,在夏宴清的回答中落到了实处:“镇宅啊,这样的气势,又阳刚十足,自然是用于镇宅的。”

    这句解释立即说到几个纨绔的心坎上,阳刚气十足、气势不凡、能镇宅,这就是等同于门神的存在啊。

    几个纨绔立即就觉着,这东西确实很符合自己这几人的风格和气质。

    这位夏宴清夏姑娘有眼力啊,慧眼识珠,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几个人不但看琉璃摆件的眼神热切,看向夏宴清的眼神也是知己难求。

    邵毅有些恼火的瞄了这几个货色一眼,此彪悍之物,也就是用来镇宅,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吧?

    他们几个小子,还真把自己当门神,以为他们能镇住小鬼了。

    他四下扫一眼,力图转开话题,问夏宴清道:“此次不应该只烧制了一件器物吧,另外的是什么?”

    夏宴清笑眯眯,还真要让他失望了。

    她指着侧后方的一个工作台:“也是牛气冲天。”

    额……一个女孩子家的,还和牛气冲天这等凶悍物件较上劲了不成?

    邵毅转身,走到那张工作台前。

    工坊管事已经让工匠停了手,看到这件牛气冲天,邵毅面色缓和了些。

    这个摆件看起来没那么暴烈,而是一头胖墩墩、略显呆萌的紫金色牛犊。

    这只牛犊是站在平底上的,也是后脚猛烈蹬地,尾巴扭曲着、聚集着力量。

    厚实的颈背弓起一个很有劲道的弧度,低下的牛头保持着上挑的姿势,似乎下一刻就要对前方的敌人发起猛攻。

    一双萌萌的牛眼努力睁大,闪烁着叫做凶狠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