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武神失联
    人猫面容依旧,笑中带魅。

    南宫天象说的是实话。

    她不但反感这个废物一样的白脸,也不爽他身边那女子。

    自古,女人善妒。

    看到安静闲适坐在位置上,细细喝茶的慕芊芊,那份镇定自若处变不惊,让她打心底,有些不爽。

    你不过是白莲花,空有一张好看皮囊而已,

    是武协名号不够牌面,还是我青神第九女,不值得入法眼?

    或者,你觉得,那个偷千机伞的废物,能保住你们二人?

    没等她动手,

    楚枫开口道:“这伞,你想拿就拿去。”

    “不过我得提醒一下,等宋九州让你把它送回来时,你得多跑一趟。”

    人猫细长眉毛微微挑动。

    这时候了,还在大放厥词。

    “我很好奇,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我等身份,不跪下求饶就算了,哪里来的勇气......继续坐在这里说话?!”

    她不喜欢废话,说完时,匕首再次反转落下。

    轰——

    客栈地黑木桌应声而起。

    哪壶青瓷茶水,朝着慕芊芊俏脸,呼啸而去。

    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想让这个白莲花毁容,另一方面想探探楚枫底细,

    那小子,

    明明只有靠千机伞,才可能,对她们造成威胁,可真就眼睛都不眨,上交了?

    是怂了,还是,有什么后手?

    在她眼眸一直注意楚枫时,

    突兀地,

    眼前,那容貌让她都嫉妒的女子,忽然伸手,接住那高速飞行的茶壶,轻轻放回桌面。

    动作轻柔流畅,以至于到最后,茶水都没洒出半点。

    “别太过分了。”慕芊芊轻轻道。

    人猫瞳孔微微一缩。

    身后三男一女,四位青神,也小小惊讶。

    “没看出来,这美人儿居然习武。”南宫天象哈哈一笑,壮硕手臂抬起,自以为文艺地挑了挑长发。

    “搞了半天,那小子只是个吃软饭的。”

    惊讶归惊讶,这女子就算有些习武底子,他们也没太多顾虑。

    论底子,谁还能比他们青神榜成员强不成?

    唯独人猫,眸子盯住慕芊芊许久。

    刚才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寒气渗透骨髓,自己身体都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这废物身边的女人,不简单!

    联想到开始,楚枫那份出乎寻常的淡定,甚至,敢将千机伞直接交出。

    这让人猫,没再出手。

    适时,她身后,南宫天象电话铃声响起,待他接完,脸色微微不自然。

    “那个,人猫......”

    “有事就说。”猫女冷道。

    “宁会长,让我们赶紧回去,好像是有什么急事。”

    人猫点头,捡起千机伞,扬长而去。

    “不打算动手了?”南宫天象摩拳擦掌,又不舍地看了眼楚枫身边的慕芊芊:“那你先走,我替你,让这土著涨涨见识。”

    “走了,别浪费时间。”人猫淡淡道。

    “我很快的,放心。”

    “我说,走了。”

    南宫天象脚步微顿,这才恶狠狠瞪了楚枫一眼。

    “小子,算你好运。”

    出门之际,

    他依依不舍地回头,瞥了眼慕芊芊:“美人儿,这是你南宫哥哥的名片,若是想了,随时可以来找哥哥,我保证,让你尝到那小白脸身上没有的快乐。”

    说罢,他称了称手腕,硕大肌肉,块状分明。

    待几人离去。

    门口。

    副校长艾高明,看着恋恋不舍的南宫天象,不由呵呵一笑:“南宫兄弟,别担心,只要你想,那女孩儿迟早可以是你的。”

    南宫天象疑惑:“这话怎么说?”

    “哈哈,她啊,就是南盛千金,而刚刚那个男的,就是我想请几位帮我女儿教训的,楚枫。”艾高明笑颜如菊花般灿烂明媚。

    几人纷纷愣住。

    南宫天象一阵扼腕:“你咋不早说啊!”

    早知道,刚才就干掉那个小子,取而代之了!

    “不急不急,几位有要事,怎么能因为我耽搁?”艾高明乐呵呵道。

    “好,”南宫天象舔了舔嘴唇,摩拳擦掌,兴奋道:“艾校长回去快把武台修好,我得光明正大,在那校花面前,把他老公锤成残废,嘿嘿。”

    同一时间。

    望宇客栈内。

    经理怒轰轰走来:“你们两个,还不快滚出去?”

    得罪了五位青神,他怎么可能,还敢把这两个罪人留在客栈?

    “还没上菜。”

    经理挑眉,扬起下巴:“你还想上菜?想屁吃呢?自己滚,还是我叫保安教你们滚?”

    说话时,他的声音,尽量放大。

    如果能侥幸,让外边儿没走远的青神们听到,刷些好感,也是极好的。

    楚枫身边,慕芊芊摇头:“要不回去吧,你做饭给我吃。”

    “行。”

    楚枫嘿嘿一笑:“吃面吗?我下面给你吃。”

    身边美人翻了个白眼,自动过滤这种老掉牙的骚话。

    许是刺痛单身狗神经,经理猛地一拍桌子:“艹,杂种,没听见我说话是不是?”

    当他是空气?

    别人青神,是不屑对你们出手。

    你这小子倒好,真当自己是块儿料了?

    经理挥挥手。

    几名身材壮硕的保安,蜂拥而至。

    终于,楚枫起身,取下墙上的青丝汉服:“让小妹来结个账吧。”

    汉服名长安画梦,墙上还有明码标价,二十万。

    其实,这服装成本一千不到,只不过客栈店长只为了拿它装饰,同时撑场面,强行给它标上了一个昂贵价格,根本没想到真有人会掏钱买。

    一旁的经理,此时肺部都要气炸。

    这狗东西,还真把他当空气了。

    “你结个屁的账,我们这里买东西,要看身份,懂不懂什么叫身份?人分三六九等,这衣服可以免费送给青神,但绝不可能,卖给你这种低贱乞丐......”

    话没说完。

    他看着楚枫手中黑金卡片,愣了愣。

    黑金卡?

    等等。

    这黑金卡,上面的标志......

    怎么他吗的,有那么一点点,像南盛!?

    “我没记错,这一带酒店,都是商盟韩家的?”楚枫看了他一眼。

    咯噔!

    听到这话,经理脸色就一阵变幻。

    商盟,近乎是南盛附属。

    而南盛,能持有这种专属定制黑金卡的,只有寥寥几位股东高层。

    这人如此年轻,

    言行举止也一直出乎寻常淡定,难不成......

    这,是那个前段时间,在隔壁苏大百车求婚的将军,风生水起的南盛女婿??

    经理后背,忽然被密密麻麻汗水浸透。

    不,不可能的吧?

    嘟嘟——

    在他愣神之际,楚枫已经拨通手中电话。

    “楚少董?”

    “韩家主,有空?来望宇客栈一趟。”楚枫只说了几个字。

    一瞬,经理仿佛五雷轰顶,吓得脸色苍白全身无力。

    他,不过是这酒店的小小经理,平日里面对店长,都得卑躬屈膝。

    这青年一个电话,直接叫来了......他老板的顶头老板,韩家家主,韩于?!

    一个电话。

    先是,惊动望宇客栈店长,

    五分钟后,韩家地方主管亲临。

    几尊人物。

    皆是面目凝重。

    看向那位经理的时候,也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在门口,还在想着如何哀求经理的小妹,傻愣愣地看着这些大人物走进客栈。

    “楚先生,我,我错了!”经理猛地抓住楚枫手腕:“这衣服,这衣服直接送您......”

    下一瞬,黑色商务车轰鸣而至,韩家家主韩于,风尘仆仆赶来。

    大家主亲临!

    “楚,楚少董,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想买件衣服。”

    “买衣服......?”这位家主,扫了眼现场,看到楚枫手中的黑金卡,和那个颤巍巍的经理,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下一瞬便吩咐将人带走,别碍眼。

    “少董,您要是喜欢,这家店送你了。”

    楚枫摇摇头:“别,我不喜欢。”

    “那......楚少董,我请您吃饭?”

    “不用。”

    待青年离去。

    韩于的笑容,终于缓缓收敛,一股寒意也自内而外透出。

    “把这店拆了。”

    店长大惊之余,连忙眼神求助一旁主管,主管迟疑许久,道:“家主,这,这不好吧?”

    别说那位,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店长,连主管也感觉有些小题大做。

    那不过是南盛少董而已。

    就是面对南盛最高执行官,那个商界夜玫瑰杨雅淳,家主都没必要这样。

    再者,就算他是楚少董,也只是说了不喜欢,又没让拆......

    前不久,国外某位首富之子,发博说不喜欢自家餐厅,那餐厅最后,不也活得好好的?

    总之,就是没必要。

    一个仗势欺人的女婿而已,算什么东西?

    “我看,你想退休了?”韩于斜了那管事一眼。

    后者瞬间噤若寒蝉。

    “今晚就拆。”留下四个字后,韩于出门而去,不给任何挽留余地。

    走过门口,他忽然停脚。

    远处,十来米开外,怯生生的服务生小妹,注意到他望过来的目光,心头猛颤。

    她不知道这男人是谁。

    只知道,主管那样的大人物,都得对他马首是瞻。

    不想,

    眼前的大人物忽然向她走来,递出一枚药膏:“楚少董让我,把这药膏给你。”

    “啊?楚少董?”

    “就是刚才走的那位,南盛的少董。”韩于笑了笑:“少董说他老婆在,不方便,就让我转交了。”

    小妹眼睛瞪得滚圆。

    甚至,脸上被经理打出的淤青疼痛,也全然忘记。

    她心目中,本已经给了楚枫很高的评价,可也没有到那种程度。

    他原来是......苏州霸主,南盛集团的少董??

    “把那丫头安置好。”韩于临走前,对着主管吩咐。

    后者连连点头:“一定。”

    刚才因为一句话,就差点被炒鱿鱼,他正想着怎么将功补过呢。

    这日。

    苏大隔壁,一度爆火的望宇客栈,连夜拆除。

    在苏大论坛讨论的热火朝天时。

    苏州境内,本该安枕无忧的武协成员们,却因为另一件事,彻夜难眠。

    大理,西蜀两位会长,

    武神第十位,大理会长雄霸,失联!

    而,与他同行的,第十一位宋九州,没做任何回复。

    “宁会长!”人猫站在他身后,徐徐道:“雄会长依旧没消息,不过,宋会长那边的长老说,会长似乎......已经让他们启程,回蜀?”

    回蜀?

    宁宗眯眼。

    “不对劲。”宁宗回头,看了眼人猫背后的千机伞:“你把这千机伞,给他的弟子宋七魄送过去,顺便打探一下怎么回事,当然,你们也正好,交流交流感情。”

    “唔......千机伞不简单,一个人去太危险,刚好,你们五人一路,一块儿去吧。”

    人猫低下头:“嗯。”

    声音中,带着些许喜悦。

    之所以管闲事,甚至还降低身份去和楚枫那种小人物费口舌,

    不就是,为了还伞,和七魄说上两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