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人的名,树的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xbiqugew.net

    “揉?”韩车琴柳眉倒竖。

    都这时候了,

    还想着吃自己妹妹豆腐?

    “楚枫!”

    她瞪起眼,胸脯微微挺起,平日的教师风范,展露无疑。

    “我妹妹会重伤,多少,你也有责任,你倒好,一来就想吃我妹妹豆腐?要是揉一揉有用,还用得着你来么?”

    “姐,”韩贝有些着急:“虽说没有用,可师父,师父也是关心我嘛......”

    “这种虚假的关心,有什么用,都不如一卷绷带实在。”

    “姐!再这样,不理你了。”

    看着自己妹妹,韩车琴鼓着嘴,长吐口气。

    关心则乱啊。

    这位熟透的大姐姐,其实很少会如此生气,否则,也不会在校内那么受欢迎。

    对楚枫,她其实也说不上讨厌,只不过在气头上而已。

    “韩老师,”

    “我是芊芊的老师,但不是你的老师。”韩车琴美眸流转,剜了他一眼。

    可下一瞬,她神情中的微微恼怒,变成了惊怒,随即担心道:“你,你做什么!”

    眼前,

    楚枫单手拿起柜子上剪刀,翻手之际,划破手心。

    一缕血液,顺着手心,直直落下。

    “你这蠢孩子,我也不是真的怪你啊!”韩车琴慌乱无比:“对不起,都是我多嘴......你快跟我走,去找医生......”

    说着,也不顾男女有别,急匆匆捏住楚枫手腕,要出医护室。

    见过道歉的,没见过这么道歉的。

    这孩子,太疯狂了!

    “别急,老师。”楚枫站在原地,

    “我怎么能不急......”

    韩车琴话没说完,忽然呆住。

    眼前,楚枫两指轻轻一抹,刚才被剪刀划出的伤痕,

    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

    “这,这......”

    美女老师,惊讶地张嘴,半晌没回过神来,

    那么长一条伤口,就这么恢复了?

    “揉一揉,不一定没用。”楚枫晃了晃手指。

    抬头,看到楚枫眼中笑意,她顿了顿,随后恼怒不已。

    搞了半天,你是想给我证明这个?

    “可你,也不用拿自己做实验啊!”

    转念一想,韩车琴便了然。

    如果楚枫不这么做,她确实不可能信那种鬼话。

    韩贝在一旁,表情从担忧到惊喜:“师父厉害!我,我肚子疼,快给徒弟揉揉......嘶——”

    说话间,又是一阵疼痛。

    待楚枫点头,韩贝毫不犹豫翻开被子,而后又开始解开病服,细嫩肌肤初展一线。

    楚枫嘴角一抽,连道:“不用脱!隔着也行。”

    “啊?不用啊。”韩丫头满脸失望。

    楚枫熟视无睹,两指轻点。

    刚刚触及丫头身上时,后者娇躯轻轻颤了颤。

    “疼么?”

    韩贝咬住嘴唇,泪眼婆娑,可却摇了摇头:“不疼!”

    两姐妹都没注意到。

    楚枫面庞上,一丝丝阴霾划过。

    难怪重伤几天,都下不了床。

    那文遥兴,根本是下了死手,完全是想一巴掌把丫头拍成废人!

    韩贝所在的高校武术协会,本质并不是武协,只是个大学社团,本意,也只是强身健体而已。

    而文遥兴,怎么的,也是真正的武协成员。

    两人的比试,相当于,国家级职业运动员,去与一个业余爱好者比试。

    楚枫却没想到,那陈级花的男友,会恶毒至此,出手,便要置韩贝死地?

    换言之,

    若是他晚些回来,韩贝很可能因为这一掌,终身落下隐疾。

    思绪回转,

    楚枫面容温和:“丫头,还疼么?”

    韩贝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疼,啊,不对,疼!”

    “还疼?!”楚枫一愣。

    “这,这里。”韩贝指了指腰间,龇牙咧嘴之际,眉目间却闪过一丝狡黠。

    楚枫笑着摇头,也没点破,对着少女腰间,轻轻揉了揉。

    少女腰部柔软而有弹性。

    毕竟也是大一级花之一,抛去韩小霸王这个称号,小丫头还是挺有料的......

    “好了么?”楚枫深吸口气,点到即止。

    “没!还有这里!”

    “这里!”

    ......

    一旁的姐姐,从担心,到奇怪,到最后终于忍不住:“行了!”

    这妹妹还真是......

    “人家打得是你的肚子,你这都指到哪里去了!”

    韩贝忙收回指着胸口的手,吐了吐舌头,企图蒙混过关。

    这幅活泼模样,让每日操心的姐姐,终于松了口气。

    望着楚枫的目光里,也有感激之意。

    “对不起,开始是我激动了......”

    楚枫摇摇头。

    适时,

    韩车琴的手机铃声响起,看着屏幕上名字,她愣了愣:“副校长?”

    她对这副校长可没什么好感,

    经常趁校长不在,偷偷摸摸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与不少女性教职,都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自然也联系过她,不过她一向不搭理。

    电话对面,艾高明乐呵呵接通:“小韩啊,你在哪啊?”

    韩车琴有些迟疑:“第一医院。”

    “医院?啊,是和你家妹妹在一块儿吧?”电话对面,艾高明愤怒不已:“我正是要说这个,韩贝那丫头的事,我深感抱歉!这事情我疏于管理,有主要责任。”

    “啊,谢谢校长。”

    韩车琴不冷不热回应。

    要真想道歉,也不会这么多天了,才打一个电话。

    “另外,我已经取消,文遥兴学校武术协会会长位置。”

    “会长之位,由我另选。”

    韩车琴看了楚枫一眼,皱了皱眉:“校长,据我说知,现在的会长,好像不是文遥兴?”

    文遥兴当初放过话。

    苏州境内,谁胜过他,他就退位让贤。

    按理说,如今的会长,应该是楚枫。

    这件事情,她一个教师,都能从妹妹口中知道,身为校长的他,绝对不会不知道。

    “额......打败他的那个,是校外人员,自然不算。”

    韩车琴冷冷道:“副校长,文遥兴,也是校外人员。”

    “韩老师,听你的意思,是想让你妹妹,继续来当这个校武协会长,还是......楚枫?”

    “这是小孩子的事情,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况且,那就是一个社团而已,不需要副校长关心吧?”

    “你......”

    电话对面,艾高明沉默许久,才道:“韩车琴,我看你是韩家长女,才会这么和你说话。”

    “你可知,如今武协十一位青神榜成员,已经齐聚我校?”

    “那又怎么了?”韩车琴眉头微皱。

    “哼!”艾高明冷冷一笑:“你可知,这次来的,有各地武协会长,而且,已经有会长,在去六一商盟,去你韩家坐客的路上?”

    “你!”

    “别急着挂电话,你在第一医院吧?”艾高明这时候倒是不急了,慢条斯理道:“正好文遥兴那小子,也在第一医院。”

    “而且嘛,我已经告诉他,打伤他的人,正是你妹妹,韩贝的师父。”

    “他被楚枫打的毁容了,你觉得,他会不会一怒之下,正在来找你们的路上?”

    艾高明说话之际,愈发得意。

    “艾高明!你这混蛋!”韩车琴,忍不住怒骂。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冒出:“406房,让他来,赶紧的。”

    艾高明:“......?”

    良久后他才怒道:“找死?”

    虽说不知道那男声是谁,但这么嚣张,不是找死是什么?

    你以为我在唬人?

    “你等着!”

    挂断电话。

    韩车琴回头,正要说话,忽然瞥见,那张俊逸面庞上,一双金色竖瞳,仿佛深渊。

    她微微一颤,第一次见到这个温和孩子,露出如此一面。

    那双瞳孔,让人不自觉想要臣服。

    终身难忘。

    回头看了眼韩贝,

    小丫头不知何时,已然解开绷带,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一叠一叠,慢慢叠好。

    “师父摸过的,要留着。”丫头满是星星眼,低声嘀咕。

    只有在他面前。

    韩小霸王才会露出如此一面。

    楚枫慢慢回头:“韩老师,你说说,为什么如此单纯的女孩儿,那文遥兴,也下得了手?”

    韩车琴愣了愣。

    单纯是单纯。

    可她清楚......自己妹妹,也只是在楚枫面前才会这样,在外人眼里,这丫头,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小霸王啊。

    待楚枫走出房门。

    韩车琴才回过神,连忙追了出去。

    可刚刚出门,她听见一个声音,从前方背影,幽幽传来。

    “总有人觉得,我的人,好欺负。”

    人的名,树的影。

    人皇的名号,

    在国外,让高层,人人闻之色变。

    十年风雪,杀得西部九国禁令频出,星条大国直接将其危险等级列为,百年来从未有过的3s,sss级!

    那东四岛的天皇,数年来,没再喝一次茶,神社也从不允许有任何‘茶’出现。

    可想而至,当初与人皇对坐,喝下的那一杯茶,对他造成多深的心理阴影。

    可惜这些,

    有人不知道。

    有人,总在死亡的边缘,反复试探。

    苏州大学的美女教师,望着那个帽衫背影,终于愣住。

    表情,也逐渐释然。

    以前她不懂,这小子为什么会有那么大魅力,让班里的慕校花,班小雨,还有自己的妹妹,通通折服。

    现在懂了。

    护短。

    许久后,美女老师抱住性感腰肢,不顾周围人一阵阵侧目,对着远处背影,翘起嘴角:“这孩子,刚才的模样......确实挺可爱的。”

    别说妹妹了。

    连她都有些动心。

    谁还没个少女心?谁还不是小公主?

    哪个女孩从小,不会想要一个骑士,或者王子,为她拔剑?

    第一医院楼底。

    一名满头包裹得如木乃伊般的人,站在楼道口,带着狞笑,嘶哑开口:“406房?”

    当然,文遥兴的表情,因为绷带,没人看得出来。

    “韩贝,早知道你是她弟子,当初,就该把你一巴掌拍死。”

    “哼,”

    他身边,女友陈满媛,噘嘴道:“谁让你当初不听我的?”

    区区韩贝,下三滥货色,凭什么和她共享大一,级花的称号?

    打死才好。

    “没事宝贝,我这就去会会那小贱人,楚枫那边,交给我武协的师兄们解决就好。”文遥兴长笑着上楼。

    是先辱后杀呢?还是再辱再杀呢?

    咚。

    咚咚。

    每一步,地板都会出现裂缝,让周遭医护人员,看病人士错愕躲开。

    “我刚刚听到他说武协的师兄?他好像是......武协的人。”

    咚咚。

    门口的保安,迅速入楼。

    却被陈满媛拦住,嘴角翘起:“各位叔叔,我男朋友是武协的人,你们最好别去拦他哦?”

    几名保安,猛地停住身形。

    武协。

    在最近,这可是比将门,还响当当的名号。

    保安的停下,让少女目中更是骄傲。

    周围窃窃私语。

    不少人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敬畏。

    她的男友,是武协成员?

    这就是,武协成员的实力么......

    有人,要遭殃了啊。

    正当大家都在猜想,究竟是谁不长眼,得罪武协成员时,

    上方,

    咚咚的上楼声响,戛然而止。

    众目睽睽。

    一名身着斗篷的身形,慢悠悠走下楼。

    手里,提着一具死狗般的身躯。

    当人群看清楚被拖在地上,慢慢拉人时,纷纷瞪大眼。

    这不正是刚才,那个威风凛凛的武协成员??

    门口。

    陈满媛看见出现在楼梯口的男人,瞬间没了开始的嚣张,吓得花容失色。

    楚枫面容平静看着她:“好玩吗?”

    “保,保安叔叔!帮我,帮我拦住他!”眼见着楚枫走来,她焦急无比。

    几名保安相视一眼,终于迈开脚步。

    然而,当他们看见楚枫的目光时,却吓得停住,再不敢上前。

    金色竖瞳,看一眼都头皮发麻,双腿发软。

    那是什么眼神啊。

    楚枫一步步踏出,如入无人之境。

    抬手,再次抓住陈满媛的头发,一路拖行,向院外而去。

    医院四楼。

    韩车琴还在发神,忽然想起什么,美艳容颜上闪过一丝慌乱。

    刚才,艾高明说了,有武协会长,去了商盟,去了韩家!

    她哪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韩家,乃至六一商盟,一向依附于南盛。

    而武协此举,显然,是要给商盟下马威啊。

    此举说白了,是警告他们,要么倒戈,要么倒闭......

    心头着急,她想拿出手机想要给父亲通讯,忽然收到一条消息。

    那是一个陌生号码。

    短短六个字。

    “照顾好她就行。”

    韩车琴愣了许久。

    再次看向楼底青年去处,猛然惊觉。

    楚枫去的方向......不正是她韩家?

    “他这是干什么,去我家的不是文遥兴,那是,武协会长啊......”韩车琴怔怔许久,回想着刚才楚枫的眼神,心头跳了跳。

    武协会长,那是万万人之上的存在,大多,都是武神榜二十位武神之一。

    然而楚枫,即使知道那是武协会长,

    他还敢去?

    “这小子或许,并不会管公主该配王子还是骑士,他只想......

    屠龙?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xbiquge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