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夺舍了山神 > 第十一章:杀
    “小子好胆!”

    马脸中年大汉气怒交加,抬手一指岳云对身边一帮手下喝道:“谁去给我拿下这小子,教教他我们黑衣门的规矩!”

    他本来还想问一问岳云,肩上那张虎皮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现在他不想问了,因为他相信在他们黑衣门的“规矩”下,眼前这个可恶的小子,肯定会连小时候尿裤子的事情都主动交待出来。

    “王老大,这事就让弟子来做吧,弟子绝对会让这狂妄小子今生今世都难忘咱们黑衣门的【规矩】的!”

    一个黑衣门青年抢在其他人之前跳出来大声应道,说完便面露狞笑的直接拔出腰间铁剑扑向了岳云。

    其他黑衣门弟子见此,脸上顿时浮现出懊恼之色,纷纷在心中大骂起了黑衣青年。

    “该死,又让钱老七这厮抢先了,这厮就会耍这些小聪明!”

    “多好的机会啊,结果又慢了一步,我怎么就这么笨呢!”

    “钱老七这厮向来会讨帮中高层欢心,看来这次回去后他就要高升了!”

    ……

    一众错失机会的黑衣门弟子,又羡又妒的看着钱老七离去的背影,为自己错失良机懊恼无比。

    然而事情的发展,很快就让他们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心中开始庆幸自己“错失良机”了。

    只见钱老七刚持剑冲到岳云身前,突然发出“啊”的一声惨叫,然后就以更快许多的速度吐血倒飞了出来,重重砸落在了地上,溅起满地飞尘,眼看是活不成了。

    “你敢杀人!”

    马脸中年大汉反应超过其他人一截,在其他人还在因为这突然的惊变张嘴发愣之际,他已经脸色铁青的看着岳云发出了怒喝。

    “怎么?你的意思是,我只能站在这里,让他拿剑来砍我么?”

    岳云收回打出的拳头,冷冷看着马脸中年大汉反问着,眼神冰冷。

    既然踏上了修行之路,杀人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他可不会对此有什么心理障碍。

    他杀人的理由很简单,谁想杀他,他便杀谁!

    现在这些所谓的黑衣门帮众,除了马脸中年大汉看情况可能达到三锻境界外,其余人等只有三四人和刚才死在他拳下的钱小七一样处于一锻境界,更多的还是只练过一些粗浅把式的普通人。

    面对这样一群人,以他四锻境界的力量,完全不需要有任何忌惮,所以他说起话来当然是毫不客气。

    “点子扎手,大家一起上,给我砍死这小子!”

    马脸中年大汉知道自己小看了这个山村少年,对方杀人后的反应,绝对不是初次杀人的新手,这小子是个狠人!

    所以他也不讲什么江湖道义了,直接号召帮众群起而攻。

    锵锵锵。

    一阵拔刀抽剑的声音响起,马脸中年大汉的号召得到了所有黑衣门帮众响应,这些人纷纷拔出兵刃,直接和马脸中年大汉一道杀向了岳云。

    “老猎头,我们要不要去帮岳哥儿?”

    马大牛见到黑衣门帮众竟然要群殴岳云,也顾不得去想岳云杀人的事情了,条件反射般的看向身边老猎头王奎发问了起来。

    “帮什么忙?马大牛你不要命,我们娘俩还想多活几天呢,那黑衣门是你能惹的吗?你瞅瞅自己长得什么样,也敢管人家帮派的事情!”

    “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和你这个蠢货在一起,我不活了,呜呜呜……”

    老猎头王奎还未发话,人群当中站着的马大牛老婆吕氏却是已经跳脚大骂了起来,她又骂又哭,唬得马大牛一愣一愣的,愣是不敢再吭声了。

    见此,老猎头王奎心中一叹,那点心思也跟着熄灭了。

    就连和岳云关系很好的马大牛都不敢插手相帮,还能指望其他人舍命相帮么?

    自己一把老骨头倒是无所谓,可就是搭上自己,也不过是让人家刀剑上面多染上一层血罢了!

    于是,一众村民竟是全部充当起了看客,眼睁睁的看着岳云被十几个黑衣门帮众围砍,没有一人敢上前半步。

    身处包围中的岳云见此,尽管心中早就有了准备,却仍旧有些不好受。

    “看来这次之后,是时候离开这里了!”他心中一叹,脸上神色却是丝毫未变。

    只见他将肩上的虎皮包裹往地上一扔,身形一动,在马脸中年大汉等黑衣门帮众动手攻击前,抢先一步持刀向着最强的马脸中年大汉发起了攻击。

    “杀!”

    马脸中年大汉一声怒喝,满脸凶相的挺刀迎向了岳云劈来的柴刀。

    他还不信了,练武十几年的自己,力量上还会不如这样一个山村少年。

    然而下一刻,双刀相撞之时从岳云柴刀上传来的庞然大力,立马让马脸中年大汉面色狂变,一张脸涨得通红。

    好大的力量!

    马脸中年大汉身体“噔噔噔”的连退三四步,握刀的手一阵颤抖,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这小子是怪物吗?年纪轻轻的,哪来的这么大力气!”

    大汉脸色惊骇的看着岳云,眼中已经露出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畏惧之色。

    虽然动手之前,他就从岳云杀人不眨眼的表现中看出了一些道道,可是动手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还是大大小看了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山村少年。

    以他三锻接近四锻的实力,竟然在正面对拼中被岳云一刀劈退,这在动手之前,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有点实力。”

    岳云眼神一凝,手上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刀光一闪,一个急于护主的黑衣门帮众就惨叫着被砍掉了脑袋。

    然后他也不去追击已经露出惧色的马脸中年大汉,直接舞动柴刀与其他扑上来的黑衣门帮众激斗了起来。

    满是豁口的柴刀,在岳云手中,好像是传说中的仙家法器一样,每一次刀光闪过,都有一名黑衣门帮众惨叫着摔倒在地。

    马脸中年大汉凭着三锻接近四锻的力量,能够接住他一刀,这些普通黑衣门帮众可没有这个本事。

    擦着即伤,碰着即死,用这八个字来形容场上的情形再贴切不过了。

    十几个黑衣门帮众,只是半盏茶时间不到,迅速减员了大半,余者无不满面惊慌的和他拉开距离,再也不敢上前一步。

    “劈山斩!”

    就在岳云一刀砍入一个黑衣门帮众肩膀,准备抽刀追击剩下的人之时,一声大吼忽然从他身后响了起来。

    是马脸中年大汉。

    他在用手下帮众的性命为自己挡刀后,终于再度鼓起勇气劈出了自己准备多时的一刀。

    这一刀他准备良久,时机也选得很好,一刀劈出,空气都被劈开发出了“呼哧”的破空声。

    眼看着,刀锋就要砍入岳云后背,马脸中年大汉眼中已经提前露出了代表着胜利的狞笑。

    虽然这次死了不少帮中兄弟,但自己终于要砍死这个可恶的小子了,兄弟们泉下有知,想必会理解他的。

    然而他却没有看见,背对着的他的岳云,也在冷笑。

    马脸中年大汉以为自己真的不知道他打着什么主意么?

    想要用手下人性命来麻痹他的神经,这个方法对其他人也许有用,对于他岳云来说,却是半点用处都没有,反而让他将计就计为其埋下了杀招。

    灵蛇绕树!

    他握刀的手一松,身体如软骨蛇一样,眨眼间就绕到了身前黑衣门帮众还未倒下的身体后面,然后双手一推,将这个现成的人肉盾牌推向了马脸中年大汉劈来的刀锋。

    “撕拉”一声闷响,可怜的黑衣门帮众身体直接被自己上司一刀劈成了两瓣,落得个死无全尸。

    而岳云却是身如灵猴一样纵身回跳,趁着马脸中年大汉刀势用老无法抽身的良机,全力出手一拳轰在了对方胸膛上面,当场将其整个人打飞了七八米,还未倒地便已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