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夺舍了山神 > 第十九章:欺人太甚
    山阳镇,黑衣门分舵。

    此时随着舵主陈展鹏的命令,王胜与马鹤两个精英帮众越众而出,两人一左一右走到距离岳云五六米处站定,直接拔出了随身携带的长刀。

    “小子,不管你是哪家派来的,敢到我们黑衣门来闹事,今天都得留下点什么再走!”

    王胜一挥长刀,脸上露出一丝狞笑的看着岳云说道,看他狞笑之时那嗜血的眼神,可知道这人定是杀过不少人的狠角色。

    另一边的马鹤也不甘落后,同样是冷笑着接口说道:“什么哪家派来的?我看定是铁拳帮那些丧家之犬忽悠过来送死的蠢货,这种蠢货大概自以为学了三招两式,就能行走江湖当什么大侠了!”

    他们两人随陈展鹏从龙石城黑衣门总舵来到山阳镇建立分舵,就是踩着铁拳帮成员尸骨上位的,对于那以前占据山阳镇的铁拳帮当然很是看不起,这段日子以来,也没少打杀铁拳帮派来踢馆闹事的人。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这样废话的理由,他们之所以还在这里和岳云废话,无非是见到岳云气势不凡,心生忌惮,这才想要通过言语来晃动岳云的气势,增加胜算。

    否则换做一般的对手,他们早就一刀削过去砍了对方的脑袋了,哪有心思和一个死人废话。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在岳云眼中,他们两人,其实就属于那种懒得废话的一刀切货色。

    所以,面对两人的嘲讽,岳云眼神都没有一下波动,只是“锵”的一下拔出了腰间新到手的钢刀,淡淡出声道:“说完了吗?说完的话,你们可以去死了!”

    “死了”二字话音还未落下,他已经刀随人走,人与刀合带着一道寒光合身扑向了两人。

    不好!

    岳云一动手,在场眼力实力最高的陈展鹏就大叫不妙,脸上大惊失色,知道自己还是太小看了这个打上门来的年轻小子。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只看岳云出手之时的速度,陈展鹏就知道,这看起来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年轻小子,锻体修为至少在七锻以上。

    但这还不是让他最吃惊的事情,最令他吃惊的事情,还是岳云那简简单单一道刀光。

    为何说刀光简单?

    因为这一刀并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东西,只是一记最简单的直劈。

    可是不普通的是,岳云这一刀直劈下去,他竟然没有听到破空声!

    岳云在四锻境界之时,挥拳之间就能打得空气发出“噼啪”爆响,没道理如今用上兵刃,速度还不会斩破空气吧?

    普通黑衣门帮众也许不清楚这里面的道道,可是陈展鹏如何能不清楚,这赫然是刀速快到了极致,快得破空声都来不及传出所致。

    他们现在所看见的刀光,除了钢刀本身在阳光下反射的寒光外,真正让这刀光如此耀目的原因,还是钢刀与空气摩擦发出的电光。

    陈展鹏曾经听帮中一位后天七重修为的长老说过,不管是剑法还是刀法,都有声、光、意三重境界,其中声便是指声音,用剑用刀能够发出破空声,就算是达到了这个境界。

    而光,便如他现在所见的一幕一样,刀剑破空斩破空气,发出电光雷鸣。

    至于意,便是世人常说的剑意、刀意,据说只有先天境界以上的武道宗师才能领悟掌握,一旦掌握,不用剑不用刀,只凭一股剑意刀意,就能斩灭人之精神。

    陈展鹏自身也用刀,可是以他后天二重的修为,也堪堪才摸到光的边缘,还未完全踏入其中。

    如今见到岳云使出这么一手,他如何能不惊讶,如何能不勃然变色。

    只可惜他虽看出了岳云这一刀的不凡,却已经无法挽回两个手下败亡的结果了。

    当是时,只见刀光闪过,王胜连刀都还未来得及挥出便已授首。

    这时候,其他人耳中才听到雷鸣般的钢刀破空声。

    而一刀枭掉了王胜首级的岳云,此时却是刀光一转,转而又扑向了另一边还未从这惊变中回过神来的马鹤。

    “住手!”

    马鹤还未回过神来,陈展鹏却是已经发出了怒喝。

    他不只是在那喊喊,更是在喝声出口之时,已经提气纵身,猛虎出闸一样扑向了岳云的后背。

    可以想见,如果岳云坚持要再将马鹤枭首的话,势必要被身后扑击过来的陈振鹏重创。

    好个岳云,他虽是目标直指场上仍处于惊愣当中的马鹤,但也从未放弃对陈展鹏这个蕴气境高手的观察,在对方怒喝动手的那一刹那,他便有了察觉。

    这时候,岳云的应对,再次出乎了陈展鹏的预料。

    只见他目标不改,继续扑向了惊愣中的马鹤,但是却没有对其以刀枭首,而是纵身起跳,使了个腿法中的连环踢在马鹤胸口连踢两脚,当场将其踢飞出了数丈。

    而岳云本人,则是借着踢中实物的反冲力,旋身一转,半空中使出一招势大力沉的“力劈华山”,直直向着身后扑来的陈展鹏猛劈而下。

    这一下轮到陈展鹏难受了。

    他暴起突然,并未来得及用上兵器,事实上以他的身份,在自己老巢内也不可能如普通帮众那样兵刃不离身,那样像什么话。

    没有兵器,他又不是练出先天真气,能够真气外放护体伤人的先天宗师,如何敢只凭一双肉掌硬接岳云这从天而降的一刀。

    没奈何的,他只能冒着经脉损伤的风险,强行运起内气灌注双腿,在刀光临身之前,险险使出一个“鹞子翻身”翻到一边,暂时避过了岳云这要命的断头一刀。

    为何说是暂时呢?

    因为岳云一刀不中,根本不给陈展鹏回气的机会,双脚一落地,便已抓住机会痛打落水狗,再度扬刀向着他追砍了上去。

    “吼——小子欺人太甚!”

    陈展鹏又惊又怒,一边使尽浑身解数企图脱身而出,一边又吼叫连连,怒骂岳云欺人太甚。

    岳云对于陈展鹏的骂声只当不闻,他一言不发,出刀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狠,卯着一口气要将这厮斩于刀下。

    因为他们两人交手太快,加上岳云先前一刀枭首王胜,两脚踢死马鹤的战绩在这,其他黑衣门的帮众摄于其凶威,一时间竟是无人敢于插手上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舵主被人满院子追砍,场面好不滑稽。

    噗嗤!

    终于,陈展鹏在狼狈逃窜了好一会儿后,终于避无可避的挨了一刀,直接被岳云一刀砍断了左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