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夺舍了山神 > 第二十章:挡我者死
    山阳镇,黑衣门分舵。

    岳云一刀将黑衣门分舵的舵主陈展鹏左臂斩断,固然大大重创了这个后天高手,却也将其逼得进入了暴走状态。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断臂之痛让陈展鹏彻底暴走了,他双目血红的一声怒吼,趁着岳云刀势用尽还未来得及收刀之际,怒吼着伸出仅剩的右手朝岳云脑袋猛拍过去。

    这一下怒急而发,可谓是拼命一击,蕴含的力量委实可怖。

    其手掌未到,拍掌带起的掌风,便已吹得岳云头发飘动,这要是拍实了的话,岳云估计自己头骨都得被拍得粉碎。

    值此生死存亡之际,他全身潜力也被激发了出来。

    只见他不闪不避,口中一声低吼,猛的抬起左手握掌成拳,一式“霸王举鼎”迎着这兜头一掌硬顶了上去。

    轰——

    这一下拳掌相交,两人都是全力以赴,汹涌的拳劲激荡下,撕裂空气发出炸雷般的轰鸣。

    岳云终究还是吃了修为低的亏,拳掌一对,就被对方手掌上传来的庞然巨力拍得身形剧震,不由自主的一退再退,连退数米,半条胳膊都失去了知觉。

    不过他终究还是挡住了陈展鹏这怒急而发的一掌,从这方面来说,这一次交锋,又是他赢了。

    “混账东西,你们这些混账东西还在看什么?还不快给本座杀了这该死的混账小子!”

    全力一掌未尽全功,陈展鹏终于从断臂之痛带来的狂暴中恢复了神智,他脸色铁青的看了岳云一眼,没有再动手追击,而是转头怒吼着命令那些看戏的帮众上前帮忙。

    显然,在这位帮派大佬的眼中,不管是偷袭还是群殴,只要对自己有利,做起来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岳云对此倒是也没什么可指责的,换做是他的话,能够群殴的情况下,也肯定不会选择和人单挑。

    单挑,只不过是在胜券在握的情况下,强势者为博名声,或者想要戏耍弱者才会出现的一种情况。

    此时陈展鹏声色俱厉的命令一下达,那些看戏了好一会的黑衣门帮众们,面色齐齐一变,纷纷怒喝着抽出兵刃向岳云猛扑了上去。

    黑衣门规矩森严,先前岳云攻势太猛太快,他们还能用插不上手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

    可是现在,陈展鹏这个舵主亲自开口下令围殴,他们谁要是还敢站着看戏,那么陈展鹏饶得了他们,帮规也饶不了他们。

    所以不管是为了弥补先前看戏的过错,还是为了在陈展鹏这个舵主面前表现,这些人现在都是拼了老命的全力以赴了。

    “小子,纳命来。”

    一个黑衣门一等帮众抢先一步冲到了岳云身前,厉声大喝着一刀劈向了岳云胸膛,有攻无守,竟是一副两败俱伤的拼命打法。

    帮派中人,厮杀斗殴是家常便饭,也向来不缺乏这种敢打敢拼的人。

    可惜这种性格的人,向来都是活不长的。

    刷。

    只见刀光一闪,岳云的刀,后发先至贴上了来人脖颈,干脆利落的一刀抹喉取了此人性命。

    而这时候,此人当胸砍来的一刀,堪堪才从岳云微斜的胸前顺劈而下,连他一片衣角都没有擦到。

    一刀取了这无名小卒一般的黑衣门帮众性命,岳云也不在停留原地任人围攻,只见他身形一动,不退反进的迎着后面来人,直接向着正要退入后院包扎伤口的陈展鹏冲杀了过去。

    即使是蕴气境修士,丢失一条手臂也是毋庸置疑的重伤,可以说,现在正是陈展鹏一生中最虚弱的时候,岳云又怎会放过这个斩杀对方的好机会。

    若是错过了今天这个机会,黑衣门的人对他有了防备,他再想像今天这样轻易杀上门来,就只有等到他突破到蕴气境才能办到了。

    “拦住他,快拦住他!”

    陈展鹏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岳云这个断了他一臂的可恶小子身上,岳云一动,他就发现了他心中的想法,然后身形猛退的连连大叫着让人拦住。

    “挡我者死!”

    岳云双目圆瞪,满头长发乱舞,如一尊盖世杀神一般,怒喝着喊出了自进门以来第二句话。

    他喝声未落,手中钢刀已经连断两把朝自己砍来的铁剑与钢刀,手起刀落的当场将刀剑主人一刀两断拦腰斩成了两截。

    而自死者伤口处喷涌的血水,将他半边身体都染成了血红色,让他看起来好像是一尊地狱中走出来的修罗。

    这般凶狠的杀戮,大大震慑住了那些大呼小叫的黑衣门帮众,一时间竟是无人敢再上前来,看向他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惊惧之色。

    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杀人的场面,比如岳云先前连杀王胜、马鹤二人,就没有让他们产生这种畏惧心理。

    可是现在不同,现在亲自上场参与对岳云的围攻,感受到了那股摄人心魄的神威气势,再亲眼见到一同上场的同伴在自己眼前被人砍成两截,这种冲击力,远非先前在一边旁观所能比拟。

    这世上终究还是怕死的人多。

    命是自己的,要是命都没有了,死无全尸,什么舵主,什么帮规,都和自己无关了。

    大部分帮众这时候都生出了退避之意,任凭陈展鹏如何怒喝催使,都不敢再上前和岳云拼斗。

    只有今天在驻地内的一个副舵主和两个执事,仗着自己和岳云一眼七锻、八锻的修为,还敢硬着头皮护在陈展鹏身前。

    普通帮众可以怕死不前,他们这些分舵高层可不行。

    若是今天真让岳云当着他们的面斩了陈展鹏这个舵主,而他们却什么都没有做,回头上面总舵的门主、副门主追责下来,他们辛苦多年才赚来的身份地位,全部都要失去,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愿接受的。

    “小子,我承认你很强,可是你现在也受了伤,我们几人都是和你一样的修为,你便是能杀了我们,猜猜自己又会多出几道伤口?”

    一个黑衣门执事望着越走越近的岳云,脸色难看的低声怒喝道,话语中满是威胁之意。

    其他几人虽未说话,但也同样用凌厉的眼神看着岳云,手中兵刃一扬,无声的声援着同伴。

    若是能够以言语逼退眼前这凶狠强大的年轻人,他们当然不想真和对方拼命。

    还是那句话,命是自己的,命没了,事后便是有再大的封赏,也与他们无关了。

    所以能不拼命,当然是不拼命最好。

    可惜岳云又岂是那种能被他们言语撼动心神的人,尽管他们的威胁,其实并非不无道理。

    “挡我者死!”

    他冷冷看着几个挡路的黑衣门分舵高层,语气冰冷的重复了先前之语。

    “妈的,这小子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你们也不用和他废话了,和他拼了!”

    陈展鹏忍不住了,他断掉了一臂,今日便是能够活下来,日后也只能退下去养老了,此时见到岳云这样都还不放过他,他也是狠劲上来,起了同归于尽的心思。

    只见他一声怒骂,劈手从身边一人手中夺过长刀,满脸决然的拖着断臂主动向岳云冲了上去。

    有了他这一带头,其他几个分舵高层不管愿或是不愿,都不能再看下去了,只能咬牙切齿的跟着冲上去直面岳云手中钢刀。

    “杀!”

    几个人喊着口号给自己提振勇气,却不知在旁人看来,这正是心虚的表现。

    若是真的有把握杀人,又何必多此一举。

    岳云见此,心中杀意更为坚定了,不过是几个胆气已失的笼中之虎罢了,只能凭着一张虎皮来吓人。

    “挡我者死!”

    他再度发出一声长啸,钢刀一挥,斗志昂扬的挺刀迎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