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如意郎 > 第211章 废除太子
    “呼救!”李德道。

    “啊?”程知节惊讶,觉得此时此刻不适合开玩笑。

    “救命啊!”

    程知节不拘一格的脸皮根本没犹豫,提着嗓门开喊。

    李德都被他的行为感动了,英雄豪杰江湖告急,似乎做什么都不为过。

    “快点拿下他们,叫的跟杀猪一样,堵住他的嘴。”身着劲装里面带头的说道。

    李德发现程知节喊救命后,对方的攻击更为猛烈。

    “呼救这招并不好使啊。”程知节郁闷道。

    “你们是什么人?”李德急忙叫问道。

    没人回答。

    “不说是不是,那就打到你们说。”李德怒喝一声,全力爆发。

    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病猫,李德用了全力,比跟宇文成都角力的时候更胜一筹,他自己都感觉到了惊讶。

    一股丹田气息在体内游走,每次一次使用都能够感觉到气力充沛。

    遇强则强。

    有李德在即便再多的人也无法近身,程知节很聪明干脆不与几个武艺高强的人硬抗快速退到李德身边,贴着店铺门前一边,不至于腹背受敌。

    程知节见两人有了防守之地,马上开始叫嚣起来,反正喊救命跟大声喧哗的效果都差不多。

    李德暗自猜测,整条街埋伏的人,发生打斗竟然无人问津,对方的势力要强大到何等程度才能够做到。

    “你们这些宵小之徒胆敢袭击朝廷命官,尔等等着官府严判吧。”

    李德越听越不对劲,说的是事实,可在这种时候不是提醒对方让他们孤注一掷吗。

    果然话音刚落,对方再次猛然出手。

    “拼。”李德无暇多顾,为今之计只能靠自己。

    李德力气大的惊人,抡起车辕一挥便是击倒几个人,都是一击之后对方丧失战斗力。

    片刻之后,几十个人全都未曾逃脱全都被砸的七荤八素。

    劲装人见状,想要逃跑。

    李德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发挥出木棒的优势,一寸长一寸强的,对方纵使有武艺傍身可在动态视觉的前提下,根本跳不掉。

    程知节惊讶的站在一旁发呆,刚刚还让他呼救,怎么转眼间就将敌人全都摆平。

    “酒囊饭袋也学人家出来绑票,真是不自量力。”李德淡淡说道。

    远处脚步声渐渐清晰,突然一道爆杆的声音想起,原本敌人听到后立刻散去,可眼下的根本没人能动。

    路障被士兵清开,宇文成都带着兵马将街道围的水泄不通。

    李德看过去心说难道又是晋王搞事情?

    “来人,将所有人拿下带去大理寺。”宇文成都冷声说道。

    谋害朝廷官员都是些不开眼的家伙。

    宇文成都冷着脸对李德丝毫没有好感。

    朝廷法度在前,宇文成都真想做个伪证,可惜这些事情不适他能够做到的,即便是身为大将军也是如此。

    要是换成他爹在这儿的话恐怕才能够决定一些事情,再说晋王求贤若渴偏偏看中了李德,要是得罪他的日子以后不会好过。

    忍一时风平浪静,选择放过这次机会。

    李德遇刺的事情在大理寺传开,直接惊动了皇后,现在两家可是在谈联姻的事情,虽然没有丝毫的进展,其中李府不想答应,发生的事情还是有人上了心。

    李德安全回家后宣称惊吓过度无心管理尚食局便递交了辞呈,借此机会甩开尚食局这个麻烦。

    李家在其中周旋,陛下恩准他官阶不变回家休息。

    晋王原本想着利用一下,现在一看计划打了水票。

    晋王府地下密室,宇文化及晋王两人在密谈。

    “晋王,太子的人动了手目的就是阻止殿下扩充势力,看来筹划之事必须要尽快实行。”宇文化及沉声说道。

    “可有把握彻底扳倒太子。”晋王再次问道。

    “六成把握。”宇文化及道。

    “好,本王等的太久,去做吧。”晋王道。

    大理寺内,被抓的嫌犯一夜之间全都中毒身亡,神不知鬼不觉。

    事情为平,又有大事发生,修建万年贡意外坍塌,经过调查太子私贪公款,以次充好,事情瞬间大条,隋文帝直接过问此事。

    经过调查,涉事官员皆是亲近太子之人,隋文帝脾气上来后,当即直接将涉事官员全都给咔嚓了,凡是沾边的全都无一幸免。

    此事震惊朝野,官员们震惊归震惊,似乎早就习以为常,关于太子之事朝廷声音是冷漠的。

    万年宫是做什么的,接着有人开始传播谣言,说太子想要谋反本是想要用此来谋害陛下,弑君夺位。

    隋文帝什么人,生性多疑,听信谗言,二话没说直接废太子。

    事发到结束,不过三天时间,天变了。

    太子被废,继承者自然轮到晋王杨广,不过事情可没有如愿,似乎是隋文帝心情不怎么好并没有直接宣布设立太子。

    李德闲在家中,得知这几天的事情后,心里有些着急,晋王上位是迟早的事儿,恐怕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父亲,可否有刺客的消息?”李德询问道。

    “未曾得知,一夜之间皆被灭口,德儿你究竟是得罪了何人?”李安反问道。

    李德要是知道还用问吗,现在怀疑是太子做的的可能很大,经过仔细分析之后如此明目张胆的刺杀根本不像是太子能做出的事情。

    其中几点可以说明,比方说刺杀的人武艺平平,人数众多能够掌控整条街,试问真是太子所谓,他真的有这个能力吗。

    李德摇头,他是真不知道,继续询问也用。

    “父亲,如今太子被废肯定会经过一番洗牌,不如早些辞官为妙啊。”李德转移话题劝说道。

    “恩,为夫已有打算,不用担心。”李安道。

    李德不好多说什么,辞官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必须要名正言顺,隋文帝越老越善猜忌,要是惹对方不高兴,那可就糟糕了。

    李德回到自己的院子,见几个女子在闲聊,便过去凑热闹。

    “聊什么这般投入,皱着眉头是遇到烦心事儿?”

    “还不是你的事情,刺客查的怎么样,大理寺有消息了吗?”张出尘问道。

    李德将刺客被灭口的事情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