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汉阙 > 第253章 请自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xbiqugew.net

    “湟水真是好地方啊,比穷水好多了。”

    狼姓小月氏的首领,因为被汉人误会成羌部,很多年前被封为“羌侯”的狼何看着春日的湟水两岸,草木萋萋,植被茂密,田地被汉人开垦过后十分规整,只可惜被人马踩踏庄稼几乎全毁了。

    狼姓小月氏倒不是如任弘想象的住在柴达木,他们生活于祁连山大草原,后世青海省的门源、祁连两县,随着人口滋生,渐渐分散到祁连山南麓的诸多河谷中,北到酒泉南边的疏勒河,南到张掖武威的黑河,都有狼姓小月氏种的游牧地,统一被汉朝称之为“穷水”。

    穷水,听名字就知道有多穷,海拔比河湟谷地高了近一千米,被祁连雪山相夹,高山积雪形成的硕长而宽阔的冰川,很难从事农业。

    春夏还算美丽,可一旦入冬,便不是人呆的地方,他们只能看着一山之隔的河西富饶之地流口水,听部落的胡巫讲起昔日强大的月氏国的辉煌。

    那些高寒贫瘠的土地,已不足以养活狼姓小月氏越来越多的人口

    ,只是南方的河湟已经足够拥挤,不但羌部为了几个河谷你争我夺,还有他们早早分化出来的同族支姓小月氏在此落脚,而这边的富饶程度,也不足以让狼何加入这场厮杀。

    狼氏遂将希望寄托在昔日的敌人,匈奴身上,因为匈奴大单于的使者承诺,若重新夺回河西,便让狼姓小月氏回到他们的故乡游牧生活,还愿意封其为小月氏王。

    于是从狼何的祖父起,便让匈奴使者穿过他们的领地南下河湟,醍醐阿达,是狼何继任酋帅后接待的第三位匈奴使了。

    醍醐阿达这两个月没有白白浪费,他狂奔至小月氏,终于说服了狼何出兵,他已经听说汉军赵充国部抵达河湟的消息,那些长安汉军精锐的甲兵让匈奴遇上也会头疼,更勿论羌人,狼何的介入,是让战争在河湟持续下去的唯一办法。

    “过河。”

    眼下,醍醐阿达在鼓动狼何:“只要协助羌人击退汉军,等大单于夺取了河西,狼姓小月氏便能得到最好的牧场,单于更愿意以公主和亲。”

    狼何的马上装饰着许多金饰,不少是匈奴使者送的,但匈奴给小月氏的好处,也仅限于辞了。

    他纵马在湿软的河边踱步,看着湟水南岸对峙的汉羌两军,以及安如磐石,羌人两万人都没啃动的西霆障,忽然问醍醐阿达:“使者,大单于真的会发兵河西么?为何我部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这是自然。”醍醐阿达不假思索:“只要汉军被羌人吸引到河湟,大单于和右贤王便能轻易击穿河西。”

    狼何点了点头,让人准备渡河,眼下湟水较小较浅,泅渡并不困难,不过得有羌人在对岸掩护才行。

    对岸的犹非得到呼唤后,立刻让各部向前移动,好让小月氏在他们侧后方的河滩上从容登岸,心细的羌人发现,对岸的小月氏打出了三面红旗。

    而河谷东侧,眼看狼姓小月氏已开始小心翼翼地渡河,辛武贤忍耐不住了,便要下令士卒列阵向前推进,先将羌人逼退,再来个半渡而击!

    “且慢!”

    任弘却在眺望小月氏打的旗帜,又与支书低语几句后,纵马来到辛武贤面前:“辛都尉,再等一等!”

    辛武贤之前犯下大错后,犹未吸取教训,依然喜欢打急仗:“等什么?等小月氏渡河后列好阵,让他们与羌人以三倍之众来攻击我军么?西安侯,莫做宋襄公!”

    还敢跟我讲春秋古事,我可是《左传》专家!

    任弘一听乐了,肃然道:“兵以胜为功,而不必讲究君子之道,但横冲直撞,可不一定能获胜。既然是西部都尉与护羌校尉协同作战,辛都尉便多听听我的建言,若想立功,便勒马等上片刻,若想再度铸成大错,便请下令进攻!”

    “父亲。”眼看辛武贤与任弘起了冲突,辛庆忌连忙过来劝诫。

    辛武贤瞪着任弘,这任护羌一直好说话,今日却变得格外强势,可他今日还能单独领兵,都是任弘在赵充国面前屡屡美言才得来的,最后还是咽下了不快,不情愿地说道:

    “那便再等上片刻。”

    时间一点点流逝,急行军至此的汉军已歇息够了,金城虎骑和义从骑的马儿也拉完了一轮马粪蛋,空气变得臭烘烘的,待会辛武贤的郡兵们就得踩着一地的马粪球前进。

    而小月氏也几乎全部渡过到了湟水南岸来,马匹甩着身上的水珠,而狼何则与犹非派来的人接洽,商量着等会先零羌打头阵,小月氏在侧翼掩护,朝汉军的阵列发动冲击。

    羌笛和号角响彻峡谷,犹非吆喝着乱糟糟的羌人驱马上前,有了三四千狼姓小月氏相助,他们又多了一分胜算,只要能在野战中击溃汉军,最好杀了那护羌校尉,斩断他的大旆,先零羌便又能聚集诸羌的人心,将这战争仗坚持下去。

    可就在羌人将后背交给狼何时,这位带着部众不远千里来此的酋帅,却下了两道令人震惊的命令。

    他指着正在马上寻找任弘位置的醍醐阿达,喝令道:“绑起来,待会献给任护羌作为礼物!”

    醍醐阿达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小月氏人拽下马按住,吃了一嘴的河沙,他一下子恍然大悟,抬起头骂道:“狼何,任弘许了你什么好处?小月氏王的名号?还是这河湟谷地?大单于都能给!”

    难怪狼何在自己抵达后数日始终不肯松口南下,直到某天才忽然同意,八成是见到了任弘派去的使者,醍醐阿达知道,任护羌很善于离间拉拢。

    “都不是。”

    狼何却大笑起来:“我部三代人与匈奴联合,却依然没踏入河西半步,反倒匈奴越来越弱,我部也因此为汉所恶,绝了关市,日子愈发难熬。反正都是做狗,能给匈奴这月氏的仇敌做,就不能给大汉做?跟着汝等小月氏连骨头都吃不上,跟着汉人,或许和支姓同族一样,有块肉吃。“

    “更何况,任护羌还真许了我匈奴绝对给不了的东西!”

    言罢也不理会醍醐阿达,抽出了剑,指向还蒙在鼓里,依然勇敢向前行进,与汉军交战的上万羌骑。

    “向羌人进攻!打完这场仗,吾等也是义从骑!”

    ……

    “西安侯,你做了什么?”

    当看到汉羌两军接阵之际,羌人背后的狼姓小月氏忽然反水,朝盟友发动进攻时,辛武贤站在戎车上也一时惊愕。

    招抚狼何这种事,他这金城西部都尉,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是意味着,他被排斥在以赵充国为首,任弘为副的前线决策圈外了呗。

    任弘却笑道:“可击,击之,可安缉,安缉之,察乱羌胡之谋,乱其盟会,以为大汉所用……这不过是护羌校尉的本职,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罢了。”

    “我在月余前,便上奏说服了大将军,给我招抚狼何之权,遣支书秘密北上。答应若狼姓小月氏归顺大汉,便可重开穷水塞关市,还许给了狼何一个地方,一个对大汉来说无用,却是小月氏梦寐以求的地方。”

    “何处?”辛武贤皱起眉来,他以为是湟水,觉得这是引狼入室,没想到任弘说的竟是……

    “甘露川。”

    “甘露川是何地?”辛庆忌有些惊喜,他也不知道这里面的谋划,只见任护羌谈笑间,就让战局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如今羌骑虽众,却夹在汉军和狼姓小月氏之间,已是阵脚大乱,诸豪各自为战。

    辛武贤却是知道的:“甘露川便是敦煌以北千余里,天山东麓,如今的匈奴右贤王庭。”

    任弘笑道:“没错,那儿在一百多年前,是月氏王的夏牧场,也算月氏发源的故乡了。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水草肥美、宜耕宜牧。比狼何想要离开的穷水好无数倍,这地方,匈奴能给他么?”

    虽然是空头支票,但对小月氏而言,也有极大的诱惑,大月氏在北印度做人上人不想回老家,他们却在穷山恶水间苦熬,怀念昔日故乡的美好时光呢。

    在任弘看来,小月氏不但在河湟有用,到了未来汉匈决战之际,也能作为一支奇兵来使,而能驾驭得动这反复无常戎狄的人,除了威震金城的“河湟之虎”,还有谁呢?

    早在先零羌忍不住出山那一刻,战争就结束了,河湟的鏖战接近尾声,任弘也要为下一场仗做谋划,抬高自己的身价和话语权,这叫做“自重”,他可不想回长安后又去光禄大夫。

    这场战争,注定改变河湟诸族的命运。

    有人即将远离故土,迁徙去遥远的高寒之地,寻找下一个落脚点。

    有人在流浪了一百多年后,看到了回归故乡的希望。

    而有的人,距离复仇的夙愿也不再遥远。

    任弘看向远方十余里外的西霆障,一股浓浓的烟,从红石崖上升起,那是他与龙耶干芒约定的信号,看来烧当羌,也在胜利者和失败者中,做出了抉择。

    他催动萝卜,汇入向前朝羌骑突击的金城虎骑中:“走罢辛都尉,你我是时候给这场仗,收个尾了!”

    ……

    PS:推荐一本科幻新书《赛博英雄传》,赛博朋克的故事,吾道长不孤也是《走进修仙》的作者,身在疫区,创作不易,故事很硬核,感兴趣的去康康。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xbiquge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