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挣今朝 > 第59章 疑虑
    没错,方巾蒙面人就是“京城六害”之一的刘怀玉。

    君不器一开始便有所怀疑,只是不太确信。刘怀玉平时都是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样子,哪想蒙面之后竟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成了话痨一个逗比,毫无沉稳气质可言。

    他武功竟也不弱,身形和动作习惯都做了伪装。只是在危急关头刘怀玉还是露出了破绽。君不器凭借其强大的灵觉,细细观察之后便百分百肯定了他的身份。

    “你怎么……”刘怀玉大吃一惊,随即又恢复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谁是刘怀玉?恐怕大哥认错人了吧。”

    刘怀玉仔细打量着君不器,不断猜测着他的身份,可始终没有线索。看身形倒是君不器,但君不器可是货真价实的纨绔,不学无术。刘怀玉怎么也不会把眼前力挽狂澜的武林高手跟君不器联系在一起。

    君不器没有理会他。在这种情况下,任谁也不会轻易承认自己的身份。

    刘怀玉、持剑蒙面人和持刀老者一直有所疑惑,君不器怎么会舍命救他们?虽说大家共同的敌人都是涂小虎,但终究非亲非故。

    他们哪里想得到君不器竟然都认得他们,而且兜兜转转都跟他有很深的联系。今世的君不器有可能还会妇人之仁,但有了前世的记忆,他怎么可能会是老好人?只是遇到这些“沾亲带故”之人,君不器怎能不救?

    刘怀玉不用说,作为“京城六害”的成员,他们经常聚在一起吃饭、喝酒、调戏良家妇女,好事坏事都做过。前一天,“京城六害”还在商讨调查重伤君不器的凶手,没想到刘怀玉竟然亲自出手了。

    持刀老者也是君不器的熟人。他是大将军王府的侍卫,名叫宁致远,人称宁叔。原是天狼卫的一员,后来成为二哥君不离的护卫,也是他的得力助手。无论轻功还是刀法都是非常精通的高手。他的武器原本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藏锋,为了避人耳目特意选了把利器雁翎刀。君不器没想到二哥君不离也对自己突然重伤昏迷产生了怀疑,也在着手调查百花楼,甚至调查到了绿鹰涂小虎身上。看来他查到的消息还真不少。

    持剑蒙面人应该是萧承恩派来的高手。虽没有见过面,但根据萧承恩的描述前世的记忆此人名叫葛长庚,曾经救过萧承恩性命,对他也忠心耿耿。他的拿手武功是十七路清风剑法,剑招上已使得出神入化,只是内力较弱能够发挥的本领有限,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狼狈。

    “恐怕我们得先离开。有人快来了。”君不器突然睁开眼睛,他灵觉非凡已经感觉到有人前来。百花楼天字号房间虽然隔音效果不错,那也是相对而言的,刚刚的爆炸声实在太响了。百花楼又是血影楼的地下据点之一,里面潜藏的高手如过江之鲫。几人虽是高手,但或多或少都有所损伤,真要是有高手过来,那时候再想走可就来不及了。

    君不器只是调息了很短的时间,半盏茶的时间都不到居然变得中气十足,像是根本没有受过什么伤。几人都感到诧异,这是什么样的体质又修行的是什么功夫才会如此逆天?

    “我没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走。”刘怀玉说道。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受过任何伤害。

    “我也没问题。”持刀老者宁致远说道。

    “我还需要一炷香的时间才能恢复行动。要想逃出去,恐怕……”持剑蒙面人葛长庚一时半会不可能恢复过来了,他也不想牵连别人,“你们先走吧,我随后自行离开。”

    “你背着他,我们一起走。”君不器对刘怀玉说道。

    刘怀玉有些迟疑,他的轻功算是不错,不过要是背上一人恐怕连百花楼的围墙都飞不过去。只是一想到君不器舍身为大家,他也就豁出去了,咬咬牙说了一声“好”。

    “大家非亲非故,又何必连累你们。”葛长庚也是一个恩怨分明的汉子,他怎么可能看不清当前处境?

    “三哥,何必如此。在下对你也是神交已久,敬佩得很。一起离去又怎么谈得上连累?”君不器说道。考虑到行动的隐秘性,对方也不愿意被人叫破身份,故意隐去了他的名字。葛三乃是葛长庚的小名,叫他三哥,聪明人都知道,君不器是知晓他身份的。

    “你认识我?”葛长庚诧异道。知道葛三小名的也没几个人,只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是君不器级别的高手。主上萧承恩肯定是知道的,难道是主上派来接应之人?

    君不器笑而不语,显得尤其神秘。

    “阁下伤势太重,虽勉强可以运功,但还是晚辈来背你吧,要是落下后遗症可不妙。”君不器突然站起身来,走到宁致远身边要驮他走。

    “少侠使不得,老朽无碍。”宁致远婉言谢绝道。他虽对君不器满满好感,但一贯的谨慎让他不可能轻易答应,即便代价是伤好留下痼疾,修为不能寸进。

    宁致远什么性格君不器哪能不知道。恐怕再怎么劝他也不可能劝得动了。

    “远叔,何必客气。晚辈与你有很深渊源,只是现在不好显示身份。我知道你是恩怨分明的人,你放心便是,我不可能以此要挟你,让你做违反原则的事情。”君不器说道。他同样没有直呼宁叔。

    “你知道我们所有人的身份?”刘怀玉惊讶道。他收起嬉皮笑脸,一脸严肃,内心已经翻起了滔天大浪。这人是谁?三方人马互不相识,没人能认得君不器,但君不器却认得他们所有人。难道是什么阴谋?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刘怀玉、宁致远和葛长庚对君不器都有所疑虑。君不器何尝没有疑虑?前世,君家灭门惨案的发生内有叛徒,外有多方势力参合。虽然报了大仇,但因仇恨冲昏了头脑,很多也是只知大概,剪出的也只是首恶,很多细节都没有弄清,更不清楚有多少漏网之鱼。今世,重生归来。他不能够再糊里糊涂,也不能不教而诛。

    消除大家疑虑的方法很简单,主要他拉下自己的面罩,一切就迎刃而解了。但是他不能这么做?要是泄露了身份,知道君王府还有如此高手,有可能会招来更加强悍的高手。更何况,君不器的修为还没达到碾压一切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