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女皇新宠 > 第208章 突发事件
    大月不会跟沙西国开战,至少现在不会,但任谁也没想到的是,一直暗中跟厉姝勾勾搭搭的海沟人,会突然发动对沙西国的进攻。

    没人知道什么原因,战争发生的非常突然,水淼下令调派军队驻防沙西国边境没几天,在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无数海沟人踏浪而来,趁着夜色杀进距离海边最近、没有丝毫防备的城邦。

    海沟人生性残忍嗜杀,所过之处,一个活物都不会留下,只杀得城邦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宛若人间地狱一般,然后一把大火将所有东西烧光...

    消息很快般传到圣城,然后又如一阵风般传向这片大陆的各个角落。

    厉姝惊闻噩耗,不由勃然大怒,立刻传令调集大军奔赴沿海,以免海沟人继续肆虐,同时派人通知各国做好防御,因为各国都是有海岸线的...

    消息率先传到水盈盈这,水盈盈也是满脑子疑惑,想想之前老娘曾交代增兵边境,这才明白过来,敢情是在防备海沟人趁乱偷袭自己国家的沿海。

    那么问题来了,老娘是怎么知道海沟人会偷袭沙西国的?

    三天之后,终于等到闭关中的老娘出关,忙跑去将这个消息禀报了一番。

    “盈盈啊!现在知道朕修习天人感应的妙处了吧?你年纪还小,等到了我这年纪,很多事自然就会参透”

    听老娘这么说,水盈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道:“还有一件大事要禀报陛下,刚收到初夏的密奏,佟喜阉贼好像缺银子了,有意把香月酒坊转让给厉姝,初夏请旨,我们要不要争取一下?”

    这就是初夏的聪明之处,她没说佟喜主动要把酒坊转让给她,而是通过另一种方式让主子知道,这样即便将来有事,也怪不到她头上。

    而佟喜虽说只给她一天时间,但因为突然出海沟人入侵沙西国这件事,就暂时把这事搁置下来。

    “阉贼要转让香月酒坊?”

    听太子这么说,水淼略显浑浊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是的,儿臣是两天前得到的消息,想来历姝因为海沟人的入侵,也会暂时放下这事,所以儿臣请旨,尽快把香月酒的配方弄过来”

    水淼点点头,沉吟片刻,忽道:“会不会又是阉贼的诡计?”

    “儿臣觉得不像,之前也向您禀报了,阉贼和姬小七正在疯狂地储备各种物资...陛下!您说阉贼是不是也知道海沟人会发动战争?”

    只说了一半,水盈盈就失声道。

    “会吗?”

    不知为何,水淼的眼神中忽地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异色。

    “马上传旨初夏,不惜代价将香月酒的配方收购过来”

    “陛下说的是不惜代价?”

    “不错,这酒留在大月简直太浪费,尤其是最烈的...”

    水淼说到这忽然停住了,扫了眼水盈盈,接着道:“去吧!把这件事落实了,关隘也不能有一点放松,那些海沟人什么都干得出来”

    “儿臣遵命!”...

    从老娘的书房出来,水盈盈心中不由充满了疑惑,总感觉老娘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回到自己办公的宫殿,却见瑶姬已经等在殿外。

    不出淡千云所料,淡无琉死后,感觉不受重视的瑶姬,立刻就跟水盈盈派去的人勾搭上,然后将总堂迁到朝圣城。

    将瑶姬带进来后,水盈盈直接就让她派潜伏在月氏城的手下,全力配合初夏收购香月酒。

    “太子殿下,臣觉得此事应该慎重,试想如此暴利的生意,阉贼怎可能会拱手送人?另外据臣下所知,阉贼先是搜刮了姬家所有元老的家产,后又挖到了魔族的宝藏,他不应该缺银子,现在却说因为缺银子要将酒坊转让,怕是有什么阴谋吧?”

    “这也是要你的人参与的原因,你的人无需直接参与收购,而是想办法查清大月的国库存银”

    “殿下高明,只要查清大月的国库,阉贼是不是在耍花样,就直接一目了然了”

    水盈盈笑了笑,显然并未被瑶姬的马屁忽悠住,话锋忽地一转,道:“有消息说厉明火从小孤峰逃出来了,跟你可有联系?”

    听到厉明火的名字,瑶姬不由心头一紧,知道她跟厉明火是玻璃关系的人不多,但她却不敢保证这位太子殿下知不知道,因为这位殿下看似人畜无害,心机却深沉的很,在这位太子殿下面前,她甚至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见瑶姬犹豫,水盈盈笑眯眯地接着道:“怎么!有什么不好说的吗?”

    瑶姬吓了一跳,忙道:“太子殿下恕罪,臣下也确实听到了这个传闻,而且也正在派人调查,太子殿下放心,如果有消息,臣下一定第一时间禀报您”

    有道是一物降一物,即便是淡无琉活着的时候,也没让瑶姬如此害怕过,至于为何会怕这位水太子,怕是连瑶姬自己也说不清楚...

    海沟人的突然袭击,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各国纷纷向沿海城邦增派军队,所有渔民纷纷弃舟蹬岸,以防被海沟人所害...

    而大月的臣民们,则无不盛赞女皇陛下目光远大,早早储备好了各种物资...

    一片歌功颂德中,姬飞雪和佟喜也是一头雾水,这都那跟那啊?谁曾想海沟人会打上来...

    德政殿、御书房。

    姬飞雪居中而坐,文娘乖巧地站在桌案旁,佟喜和云熙偌则站在下首。

    文娘进入角色很快,不过目前仍在熟悉中,所以从不随便发表意见,每天从代办处的公房出来之后,只要佟喜不在,仍会来陪伴姬飞雪。

    佟喜现在越来越相信颜行的话,这女人确实不简单...

    “在我的记忆中,海沟人还从未对人族发动过大规模战争,却不知这次是怎么了?而据沙西国那边传回的情报,海沟人在毁掉两座城邦后,就迅速退回海中,再未发动过进攻,谁也猜不透海沟人是何用意”

    听云熙偌介绍完情况,姬飞雪眼光看向佟喜,虽未说什么,但显然是让佟喜先说。

    不想佟喜却转头看着文娘,道:“最近的各方面的情报你也都看了,不知你有什么想法?大胆说,没人会怪你”

    待佟喜说完,文娘却看了看姬飞雪,在姬飞雪鼓励的眼神下,略一沉吟,才道:“下臣以为,问题恐怕还应该在胭脂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