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女皇新宠 > 第236章 水淼的决定
    水盈盈是真的有些不爽了,老娘这是要干什么?这么大的事不跟自己说,反倒跟外人商量,难不成只因为自己一次失误,就打算换了自己?

    “陛下,儿臣绝对支持陛下的统一大业,但儿臣绝不赞成跟海沟人或是兽人有牵连,还望陛下三思”

    水盈盈看也不看一旁对她施礼的水逸生,声音也是前所未有的坚决。

    水盈盈的话音中,水淼脸色越来越难看,片刻后才道:“这件事,朕自有主张,你就不要多插言了,逸生会持着朕的金牌令箭去接管前方军队,你即刻起草一份诏书,重申朕喜好和平之意,同时将魏无敌全家问斩,以慰前方阵亡将士的在天之灵”

    “陛下...”

    “不要再说了!退下,辛卿留下”

    水淼一向很会伪装,所以很少有人看她发怒,现在水盈盈还没说什么,她的脸色却已经越来越青,不知是因为水盈盈违抗了她的意志,还是因为水盈盈办事不利。

    在记忆中,水盈盈还从没被老娘用这种态度对待过,呆愣一下,才躬身施礼后退了出去,一转身间,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哼!”

    水淼看着水盈盈的背影冷哼一声,转头对辛宝珠道:“逸生去前线伺机而动,后勤保障必须跟上,不然朕唯你是问”

    “请陛下放心,臣万死不辞!”

    不同于水盈盈,辛宝珠回答的非常干脆。

    水淼满意地点点头,表情平淡地又道:“你是大丞宰,不但要管理朝廷大事,对太子也要多加教导”

    辛宝珠一愣,迎上水淼阴沉的目光,吓得忙垂头道:“臣明白,谨遵圣喻”

    “好了,去吧!”

    “臣告退!”...

    待辛宝珠离开,水淼的表情才多云转晴,和颜悦色地对水逸生道:“朕不但把前线的军队都交给你,还要授你临机决断权,不要让朕失望哦!”

    “谢陛下天高地厚之恩,臣必肝脑涂地,以报答陛下”

    “好了,你也去吧!朕等你的好消息”

    “臣告退!”...

    所有人退了出去后,御书房内很快静了下去,就见水淼轻轻拍了拍手掌。

    随着掌声,一条灰色身影从屏风后转了出来。

    “陛下,有消息说魏无敌已经秘密逃到大月,该如何处置她?还请陛下示下”

    “有阉贼在,先不要动她,现在还不是跟姬小七撕破脸的时候,传旨在圣城的人,除掉厉姝新近培养的那个皇子”

    “遵旨!”...

    摆手让灰衣人退下,沉吟片刻,也不知水淼动了什么地方,一阵“嘎嘎”轻响后,就见水淼整个人连同她坐的那张椅子,竟缓缓沉了下去...

    喜欢装神弄鬼的人,一般都会自食其果,姬环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而正如辛宝珠所说,她怎甘心就此沉寂下去?这段时间之所以消停,一是在寻找机会,二也是在将养身体。

    现在既然选择出现,那就是自认为找到了合适的切入点,而这个切入点,自然就是水太子了...

    水盈盈气鼓鼓地回到自己处理政务的地方,小太监刚把茶点端上来,就被她赶了出去。

    “滚、滚出去!谁也不许打搅我...”

    小太监和宫女们抱头鼠窜了,刚静下来的水盈盈却听身后传来一声悠悠的叹息。

    明明已经把人赶走了,怎么还有人在?

    水盈盈怒极转身,刚要开口呵斥,却见身后站着个面容枯槁的中年妇人,妇人的衣着很特别,就好像能与周遭物体融为一体似的,不注意看,还真不容易发觉这还站着个人。

    “太子殿下不必惊慌,我是来帮你的”

    不等水盈盈开口,妇人就先说话了。

    这人自然就是姬环了,病痛已经损毁了她的容颜,此刻就算是亲生女儿站在她面前,怕也认不出她来。

    以姬环的身份,怎愿意跟辛宝珠打交道,而且若是什么都由别人转达,就很有可能暴露,所以她才会直接找上水盈盈。

    太子府戒备森严,这个女人却能无声无息地潜入自己所待的宫殿,要么府内有她的内应,要么她有出神入化的身手...

    水盈盈反应极快,脑中瞬间就闪过无数个念头,脸上却平静地道:“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只要知道只有我能帮你就是了”

    “哦!那你能帮我什么?”

    “那要看你的目标是什么了?是想成为女皇、还是想重新得到水淼的宠信...”

    “你是姬环!”

    水盈盈在很小的时候曾跟老娘一起见过姬环,那时候的姬环风华正茂,艳丽无双,那像现在这样跟个大烟鬼似的,刚才水盈盈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直到姬环直呼老娘的名字,才最终确认了姬环的身份。

    姬环笑了笑,答非所问地道:“不要把你的陛下想的那么简单,以我的身份,会出现在这里,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姬环的话,也正是水盈盈想问的,事实上自打海沟人袭击沙西国,她就怀疑老娘跟海沟人有联系,现在姬环又出现在她的太子府,很显然,老娘怕不止跟海沟人有联系那么简单...

    尽管心中已是惊涛骇浪,水盈盈的脸上却依旧波澜不惊,淡淡道:“你这样做,算不算背叛我家陛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何为背叛?你派人私自抓捕了姬飞洋和姬飞鸿,有告诉水淼吗?你这又算不算背叛?”

    听了姬环的话,水盈盈的瞳孔骤然紧缩,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姬环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很多人都以为是姬小七和佟阉贼害的我,嘿嘿!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厉姝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还是被我抓住了狐狸尾巴”

    说到这,姬环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继续道:“把这瓶药涂抹在你给厉姝的国书上,记住,局势越乱,你才越安全,做不做在你,你自己决定吧!”

    姬环说着将瓷瓶放在水盈盈面前,然后转身走向屏风后...

    待水盈盈追过去的时候,却已经没了姬环的身影,也不知道她是从那走的。

    转身回到桌案前,一边看着小瓷瓶,脑海中一边回想着姬环刚才的话。

    “是啊!只有彻底乱起来,老娘才没心思琢磨自己,弄掉厉姝,肯定会让前方大乱,那么是不是该让后方也乱起来呢?”

    想到这,水盈盈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