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佛系科技 > 419 时代,争论,以及面子(4000字)
    横刀立马,江湖厮杀,快意恩仇。

    一款游戏好不好玩,从来是一件很主观的事情。

    但必须得承认客串游戏主播这种事情,王宇飞并不擅长,甚至可以说不合格。

    差到什么程度呢?

    如果王宇飞选择做一个游戏主播,他可能会饿死。

    单纯的操纵着角色东跑跑西转转,被自称先知的老乞丐缠上,经历了一次奇遇,顺带着英雄救美,然后被动加入名为八刀门的江湖门派……

    其实很多挺有意思的设定,非常值得吐槽,然而王宇飞都没吭声。

    比如触发了被恼羞成怒、玩世不恭的高人一掌打入悬崖,却获得已经在江湖上消失多年的绝世功法九转神龙舞,外加碰到一群恰好适合练级的怪物,爆出了一件最高档的紫色装备九转麒麟甲……

    就这样让无数人看他玩了十分钟游戏之后,王宇飞果断的结束了游戏。

    王宇飞本来就对游戏兴趣不大,演示十分钟主要是地图上乱跑,表示没有太多BUG,当然,他也并没有感觉到这款游戏有什么不对。

    毕竟他之前甚至没玩过RPG类型的游戏。

    接下来根据安排他要介绍一些关于数据库共享跟开发接口的操作,这些是极有必要的。

    然而此刻很多游戏爱好者却被震惊到了。

    从来没见过如此不正经的RPG类游戏啊!

    人家的RPG哪个不是一板一眼的?出门就是做任务升级?

    哪像这款游侠传?好像没什么固定任务就能升级?

    尤其是NPC给的选择随便选哪个都会出现剧情,甚至打死一个小怪都可能触发莫名其妙的隐藏剧情。

    一群游戏爱好者激动了。

    “这游戏好像有点意思?”

    “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每条支线剧情可能是有逻辑线的。不过线索太少了,玩的时间太短了。”

    “就是!怎么不多玩一会?”

    “这些都是小事情,兄弟们,你们的关注点难道不该是等到馨系统发布了,我们也可以照着刚才的方法做一款差不多的游戏?”

    ……

    而对于无数游戏开发者们,则又是另一番感受。

    无数游戏开发群里

    “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开发游戏不需要文案策划跟数值策划了?”

    “文案策划?数值策划?兄弟,你想多了,游戏开发的程序员都可以不要了。”

    “程序员?楼上的想多了,刚刚老板看了发布会,已经决定要解散公司了。”

    “解散公司?楼上那位你们老板不会想啊!老板刚才已经决定集体降薪,爱干不干,留下的只管想故事,我们准备第一时间抢占极简编程里的游戏阵地,用海量的网游战术抢占市场!”

    “呵呵……你们老板想的真多!”

    “同上!”

    “放心吧,就算馨系统只有一百万用户,你们信不信几天功夫就能有上百万的新游戏冒出来?建议那位老板脑子有坑的兄弟这个时候千万别嫌钱少,先干着!毕竟大家都要去工地搬砖了,这时候工作不好找。”

    ……

    在无数或惊喜,或哀叹的声音中,畅享科技发布会的上半程终于结束了。

    但影响还在持续扩散跟发酵。

    对于很多人来说,四月十一日九点半到十一点半这两个小时,简直如同做梦一般。

    少数人在现场,多数人通过直播见证了未来,或者说见证了奇迹。

    大部分人不会中断看直播先去讨论,所以当这一闲下来,网络上关于这次发布会的讨论才真的爆炸了。

    基本上只要打开浏览器,闭着眼睛随便打开一个网站,都能看到关于这次未来已来发布会的科普,或者讨论。

    尤其是对于人工智能在哪些方面可能代替人的争论愈演愈烈。

    有赞赏的、有忧心的、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担心失业率的、有铁杆的科技迷对馨系统无脑吹捧的。

    无数的思想开始碰撞,以及争论,然后发酵成更多更杂更大的话题,铺天盖地的朝着这个时代每一个人席卷而去,话又说回来,这大概就是科技的魅力吧。

    改变每一个人的生活,不管人们愿不愿意。

    对于畅享科技来说,能引起如此轰动足以说明这次发布会非常成功。

    不过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庆功便罢了。

    王宇飞来到后台,两个小时的演示跟讲解并没有让他感觉疲惫。

    事实上,如果把台下黑漆漆的一片当成道具,王宇飞甚至觉得挺有意思。

    走进后台,王宇飞第一眼便看到了路余馨,开口问了句:“我表现得怎么样?”

    “挺好!目前网上反响很强烈,目前来说热度最高的软件是文娱翻译机,其次是极简编程,然后是全民偶像,最后才是我们主打推出的馨系统。”

    一直在后台监控着网络舆情跟搜索量的路余馨答了句,顺带着将手中喝了一半的水递了过去。

    “跟我的判断有些出入,我本以为会是极简编程,其次是全民偶像。”王宇飞很自然的接过,喝了一口,继续说道:“看来华夏的粉丝群体并没有我们想象那么多。”

    “什么粉丝群体?”

    带些木讷的声音强行插入两人的聊天,王宇飞抬眼看过去,脸上绽放出笑容:“师兄,你怎么来了?”

    “老板让我来看看你,顺便问问你咱们实验室的那款耳机跟眼镜调试的怎么样了?”曹师兄很实诚的开口问道。

    “放心吧,都没问题,下午会推出去。”王宇飞笃定的点头答道。

    “另外老板还说他觉得之前你定的分成比例不妥,实验室还是占多了。从脑机芯片那里分取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已经足够实验室维持正常运转了,而且还能给我们都加上各种福利,所以这些产品的利润还是全部交给畅享科技运营,双方五五分好了。不过代工生产这些事情都交给你们畅享科技负责。”

    这段时间华清的脑机实验室自然也没有闲着。

    针对脑机芯片也开发了两样设备。

    “嗯?高老师人呢?这些事情回头直接跟葛总商量就好了。”王宇飞不置可否的说了句。

    “跟我交代完就跟为华的那位余总还有你们公司的谷总聊着天走了,应该是一起去餐厅了。”

    王宇飞邀请道:“走吧,我们也一起去。”

    曹师兄摇了摇头,说道:“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不习惯人多的地方,又没什么认识的人。”

    王宇飞上前一把攀住曹师兄的肩膀,说道:“其实我也不习惯啊,但是没办法,要跟人谈些事情。还都是狠人,师兄你总得去给我撑场子。不然师弟跟余馨被那些人欺负了怎么办?”

    听得这话,曹路平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

    虽然小师弟跟路余馨都是很厉害的人,但在曹路平看来两人毕竟太年轻了,没什么社会经验。

    至于那些参加饭局的大佬则都是些老江湖,城府极深。

    虽然说老板去坐镇了……

    但在曹路平看来自家老板虽然也是老江湖,但是混的圈子不太一样,比如老板就喜欢跟那些搞技术的坐一桌,聊些有的没的,肯定想不到应该要去帮师弟解围。

    他这个做师兄的的确不好直接抽身离开。

    “嗯,那行,等会我们一起。”曹路平点了点头道。

    “走吧!葛总应该陪着那些大人物们先过去了,我们也顺道过去。”

    王宇飞伸出手牵着路余馨,两人走在曹路平的身边,朝着外面走去。

    一路上收获各种崇敬的目光跟招呼声无数。

    这让王宇飞感觉不太习惯。

    不过这种特殊场合,似乎也没法抱怨。

    毕竟这些大半都是旗下员工。

    出了后台之后便好了很多,后台跟前面的观众席走不同的通道,基本上不会跟人碰面。

    “对了曹师兄,你应该也快能毕业了吧?”

    走廊上,王宇飞认真的问了句。

    曹路平点了点头,答道:“还在修改论文,虽然现在毕业取消了SCI论文的要求,不过老板说还是趁着学习阶段多弄两篇SCI论文出来,这些都是未来资历,而且现在有实验室现在的项目做支撑,通过的可能性很大。等到手头这篇论文发表了,老板说就让我拿学位证赶紧毕业,免得他想到我就急得慌。”

    “高老师的意思是让你离开实验室?给以后的学弟腾位置?”王宇飞问了句。

    “呆不呆实验室都行,老板说要推荐我留在华清任教,说我这性子不适合到外边去,太耿直了。反正只要不是他学生就行了,省得我妈没事儿总给他打电话,唠叨我的婚姻状况。哎……”曹路平叹了口气道。

    “那不如这样,曹师兄,干脆毕业了就加入师弟的公司吧?你可以继续这方面的研究,也可以新确立一个研究项目,只要有好的想法了,回头公司给你配一个团队,你看怎么样?畅享科技各方面的福利待遇都还行。而且你也不用考虑其他的,做你的研究就行。”

    王宇飞主动邀请道。

    “嗯?”

    曹路平脸上露出意动之色,忍不住问了句:“什么研究都行吗?比较前沿且是原创性的,可能很长时间都看不到效益的项目都可以?”

    王宇飞开口答道:“当然,我是这么考虑的。馨系统推出去之后,我打算在畅享科技内部设立一个研究中心,或者说实验室。主要就是孵化一些针对未来的原创项目跟研究,甚至没有什么目的性。涵盖领域也可以很广泛,物理、化学、数学这些基础学科的课题,以及前沿的复合学科,分子材料、计算机神经网络,又或者跟更具体的研究比如量子电脑这些。”

    “总之只要有项目,能通过审核,你就只管埋头做自己的研究好了。”

    曹路平点了点头,答道:“那行,不过我毕业起码要等今年七月份去了。”

    王宇飞笑了,说道:“没问题,实验室的选址跟筹备也要段时间。等师兄毕业了,正好可以参与到实验室的建设中来。”

    “嗯,回头我跟老板商量。”

    “好了,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光聊这些?曹师兄啊,我家阿飞可是专门为你开发了合拍,你这天天到处跑,合拍没帮你找到合适的?”路余馨恰到好处的补上了两个男人聊天卡壳的部分。

    不然以两人的性子,敲定了未来曹路平来畅享科技的工作之后,八成就得闷着走到餐厅去。

    “额?”曹路平愣了愣,然后脸瞬间红了。

    看上去有戏。

    毕竟曹师兄一向不太懂掩藏情绪。

    路余馨笑了笑,说道:“看来我跟飞飞已经有嫂子了?在哪里工作?也是华清的?还是?”

    曹路平想了想,答道:“咳咳,是认识了一位,我们挺聊的来的。她在华科院化学所下面的工程塑料实验室做研究员,做高分子材料研究的,也在中关村附近工作。”

    果不其然也是搞科研的。

    王宇飞甚至脑补出了两人每天的聊天内容。

    该不能就是在各说各话吧?

    路余馨显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问道:“今天怎么不邀请嫂子过来?”

    曹路平随口解释道:“昨天晚上临时接了电话,说是今天有实验任务,要加班。”

    “嗯?你们已经住在一起了?”王宇飞开口问道。

    曹路平,愣了愣,随后连连摆手道:“啊?咳咳,她偶尔会来我这儿住,不过没你们想的事情发生啊,从来都是她睡客房,我睡我的房间,我们只是在睡前会一起看看电视。”

    这必然是实话。

    因为曹师兄真心不太会撒谎。

    “曹师兄啊……”

    “嗯?”

    “您也三十了,该让你的双手歇歇了!”王宇飞很诚心的给出了建议。

    效果明显。

    曹路平脸瞬间红了,另外王宇飞感觉腰上一紧,那是两个指头掐住一小块肉,拧了一圈后的感觉。

    还好,不疼。

    但有些让人恼火。

    所以,当王宇飞带着路余馨跟曹路平坐在了专门为这次来的大人物们订的包厢里,静静的看着蒂姆·库克说道:“库克先生,不管您承不承认,最少在我眼里,包括IOS在内所有的操作系统,都应该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没有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