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扶乱唐 > 第267章 李豫的两个选择
    李亨还是依照着李倓的劝说把汤药给喝下去了,但是脸上却依旧是一副半死不活的神情,他也活了不短的年纪了,当然知道自己怎么说也是大限将至,只不过就是多活两年还是少活两年的问题。

    不过在他死去之前,他心里面是有事的,这个事,自然正是大唐皇位的归属。

    自从李豫和李倓回到长安城之后,他一直在观察,不过李倓除了刚一见面的时候象征性的拜见了他一次之外,竟然连一句有用的话都没说,直接奔着兴庆宫去了。

    虽说李倓说是代表着他和李豫去的,不过李亨多少还是能察觉出来,自己和李倓心里面的分量似乎是差了不少,就连李隆基都比不过的。

    对于李倓,李亨心里面不能说没有任何的愧疚之情,毕竟当初因为李辅国和张良娣的缘故,他差不点没把这个自己最具才华的儿子给赐死了。

    一旦赐死了李倓,大唐就完了,不过这都是后知后觉的事儿了,当初的李亨可想不到这一层,而且通过之后李倓的一系列表现来看,虽然一直是在不遗余力的拯救大唐,但是跟李亨这个父亲之间却一直都是十分淡然,李亨内心里一直有着一种感觉,那就是李倓当年一定是一定感受到了自己要赐死他,这才有了他之后的态度。

    到了现在,大唐的确是被李倓给拯救的差不多了,不过李亨知道,不管是自己还是李豫也已经都控制不住李倓了,就连李隆基都建议李豫学习学习李成器,当一个让皇帝,足以见得这件事已经到了不得不做的程度了。

    不过以李倓现在的状态,显然是不可能自己过来求取这个皇帝之位的,李亨有一种感觉,就算是李倓想要当做这个皇帝,他也是在等着自己这个现任皇帝去求他接手这个位置。

    不然的话李倓是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对李亨不闻不问的。

    李亨再怎么说也是皇帝,至少现在还是,对于李倓,他的心里面还是总有着一丝的不甘,看着一直在他的身边精心照料的李豫,他用了足足一天的时间做出了一个决定。

    入夜了,李豫眼看着李亨喝完了汤药,皇后已经在门外候着准备伺候他睡觉了,刚要站起来跟李亨作别,忽然之间李亨冲着他摆了摆手,那意思显然是让他到李亨的面前来。

    “太子,朕今日问你一个问题,还望你好好回答朕!”

    李亨这个人,这么正经的说一句话的时候还真就不多,所以李豫一听,赶紧坐正了自己的身子,点头说道:“父亲但问无妨!”

    一看李豫的样子,李亨微微的点了点头,他就是喜欢这样的李豫,他一直都觉得这才是未来的大唐皇帝应该有的样子,而不是像李倓那样,好像谁都不值得他跪下似的。

    “朕死去之后,你是太子,自然也就是大唐的皇帝,对于大唐的未来,对于你自己的未来,你可有考虑啊?”

    李豫一听这话,先是吃了一惊,之后赶紧摆手说道:“父亲这还健在呢,我如何能想那些,现在我一心想的都是照顾父亲!”

    李豫听完了之后微微的摇了摇头,直接说道:“朕倒是相信你这话之中有八分是真的,但是你想过没有,你不想一想自己当了皇帝之后如何治理大唐,朕真的要是去了,你又该如何是好?”

    李豫当然能理解李亨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之前在长安城外的时候李倓的话却一直在他的耳边回响着,他其实这段时间一直在想,想着自己能不能带着现在这个情况的大唐重新走到开元年间的繁华。

    不过怎么想,李豫都是没有信心的,不管是在能力上还是在大唐目前所处的情况上,他觉得自己都是不如李隆基的,开元盛世,那可是李隆基才做到的,他自然是做不到。

    但是从李倓当时脸上的表情中,他看到了自信,他知道,李倓一定是有这个做到的自信的,换句话说,自己的确是不如李倓。

    “我……定然会努力做好。”

    果然,就跟李亨之前想象的一样,李倓没有敢于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任何信心,这就跟年轻时候的他几乎是一样的,没有这样的信心,自然也是做不好这件事的,这一点在他的身上已经得到了深刻的验证了。

    “那朕再问你,依你之见,建宁王能不能将此事做好?”

    虽然李亨并没有直接说是让李倓当皇帝,不过从他的话语里面,李豫已经完全明白了李亨想要表达的事什么意思。

    其实李亨想要听到的话也十分简单,那就是李豫意志坚定的说上一句,自己一定能比李倓做的好,要是他有这个自信的话,李亨其实也是不想要听从李隆基的话,让自己一直就看好的李豫做下一个李成器的。

    不过在李亨的注视之下,李豫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显然,对于这个问题他是想要逃避的,他不想说李倓能做成什么样,不过其实答案已经在他的心里了。

    “你的信心,已然是被他盖过了,就像当年的朕,只能是躲在暗处看着,机会要是不到了自己的面前,都是不敢伸手去接的。”

    李亨叹息了一声,李豫心里面所想的到底是啥,他实在是太明白了,因为当年在马嵬驿的时候,他本来是可以站出来,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的想法的,不过他没有,皇位都是李辅国和李倓几乎是求着他接过来的,他知道,要是自己当年主动一些的话,结果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

    “父亲,建宁王的确是不世出的人才,而且如今的大唐又这样的风雨飘摇……”

    李豫的话没说完,就被李亨伸手给打断了,他缓缓的用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之后对李豫说道:“现在的你,有两个选择,朕不会替你做,而你,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一些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