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这个大佬不要惹 > 第二十四章? 躁动
    “嗳,老袁,你也管管你们家周萍萍呗!”

    “她怎么就变成我们家的了?”

    “不是你们家的,那难不成还是我们家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别告诉我你没看见啊!装吧你就!就这一会儿啊,多说了二十分钟,她回头往这边看了三回了!光我看见的,就三回了!你告诉我,她是在看我吗?”

    “……”

    “大早上的,让不让人学习了还?”

    “她看她的呗,你学你的,那我长得好看,我有什么办法?人家想看呀!”

    “……脸呢?我就问你,你脸呢?”

    “不是……她看让她看,落日照青山!你还学你的,反正她看的也不是你!”

    “……”

    又是新的一天,早自习下课之后吃过早饭回来,袁立阳和房名伟照例又斗了一轮的嘴皮子,起因却多少有点怪异。

    其实不用房名伟提醒,袁立阳自己是老早就有所察觉的。

    最近周萍萍也不知道怎么了,时不时地就会扭头往这边瞥一眼,关键她还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看其他方向的架势,更关键的是,她演技还挺拙劣的。

    这个举动……很不周萍萍。

    反正据袁立阳对她的了解,她可不该是这种意乱情迷的样子。

    她应该是就算心里藏着一座火山,也一定会把火山藏在冰山底下、叫人看不出来那种才对——不过还好,她只是偶尔表现“失常”,大部分时候,她还是比较符合袁立阳心中她的形象的。

    只不过就这么几次,就正好被老房给发现了罢了。

    开个玩笑耍耍嘴皮子,老房很快就又沉默下去,继续做题。

    袁立阳也很快又打开书本,饶有趣味地研究一道课后习题。

    对他来说,这几天,顺手折腾了一点“修真用品”,以及转了一圈去看了看房子,并没有影响到自己颇为“安逸”的生活——是的,安逸。

    按道理来说,高三学生的生活,比朝九晚五还要累多了。

    早上六点不到就要起床,因为六点十分早自习就上课了,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能回到家,等到洗漱完毕躺床上,就算中间没有丝毫的墨迹与耽搁,紧赶着的忙活,也大概率已经是十点前后了。

    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应该与“安逸”这两个字没有丝毫关联。

    但对于袁立阳来说,这样的日子依然是安逸的。

    十八岁的年轻小伙子,按说八个小时根本就睡不饱,要是稍微贪玩一点,休息时间就更是必然不够的,但对于袁立阳来说,每天晚上能睡两三个小时,已经可以休息的相当之充分。

    对于其他同学来说,每天长达十个小时的坐在教室里,除了吃喝拉撒睡,面对的就是做题做题和做题,这样的日子,实在是枯燥到了极点,但袁立阳自从回到这个世界以来,一道题都没做过。

    对于他来说,每天上课,就是在那里看书、魂游诸天之外。

    当然,别管做什么,都丝毫不会耽误他的修炼。

    这样的日子,纵然算不上完美,却也可以用安逸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归根到底的一点就是:他没有丝毫的压力。

    当然,按照一般规律,下下周,也即四周一次的放假休息之前,是一定会来一次大摸底考试的,到那个时候,袁立阳还是很有可能会露馅的。

    不过,他对此颇觉无所谓。

    …………

    正在看题的时候,忽然觉得身前多了个人,袁立阳下意识抬头看。

    是陈白鹭坐过来了。

    她说:“嗳,袁立阳,实验中学有个叫周慧芝的,你认识吗?”

    “啊?周慧芝?没什么印象了,怎么了?”

    “真的?”

    “当然真的呀,骗你干嘛!她怎么了?跟我有关吗?”

    “昨天晚上在一个Q群里,有人聊到你,周慧芝说,你以前追过她,说是初中,难道是她在吹牛?”

    房名伟本来还装模作样的低头做题,这下子不伪装了,激灵灵就抬起头来,“哎呦?是嘛老袁,你初恋情人呀?”

    袁立阳顿觉无语。

    再怎么仔细搜罗记忆,他也不记得自己曾经追过一个叫周慧芝的女孩子。甚至于在上大学之前,他都不记得自己有特别喜欢过某个女孩。

    “你这……哎,不对呀,你们怎么会聊起我?”

    “你出名了嘛!余波未消啊!”

    “嗨!真没有!我都不记得我有个叫周慧芝的同学。”

    “成!那我知道了!”

    她笑眯眯的,站起身来,走开了。

    “啧,真八卦!”袁立阳心想。

    但这个时候,房名伟却忽然小声来了一句,“陈白鹭身上真香!”

    袁立阳忍不住扭头瞥了他一眼。

    他自己倒不觉得怎么样,又低下头做题去了。

    事实上,袁立阳觉得他最近很是有点躁动不安的感觉。

    当然,站在一个老爷爷的视角去看,会清楚地感知到,其实不止是房名伟,其实是整个高三,乃至于整栋教学楼,随着气温的升高,整体的都在躁动不安着。

    于是,诸如“谁跟谁在一起了”,“谁在追求谁”之类的消息,开始忽然就多了起来——作为高三四班最亮眼的美人儿,极擅打扮自己的陈白鹭,应该算是高三四班绯闻最多的一个了。

    不过看她平常的样子,倒是淡定得很。

    虽有追求者无数,但人家却洒脱地片叶不沾身。

    不过,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袁立阳的忽然“崛起”,让大家齐刷刷地生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最近她倒是表现得对袁立阳挺感兴趣的,以前像袁立阳和房名伟这种透明的小角色,大家也不熟,她是基本上不会往这边凑的,但最近几次,她却经常找个话题过来坐一坐,也不多说,几句话就撤。

    而且全是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八卦话题。

    袁立阳甚至都不确定她说的是真的,还是顺嘴胡编的——反正也没处验证去。

    像这个周慧芝,袁立阳就真的是一丝印象也无。

    不过几天的时间过去,她这么老是过来坐一会儿坐一会儿的,大家居然渐渐有了点比较熟的感觉。

    虽然事实上大家什么都没聊。

    中午的时候,袁立阳和房名伟一起排队打饭,刚打完了饭菜,各自端着餐盘正找地方要坐,居然又碰见了陈白鹭。

    她正自己坐在一个餐桌上,看见袁立阳他们,就招手,“嗳,袁立阳,房名伟,来这边!这边有空位。”

    人家都招呼了,当然不好不过去,于是俩人端着餐盘过去,到她对面坐下。

    房名伟看看她餐盘,咋舌,“你就吃这么点儿啊!”

    陈白鹭甜甜地一笑,真叫个唇红齿白、肌肤如雪,说:“这就不少啦!每天中午,都是我最丰盛的一顿饭!”

    房名伟展现着自己的幽默,“看看你吃的,再看看我们,我都觉得我俩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陈白鹭也很配合地送上笑声。

    但袁立阳却从头到尾只是笑了笑,没插话。

    刚吃上,那边校园广播果然就响起来了,袁立阳更是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广播的内容上。

    本来事不关己的事情,他已经大半忘却,不过最近回来这些天,很多记忆正在慢慢地回来,于是他逐渐回想起了跟这个声音有关的故事——这女孩后来进国家电视台了,一开始负责播报天气预报,到袁立阳临死之前那个时候,她好像是已经去了财经频道,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财经节目主持人。

    之所以记得她,是因为她应该算是市一中这一届学生里最成功、名气也最大的那一个了,不但是市一中著名校友,同时也算是宿阳市的骄傲之一了——袁立阳跟周萍萍两口子,每次聊起往事、聊起奋斗,乃至聊起家乡之类的话题,大概率都会提到她,提到她的成就,并以此激励自己。

    当然,事实上有个前置条件,俩人却会很少提起,那就是,人家就算是不做主持人,不奋斗,也是个绝对的富二代,根本就不会像袁立阳和周萍萍他们两口子那样,为了买套房子定居,就得把自己折腾得每天精疲力尽。

    偏偏人家还很努力地独自一人留在帝都打拼,和奋斗。

    她算是上辈子的时候,周萍萍比较佩服的一个女孩子了,因为老乡的关系,甚至可以算是她努力奋斗的目标,和偶像。

    每次播报午间广播的时候,她总是会提到自己的名字——叫赵植芳。

    记忆中特别漂亮的一个女孩子。

    当然,脑海里能回忆起来的,全都是她穿着小西装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时的形象了——上辈子大家一起读高三的时候,袁立阳没怎么留意过她是谁,这辈子回到这个世界这段时间,也只是每天中午能听到她的声音,却完全没见过她本人。

    …………

    吃饭的工夫,陈白鹭偶尔抬头跟房名伟闲聊几句饭菜,瞥了袁立阳几眼,似乎是留意到袁立阳一直在走神地听着校内广播,她非但一点都没有被冷落的感觉,反而很认真地跟两个大男孩分享起了八卦——

    “赵植芳的声音好听吧?过几天就要去参加艺考了,据说目标是帝都广播学院,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她也挺自信的。不过她的文化课成绩也很好的,就算是考不上广播学院,回来照样上985!”

    “上次聊天她还跟我说,其实家里人并不太赞成她学播音主持,更喜欢她学个医啊,上个师范之类的。不过有钱人家嘛,你们也知道的,女孩子的选择面就更大一些,家里人就算不太赞成,该有的支持也会有,因为根本就不缺那一点半点。只有像咱们这样的,才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努力考文化课呀!”

    说到这里,她瞥了袁立阳一眼,但袁立阳却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就收回了注意力,仍旧锵锵锵的吃饭,

    这让她的表情看上去多少有一点点的小失望。

    这时候房名伟倒是奉承了一句,“别把你跟我们合并同类项啊,你那么漂亮,肯定也可以去考个演员啊、主持人,或者模特什么的。只有我跟老袁,我们这样的,才是真苦逼呢!”

    陈白鹭闻言甜甜地一笑,没有再回应什么。

    她倒是想呢,但是很可惜,她不是房名伟,不会无知到认为长得漂亮就可以去当演员、当主持人、或者当模特了——要靠那几家艺术类院校的表演系有多难,就不说了,主持人难道是长得好看就可以的吗?普通话、朗诵,都是必考,没那么容易的!要不然人家赵植芳也不会每年暑假都去帝都上专业课了。

    那种课,都是广播学院的老师开的小班,据说一个小时的一节课,收费就得一千多,单独辅导的话,一个小时的价码三千五千起!

    再说模特,这个就更搞笑了,首先自己在身高上就被刷下来了——一米六三,在女孩子里都只好算是中等身高,当的哪门子模特!

    也就房名伟这种什么都不懂的男孩,才会觉得长得漂亮就能随随便便地成为演员、主持人和模特了!

    事实上,小小试探一番,她也发现了,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个男孩子,跟班里其他的男孩子,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

    木讷、呆板、不解风情,而且人生经验近乎于零。

    这让她很是有点失望。

    那天袁立阳跟丁广修他们打架的时候,陈白鹭不在场,没看见,只能听人转述,但傍晚时候丁广修当着那么多人向袁立阳道歉那一场,她却是亲身经历了的,当时还觉得袁立阳这个大男孩身上有一种特别不一样的、甚至有点小迷人的味道。

    但最近几天好几次的刻意接触下来,她发现,自己很可能想多了。

    他也就是个普通的大男孩,可能就是真的练过武术之类的,打架的确很厉害罢了。除此之外,在他身上,并没有太多的亮点。

    如果非要说有,大概也就是他有股子特别沉静的味道吧,是他们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身上,还算是比较少见的。

    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所谓沉静,出现在大人物身上,你可以解释称淡定沉稳,但出现在一个高中生身上,其实不就是木讷呆板吗?

    不过,唯一叫她有些意外的是,那个袁立阳似乎对赵植芳都不怎么感兴趣——那可是赵植芳啊!全校都知道的大美女,白富美!

    而袁立阳,看来就只是单纯地喜欢听她的广播而已。

    要不然的话,刚才自己特意点出自己是认识赵植芳的,他也就不会连丝毫的反应都欠奉,只是不咸不淡地“哦”一声了。

    不过这样也好,说明这个男孩子还是很脚踏实地的。

    等到大家先后吃完了饭,送了餐盘,陈白鹭借口还有别的事情,没有跟袁立阳他们同路,自己先走了,房名伟却是忽然有些烦躁,愣是拽着袁立阳跑到旁边街上的一家网吧里,每人开台机器,狠狠地打了一阵子CS。

    即便是打游戏,他也显得有些莫名的暴躁。

    等时间到了,俩人走出网吧,慢悠悠地往回走,房名伟忽然叹口气,问:“老袁,你说像我这样的,将来要是想娶一个跟陈白鹭似的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是不是挺难的?有可能吗?”

    “有啊!不难!”

    “不难?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赚钱!多多的赚钱!”

    房名伟抿了抿嘴,再次沉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