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孟天帝 > 第七章 食肉者勇敢而悍!
    一个晚上过去,孟年仿佛变成了饥肠辘辘的饿死鬼。

    咕咕咕~~

    他的肚子传来了打雷般的声音。

    中午,厨房的烟囱炊烟袅袅升起。

    他简单做了一顿饭之后,但吃着如同嚼蜡,饱是饱了,但身体还是觉得虚。

    他知道“不好”。

    “昨晚连续发出拳劲,对身体消耗太大,只吃五谷杂粮,根本补不回来对肌肉的亏空消耗,长此以往,身体要出毛病。”

    这时候,四叔活着时候对他说的一些话,言犹在耳。

    “小年啊。”

    “练武就是练力气,招式都是花架子,真相是你的力气有多强,武功就有多高。”

    “但力气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是要靠养练出来的。”

    “怎么养练?”

    “其实有些事,本就是天底下最简单的道理。”

    “想有力气,最简单的办法。”

    “吃!吃好的!把好东西的营养都吸收到体内,然后才能练出超凡的气力。”

    四叔当时的话语掷地有声。

    “这天地万物的体魄特长,本都源于他们吃的是什么。”

    “食水者善游能寒,食土者无心而慧,食木者多力而拂,食草者善走而愚,食叶者有丝而蛾,食肉者勇敢而捍,食谷者智慧而夭,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

    “我们普通人普遍吃的都是五谷杂粮,所以力气比起食肉的猛兽先天上就弱。”

    “想练武,吃五谷不行,跟不上消耗,必须得吃肉,想要武功更高,就吃必须得吃肉中的肉!。”

    “练武之人,吃的越高级,将这些食物消化吸收了,体魄自然就蜕变的越强大。”

    是吃肉更长力气,还是吃素更长力气,显而易见。

    武人一定要吃肉,最好吃那些自然界强大猛兽,尤其以龙、虎为最,这也是龙虎境的由来。

    但有一点。

    不管在什么世界,想要吃的好,用得好,都是需要海量的金钱堆砌起来的。

    尤其是练武的人,每日练拳锻炼消耗能量越大,身体所需要补充的营养就越厉害。

    顿顿吃肉只是最基础的。

    猪肉、牛肉、虎肉所含的营养能量不同,区别是显而易见的。

    像普通人家,多是每逢过年才吃的起一顿猪肉,更遑论是耕地用的宝贝耕牛,怎么可能舍得杀了吃。

    而自然界的猛兽虎、豹,就更是躲之不及,哪里敢去猎杀,想着吃肉。

    唯有昆丘城中的大户人家,才有足够的资金物力底蕴,有资本宰杀耕牛,顿顿大补食材,再供养一大批猎手,入山林捕猎,猎熊猎虎,才能供养的起门中弟子练武。

    而龙虎境的拳架子,每次施展修炼,都对身体是极大的消耗。

    必须要吃营养丰富的东西赶紧补回来。

    有补有炼,是一个良性循环,这才叫练武。

    只炼不补,那就是找死。

    普通人要敢练这种拳架子,一没有健康的身体,二没有食物上面的保障,不到三天,不仅力气得不到长进,反而会因为消耗巨大,把自己练得身体透支亏空掉。

    那下半辈子基本就废了。

    这也没办法。

    自古以来。

    穷学文,富学武。

    没钱就趁早死了练武这条心。

    所以孟安才会去猎杀猛兽,来想着积攒银钱,供孟年在泥胎境之后,练习拳架桩功。

    “四叔……”

    想到四叔,孟年又是心中酸涩,悲痛不已。

    同样。

    这也是梅天理心中贪欲大起,谋害孟安的理由。

    练武就是烧钱。

    没钱根本练不了武。

    孟年揣着从梅天理尸体上搜出来的一些散碎银子,还有四叔留下来的百多两银子,没有犹豫,这就出门,打算去村里问问,看看谁家的牛能卖。

    他要将买一些肉回来吃。

    已经有奇遇了,那么就怎么都要练武,出人头地!

    为什么买牛,因为牛肉比猪肉要更好一些,当然购买的难度也要更大。

    ——————

    砰砰砰!

    拳风呼啸,震荡庭院。

    这是昆丘城南郊分院的捕司后衙。

    一个身着劲装的黄衣大汉,全身如拉满绷紧的大弓,一臂抡出,拳头轰在了面前一根有水桶粗细的木桩面前。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空气里连续九声炸响。

    这是将明劲练到了大成的境界,一拳轰出,劲力如浪潮一般涌出,滚滚而动,爆出了连续不断的密集炸雷声!

    一连九响!

    那木桩当场被这人一拳打炸成了漫天木屑,好似暗器般穿空四射去!

    “好啊,韩大哥的叠浪劲终于大成了!”

    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推门后走了过来,看见这一幕,拍手叫好。

    二人腰间都有相同的纹章令牌,好似玄铁打造,正面篆刻一个“昆”字,反面篆刻一个“丘”字。

    这二人是昆丘城中的执法队伍,隶属昆丘老城主麾下,负责调查命案和维护城中稳定。

    “你来找我?是最近哪里又有事发生了?”

    身着黄衣的人,名叫韩铁城。

    来人名叫宋啸天。

    他与韩铁城被称之为韩不离宋,宋不离韩。

    二人乃是结义兄弟,武功不相上下。

    他破案之时向来同时出现,是昆丘南郊十二村的有名的铁捕。

    宋啸天点了点头,道:

    “最近小庄村出了几桩人命,事情有些蹊跷,一共五人去猎杀银背狼豹,却死了四人,只有出自梅家旁支的一人活了下来,独享了银背狼豹。”

    韩铁城问道:“蹊跷在哪?”

    宋啸天回答道:“死去的那四人,其他三人还好,身上的致命伤,的确都来自银背狼豹的爪印,唯有第四人孟安死不见尸,死讯来自于活着的梅家梅天理之口。”

    韩铁城眸中闪过精光,道:“你是说,怀疑那梅天理见财起意……”

    宋啸天道:“嗯。”

    韩铁城思索片刻,然后沉声道:“那就去查一查吧,毕竟是人命案,不能大意!”

    ——————

    第二天。

    今日,晴。

    雨水过后,春风拂面,草长莺飞。

    村庄后山上大片的油菜花开了,空气中传来泥土清新的味道。

    孟年出门,路上遇见村长。

    老村长没事就喜欢坐在村口“天门村”的石碑前,望着村头的山和云,一看就是大半天。

    用他的话说,人老了,没事干,只好想想年轻时候的事,仿佛是想在这山水之间,找到年轻时候的影子,感怀曾经。

    今日老村长依旧在村口抽着旱烟锅子,双目远眺,看着山水露出追忆。

    突然他看见了孟年的身影。

    “小年,干啥去啊。”

    “村长爷爷。”孟年打了声招呼,慢慢道:“想给家里买头牛。”

    村长一听惊讶:“买牛?”

    “这可是件大事,你四叔还没回来,你咋一个人敢做这么大的决定?”

    他连忙将烟锅在鞋底敲了敲,往孟年跟前走了走,想要问清楚。

    孟年听到四叔,嘴角就扯出了一点沉默,旋即道:

    “村长您要是收到我四叔啥时候能回来的消息,好告诉我,买牛这事,他已不会说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