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靓色人生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漂亮的师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xbiqugew.net

    第二天艳阳高照,一晚上的大雪没有延续下去,只是地面除了厚厚的积雪外,那条宽河也结冰了。许鸣昊推开小木屋的门,一股凉意冲入屋里,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昨夜他和毕鹌连夜奋战,将双修进行了一个晚上,不仅驱除了毕鹌体内的血引虫,他自己的真气也恢复到了巅峰状态。此时毕鹌还在屋里熟睡。许鸣昊不忍打扰她,于是来到屋外看看情况。

    走到河边他惊喜地发现河水冻结成冰,冰层厚度足够,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越过河道。于是他赶忙跑回小木屋,见毕鹌依然熟睡着,他便坐在她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

    “看得人家都害羞了。”不料毕鹌竟然早就醒了,察觉到许鸣昊在旁边看她,她立刻不好意思起来。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披着的衣服也滑落了下来,如同羊脂玉般的身体再次映入许鸣昊的眼中。许鸣昊咕咚咽了口口水,声音在这个静谧的小屋里也算大的了。

    毕鹌忍俊不禁地捏着他的手道:“你馋啦?”

    许鸣昊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再也忍不住了,他压住毕鹌,咬着她的耳垂龇牙咧嘴地说道:“小妖精,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唔。大仙饶命。”毕鹌发出咯咯的笑声在屋里回荡。

    两人又折腾了好一会儿,直到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才停歇。许鸣昊搂着毕鹌道:“外面的河面结冰了,咱们可以过河了。”

    “走!”毕鹌突然直起身子道:“他们今晚的阴谋我听的七七八八了,他们在铩羽盟里拉拢了一个小团体,到时候就由萧乐和这个小团体负责前期清场,萧乐扮演的是偷铩羽令的人,血魔在他们消耗了大部分人武力后再站出来,指出萧乐偷盗铩羽令的行为,最后他再出手夺取铩羽令。”

    “这铩羽盟究竟是什么来头,让他们这般费尽心思。”许鸣昊有些不解,血魔这帮人倒腾了这么大一圈就为了这个铩羽令?

    毕鹌点了点头,面色凝重道:“本来我也不以为然,但是这几天了解下来,这个铩羽盟还是个非常庞大的地下组织。主要从事暗杀组织,而所有的支配都是通过铩羽令,也就是说手持铩羽令的人才能接到暗杀任务,然后再进行分配,换句话说手持铩羽令的人是铩羽盟所有人的衣食父母。并且铩羽盟的成员都是各大门派的遗落者,他们有着非常强大的实力。”

    经她这么一解释,许鸣昊算是有些明白血魔他们想干嘛了。如果被他掌控了这样一个组织,只怕对整个社会又是一个大患。

    “不过。。。”毕鹌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他们之上好像还有一个人在暗中掌控,只不过我没打听出来。”

    “还有一个人。。。顾晓宸!”许鸣昊拼命地回想着,那日劫走霸下的,除了血魔和萧乐就只剩下顾晓宸了,没想到这三人沆瀣一气,干着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毕鹌知道这两人关系匪浅,此时见许鸣昊的眼神也冷了下来,她赶忙闭上了嘴。许鸣昊独自郁闷了一会儿后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凝薇,这里就交给我吧。你去忙你的么。”

    毕鹌眼眶红红地半低着头,一言不发地看着许鸣昊,她心里正在非常纠结地做着抉择,并且这次的抉择将会是她后半辈子的选择,因此她非常慎重,没有一下子就说话。当父亲牟建军和师傅幽敏的身影在脑海里不断回旋着,突然许鸣昊像太阳一般破开这两人带来的阴霾,毕鹌顿时豁然开朗起来,自己的心一直就没离开过他。想到这她蓦地走上前搂住许鸣昊的胳膊,然后柔声说道:“我。。。想跟着你。以后。。。也都跟着你。”

    短短几个字却让许鸣昊的眼眶湿润了,尽管二人一直处于敌对面,相处的时间也不算长,但是两人之间似乎总有一根线牵着,自己落魄之时到了这里,还能好巧不巧地遇上她,这种缘分似乎也是天命所定。许鸣昊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随后笑着说道:“现在跟着我可是吃不饱睡不暖哦。你可别到时候后悔跑了。或者你的父亲。。。”

    毕鹌见他竟然没有拒绝,顿时也猜到了他的心意,这个时候她也全然顾不上常年将自己当做工具人的父亲了,她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能有自主的生活,按自己的想法活着。“不会。。。这一次,谁都阻止不了我。”

    许鸣昊本来还莫名地兴奋着,脑海里突然浮出马榆雯和徐吟月的身影,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有个情况我得说明一下。”说到这,他还停顿了一下,然后尴尬地看了眼毕鹌道:“你可能不是我唯一的女人。”巴特尔

    毕鹌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我早就猜到了。”

    见她丝毫没有惊讶的样子,许鸣昊变得更加窘迫了:“这你都能接受?”

    毕鹌却非常坚定地说道:“这辈子我只认定你。”

    她的话令许鸣昊全身一颤,他转过身去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渣男后。毕鹌却从身后抱住了他,温柔地说道:“我不求能占据你的全心全意,只求在你心里能够有一席之地。”

    许鸣昊背对着她,身体颤抖了一下,过了许久才坚定地说道:“一定。”

    两人在小屋里又温存了许久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一路手牵手,就像一对新婚夫妻一般甜蜜。不过谨慎期间,在过了河后,许鸣昊提议二人重新变装。在这个问题上,两人产生了分歧。许鸣昊觉得之前两人都扮作了老头,这回他提议扮作一对老姐妹,和之前形成鲜明对比。不料毕鹌觉得这样一来,反差太大,反而会引起怀疑。两人针对这个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一时间都相持不下。

    “要不。。。就用本来面貌?”许鸣昊最后觉着实在没必要藏着掖着了,这里既没有监控,也没有绝武令的人外,自己露出本貌应该不会引起什么骚乱,毕竟用道之力掩藏容貌也要时刻耗费真气的。毕鹌也觉得有些累了,之前用九幽阴煞真气强行改变外貌,虽然真气损耗不及道之力,但久而久之她也是身心俱疲。因此两人来到小镇后便通过层层伪装来掩盖自己。两人分别买了雷锋帽和黑口罩。这两样东西往头上一戴,任别人眼神多毒辣,想要认出他们来,也会费些功夫,更何况这里也没几个人认识他们。收拾好自己后,许鸣昊拉着毕鹌来到了旅馆门口。

    毕鹌红着脸道:“才被你折腾了一晚,又要啦。”

    许鸣昊听她这么说也是老脸一红,随即说道:“什么啊。我在这里开了个房,还有人等我呢。”

    “什么?你不是一个人来的?”毕鹌不知为何突然紧张了起来,她抓着许鸣昊的手又用力了几分。

    许鸣昊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别紧张,你一会不就见到了。”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毕鹌跟着他来到了他的房间。按照和张文强的约定,许鸣昊敲门时候两重一轻地有规律地连敲三次。敲完后过了大概五分钟时间,房门开了。只见一个才过他们腰的小男孩开了门。毕鹌的脸瞬间变得煞白起来:“你。。。你儿子?!”

    “啥?!哈哈哈哈哈!”许鸣昊被她的胡乱猜测给逗乐了。他拉着毕鹌进了房间后,对着张文强说道:“这是凝薇阿姨,你可以喊她。。。师母。”

    师母二字一出,毕鹌只觉得耳根滚烫:“没想到你。。。你还收了个这么可爱的小徒弟。”

    张文强懂事地喊道:“师母好。”这可把毕鹌逗得哈哈直笑。

    许鸣昊看了眼时间,距离铩羽会武还有不到六个小时。这六个小时他要怎么做才能打破血魔他们的阴谋呢。他将手机接上充电器后,便和毕鹌一起吃起饭来,他们在楼下买了三碗胡辣汤,两斤酥饼,张文强早就闻到了香味,口水直流。昨天他就是靠着方便面和饼干度过的,今儿个到了中午了,许鸣昊才回来,可把他给等得焦急万分。吃饭的时候,张文强偷偷问着许鸣昊:“师傅,你上哪带了个这么漂亮的师母回来。”

    许鸣昊听了,直揉着他的脑袋道:“好好吃饭。小孩子家家,懂啥漂亮不漂亮的。”毕鹌闻言,也只是在一旁偷着乐,这三人看着倒像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这时许鸣昊充了电的手机突然连连震动起来,他拿出来一看,铺天盖地的消息将手机给塞满了。他赶紧一一回了过去。先是给洛星河和白易报了平安,然后又告知了刘昊凯具体位置,最后他看了马榆雯发来的消息,不知该说些什么。原来根据他们多日的追踪,发现林牧竟能避开重重监控,躲藏得无影无踪。马榆雯怀疑林牧的这些躲藏行为不是自发的,有人在帮他。并且这帮他的人就在警队里。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xbiquge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