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山海诡谈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星辰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xbiqugew.net

    ……

    骤停的时间在安承德顺着地下河离开村舍恢复常态,神秘男子在黑夜森林上疾驰,他的心中还是有算盘的,诸多的天地大变通常可以用最简单的办法看出敌人的实力,能够驱使北玄大陆这么大范围元素之力的,他只听师尊说过一种可能,八阶山河共济的巅峰强者渡劫化神,才有可能造成这么大的动静。

    “嗡……”男子在飞跃的时候,前方一道虚影阻住他的去路。

    男子陡然间停止脚步,恭敬的拱手问好道:“师尊!”

    “回三剑峡去,那里不是你的战场。”白发飘飘,仙气满满的道长负手回答道。

    “可在清江河畔,诸多的影响指向那里……”男子想要一探究竟的说道。

    “这样的波动,除了那几个老不死的,山海世界没有其他人,都是老朋友了,我会去处理;这次宗门弟子集会是数万年来,第一次守护和叛逆的大规模交锋,我遣你前来,你可不要丢了我的脸。”师尊给出男子想要的答案,然后便催促男子离开。

    “弟子领命!”男子转身就要离去,师尊却又叫住他:“睿安。”

    “师尊!”

    “不要大意,这次的考验是为师精心为你准备的七阶大礼,这次的成败将会直接影响你的未来,切忌要做好每一个细节。”

    “得令!”男子踩着树叶返程,师尊望着离去的身影,心中有些放不下的担忧。

    大雨滂沱,积压了半日的黑云终于在时间骤停后开始展现他的威猛,村庄被大雨疯狂的冲刷,不少的屋舍被山洪冲散,地面形成不小的洪水泛滥而下,最后倒在黑夜森林的脚下,万亩远古森林加上诸多妖族的保护手段,这山洪对北玄大陆已经造不成大规模的损坏了。

    本该空无一人的村舍,现在却迎来了姗姗来迟的人影,残影只是粗粗的扫视村舍的情况,便了解了所有。

    “心魔大人,这里的神土胎不见了。”赶来的十方魔中,自然是心魔领的头,他这次的任务目标,神土胎已经消失。

    “知道了,你回去吧。”心魔沉着脸说道。

    “是!”不少跟随而来的人影遁走,留下十方魔中的几位。

    “看来卜魔的占卜没有出错。”幻魔几乎是和心魔时时刻刻在一起,这次前来观察也是。

    “嗯……”心魔点头,十方魔在尸魔彻底斩杀蛊魔之后,便剩下九席,下面诸多不安分的魔类,争先恐后的想要往这个位子上爬,希望坐上十方魔的交椅,卜魔就是其中之一。

    “心魔……”正在十方魔众人疑惑的时候,仙气洒下,神秘男子的师尊来到此处。

    十方魔见到此人,皆是恭敬的垂首,唤道:“星辰公!”

    “这是怎么回事?”星辰公一身星辰白云法袍,肩披雪发,刀削的白皙俊脸上,一对精益的银眸中带着神秘的色彩,隐隐的波动压迫着众人抬不起头。

    “这件事是我的疏忽……”心魔沉声回答。

    “是你自大了吧?”星辰公古井无波的脸庞,淡然的吐出几个字道。

    “属下……不敢。”心魔头顶冒出冷汗,回答。

    “卜魔现在遭到反噬,估计活不了多久了。”尸魔谢尘默立在一侧,不忘补刀道。

    “你!”心魔被谢尘这句话惹得不悦。

    “之前我就说过,有些东西不能动,可是心魔大人不听啊。”谢尘丝毫不惧心魔的威严,对他来讲,心魔的控心术根本没有作用,心魔种子种不下来。

    “我那是怕……”心魔想要解释,星辰公却插嘴说道:“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

    “属下不敢!”心魔惶然失色道,星辰公的威压对他来说实在是无法反抗的。

    “星辰公大人,心魔大人统率十方魔,在职分上,他与您平级,还请您不要用这样的口气教训心魔大人!”幻魔是心魔的死党,这个时候站出来说两句是他该做的。

    “哦?如此官僚?这才坐上几天心魔的位子,就要帮我整肃叛逆内部了?”星辰公不由得一笑,笑容不知何意。

    “不是的,大人;您是我们尊敬的星辰公,我们并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这次真的是小子的一时失意!”心魔将幻魔拉到身后,诚恳的道歉道。

    “幻魔说的没错,你不需要这么惊慌,你统率十方魔,我本就没有资格教训你。”星辰公直言回答,心魔一脸茫然的不知所措,不知道星辰公这个老狐狸在想什么?

    “只是我没想到你做事太过干脆,所以心生不悦。”星辰公紧接着又补充道,吓得刚刚有所起伏的心魔又是一身冷汗,“先前的十几任心魔并不是没有注意到神土胎,只不过,在行动之前,都和我商量过细节,至少打过招呼……他们都被我拦下来了。”

    “……”十方魔漠然,原来这里并不是什么隐秘的村庄,早就被人盯上了。

    “本来我在等你的消息,没想到我没等到,事情就发生了,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我也就不再多言什么?反正讲了十几遍的故事,再多讲一遍,也无妨……十几万年前,天门打开,洛水浸没山海,妖族圣者补天,留下一块补天用的神土胎,后来神土胎遗落,各族都没见踪迹,可当圣者飞升出界,神土胎便出现了,巫族各大族族长在此齐聚,将躁动不安的神土胎封入石像中,加入了元素法印阵保护和制约神土胎,甚至还在其中加了一道地狱火,阻断更多人的非分之想,如此又过了十万年。”

    “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星辰公见鸦雀无声的十方魔,淡淡的问道。

    “没有了……是我的疏漏才导致此乱。”

    “十万年前的因果就这样被你给点出来了,也是无奈,接下来的善后之事你打算怎么做?”星辰公望着心魔悔过的神情问道。

    “善后?”心魔一愣,这里难道还需要什么善后吗?

    “呼……守护者那边已经在善后了,看来你们又晚了一步。”星辰公无奈的笑了。

    “究竟是什么?”大家一头雾水的想着。

    “神土胎的神念在十万年的煎熬下已经和咒印法阵融为一体,现在神土胎不见了,神念却以咒印法阵没载体,借着元素之力遁走远方,这可是个大隐患。”星辰公读懂了众人疑惑,接着说道。

    “什么……”

    “神土胎的神念还处在混沌的状态,一旦被守护夺了,那么我们日后便会多生一个强敌。”星辰公说着轻松,可眼眸中也带着浓浓的忌惮,远古那些大能,那谋算都浸入骨髓,谁知道他们留了什么样的手段。

    “我们现在去追?”心魔问,心中这才明白过来,难怪守护者这群家伙根本没有来此处,原来是找到了根源。

    “算了,一道不成熟的神念而已,日后见面,不会造成大乱,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关注清江河的后辈争锋,培养好他们,才是当务之急。”星辰公不以为然的放弃了神念,现在去追得力不讨好,说不得还会吃亏。

    “我们这边已经取得阶段性的胜利,长仙学院那边没有还手之力。”心魔禀告道。

    “我一直在关注,胜利固然可喜,但是手段过于阴险,这次结束,我会好好的给你们上一课。”星辰公的话语明显是指向北线的围剿,手段毒辣并不是他关心的,只是卑劣的手法他看不惯。

    “这个是睿安给的计划……”心魔尴尬的笑道。

    “所以说,要我出面教育,不然,你们几个还不见得治得了他。”星辰公也不尴尬的回答,他的徒弟,自然是他来教育。

    “那是那是,睿安的潜力比我的徒儿要高上不少。”心魔赔笑道,他最看重的魂魔在南线已经战死了,他空悲伤也不是办法。

    “魂魔是好样的,他的果断可一点都不像你……得了一个好胚子就这么折了,啧啧,我都心疼。”星辰公说话后,虚影便零星的消散远去。

    “恭送星辰公!”心魔带着十方魔送别星辰公。

    ……

    天高云淡,烈日当头,星辰公来到光芒万丈的云端,和垂暮的老者会面。

    “来了?”老头子风烛残年,枯槁的面容上透着浓浓的死气。

    “还有多久?”星辰公站在老头子的后背,食指抵在他的天灵盖输入大量的灵气道。

    “大概还有一年。”老头子得到灵气的滋养,才勉强睁的开眼皮。

    “孩子们会长大的,不要多心了。”星辰公看着昂扬的烈日,淡淡的回答。

    “我已经重生了九次,第十次……九死一生。”老头子哑然失笑中回答。

    “那就不要尝试了,歇一歇,去新海那里好好睡一觉。”星辰公说道。

    “你还是放不下……我也放不下。”老头子会心一笑道。

    “是啊,谁都放不下,你说……我们是不是变态啊?”星辰公严肃的问道。

    “可不是吗?我们都是变态,正常人早就在十万年前死掉了。”老头子迎着炽热的阳光,老树皮般的脸皮,挤出难看的笑容。

    ……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xbiqugew.net